13 123
发新话题

[原创] 短篇小说《心机算》

头像
望京闲人2011  白领一族   发表于:2017-11-05 16:0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558    精华:7   注册时间:2014-10-15    发短消息        

1楼
该帖被浏览  21,756 次,回复 12 次

《心机算》




  

作者; 望京闲人2011 牛永亮




  




    车二不紧不慢地扬手撩开一道水晶珠帘,然后恭恭敬敬等童小姐走进来,再悄无声息地在她身后放开帘子,动作连贯,认真,优雅,好像这个人就是为了干好这件事才被派到世界上来似的。他是童小姐最信赖的人之一。她的保镖兼司机。

    童小姐身材修长,骨骼匀称,羊脂玉般圆润的脖颈上长着一张美艳绝伦的脸,仅从外表观察是无法判断她真实年龄的,从二十岁到三十岁之间都很合适,只有经验老到点的男人才有可能从她个人的气质上读出点故事来,可即便这样,也都觉得她最多不会超过三十岁。其实,她已经过了三十五岁啦。她没什么亲人,没结过婚,没生过孩子,甚至连个像样的对象也没处过,是一个名符其实的孤独的女人。早年曾经就读于舞蹈学院,由于天资聪慧,见识不凡,年纪轻轻的就自创了一套取名为玲珑的独舞,一炮打红,凡是有幸见过她跳玲珑舞的人无不如痴如醉,疑睹天仙。偏偏她自己性子孤僻,不喜热闹,又对一般的观众舞迷不屑一顾,结果落了众人的埋怨,在本当走红的时候,郁郁不畅地告别了舞台。幸好,她的继父这时候死了,给她留下了一笔不大不小的遗产,她就用这笔钱和自己的一位崇拜者——做服装生意的李老板合伙买下了一套位于市区中心地段的三层别墅,开起了这家玲珑会馆,专门用来招待上流社会的有钱人。结果,她发现,她更喜欢为少数人跳舞,赚不拿钱当钱的人的钱。

    此刻,童小姐正置身于玲珑会馆三层的玲珑舞厅里,作为这家会馆内最豪华的地方,装潢得犹如宫殿一般。一座精雕细刻的舞台用红丝缎的帷幕挡着,好像昔日豪门大户人家里的私人剧场,颇有几分神秘悠远的氛围,各种舞台上的专用设备和灯光一应俱全,总共有三年时间里她一直都在这里跳舞,或是轮番敬酒,谈笑风声,虽说十分辛苦,却是收入可观,到她再也不用为生计发愁的时候,就把自己一身的本事传给了她几位学生,从此退出了这个舞台。她觉得,这辈子再也不想继续在这里跳舞啦。

    “童总,李老板和姬老板将在三小时十五分钟后到达。您现在是不是需要准备一下?”车二突然开口说道。

    童小姐微微蹙了下眉头,令车二本能地后退了一小步,紧紧地闭上嘴巴。 他的优点本来就是话不多,没用的话更是一句也没有。要不是今天事关重大,无论如何也不会在童小姐凝思静想的时候开口。

    “我们下去吧。”

    水晶珠帘又像刚才那样被拉开,放下,车二做的同样那么认真,一丝不苟。这个高大粗壮的男人有时候简直比女人还要心细,这常常让童小姐有一种被人扶住了一样的感觉。她觉得,身边有这么个人真是不错,尽管从没爱过他,却很依赖他。在她过往的经历中,男人没有给她留下过太好的印象,除非他们身上偶尔表现出某种女人的东西,比如心细。

    “你再去厨房看看,最好别有什么疏漏。”她边下楼边说。

    车二点下头,一句多余的话没有,直接从她身旁消失而去。

    童小姐回到自己房间里时,突然间觉得有些心力交瘁,六神无主,不得不倒坐进沙发里。

    本来,童小姐一向认为自己是个见过大钱的人,可是当她一想到要在今天——2002年5月8日晚上七点钟过后的某个时间里,朝一位陌生人借上一亿的情景时,心底下还是觉得有点承受不住。虽说对方开出的条件极为优厚,除了指定要看她亲自跳的玲珑舞外,其他的事情都好说。但这并没有打消她的某些顾虑,带来好的心情。她的确需要这笔钱,可远没到疯狂的地步,也的确有可能因此而大赚,可也远没到不赚不可的程度。尤其是这一回,她多少都有点被逼上梁山的感觉,本来自己透过熟人关系谈好了一块地皮,只要能把这一亿搞到手,从此就可以飞黄腾达,为她及她的合伙人李老板赚个盆满钵满,但让她意外的是,她发现,尽管这个李老板也很看重这一个亿,为她能够筹到这笔钱而多方奔走,然而,却对她准备实施的项目毫不关心,这让她本来就有点多疑的神经骤然绷紧。她料想,一旦这钱借到手,极有可能会被李老板挪作他用,到时非但无法保证投资到她梦寐以求的地产项目里,反而还有可能让自己身负巨债,白白地为他人作嫁衣裳。果真如此,今生不用想出头了,承担责任是小,身为女人,受屈受辱是大。她猛地打了个激灵,仿佛一个不小心跌落进深深的冰窟中,隐约间,又好像听见她的继父在那里对她大声说话,声音还是那么凶巴巴的,犹如从阴森刺骨的冰窟底下冒出来似的:“谁的利大,站在谁的立场上看。听懂了吗?妞儿。”

    她把自己的脸埋进了一只抱枕中。
 
分享到:  
TOP
头像
望京闲人2011  白领一族   发表于:2017-11-05 17:5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558    精华:7   注册时间:2014-10-15    发短消息        

2楼

    二


    对于商人来说,投资失败是情有可原的,生意赔钱是情有可原的,独独失去控制的局面是不可以原谅的。这是由于,事情在有所控制的意义上都有个底线,即使一败涂地,也属于后来的问题。但失去控制的这件事则往往是先天的,通常发生在人们做事之前,不是之后,就如同自己把自己送进火坑的情况一样。他的过错即使不是故意,也不能说完全无心。

    贪婪与侥幸永远都是商人的死敌。童小姐懵懵懂懂明白这个道理。只是这件事已然到了最后关头,无法直接反悔,也容不得思虑再三。接下那一个亿的好处明明白白,一旦失手的坏处却不清不楚。或者,干脆就安于现状吧,可是,一想到自己有可能永远被禁锢在这个地方,又于心不甘。她知道眼下正是自己一生中最好的机会,只不过这个机会从某些方面看上去太过凶险,太过不测。

    她不禁又想起了继父。每当这种时候,继父那张苍白的近乎于失真的脸孔就会浮现于眼前,阴魂般久久不肯散去。她的人生从一开始就让这个胆大妄为的男人给毁了,在她还只有十六岁时,他就糟蹋了她,从此,在这老男人剩余的岁月里,她一直和他过着父女不是父女,夫妻不是夫妻的生活。她恨他,怕他,同时也真心的喜爱他,为此,她从没把这个秘密告诉过任何人,甚至在母亲的坟前也没吐露过半个字。这样说吧,她是惊奇于他所有的一切,渊博的学识,天才的见解,无以伦比的邪恶与不可多得的机敏。他是这个世界上相当稀有的奇怪物种,病恹恹的躯体里居然长着一颗豺狼虎豹的心,他来自地狱,却又对天堂充满向往,说着人话,干着鬼事,即是绝对的矛盾,又是相对的问题,任何常理都不足以说明他为什么会这样,他却以他存在的本身证明了自己的理所应当。每次当他在她身体上狂怒地发泄过后,往往会突然间变了个人一样,怜爱无比地哄上她好长时间,为她大段大段地朗读诗歌,或是讲述她从未听说过的种种神奇故事。而他自己那,差不多就是一部活着的百科全书,至于翻到哪页则全要看他的心情。他整个就是一个迷,至他死时,她也没能把他读懂。

    此时此刻,童小姐再一次想起了这个已经死去了很久的男人对她说过的一句话:“当有人出于利用你的目的而将你逼到悬崖边,千万不要选择和他面对面谈条件,相反,应该主动找机会跳下去。”从前,她一直以为,他之所以要说这样的话完全是为让自己默许他的犯罪,以便他可以继续心安理得地干下去。但是眼下却不这样想了,毕竟继父从来没在乎过自己是个什么人,那么他讲这话也就别有了一番深意,一旦当她联想到自己眼前的处境,多少有了一点开窍的感觉。“老东西真是太聪明,太狡猾,不光知道如何利用别人,还能够利用想要利用他的人。”她在心里思忖道,“除非我从现在开始与李老板分家,否则很难从这件事中获取真正的好处。”

    有时候,童小姐竟然会觉得,自己到底是由继父调教出来的,想的事情,看的事情异于常人,这让她的心里多少有了点儿留恋他的意思,甚至莫名其妙地涌起一股感激之情。隐隐约约间,鼻腔里又闻到了来自于继父身上的那股子独特的酸腐骚味儿,这味道她从没在其他男人身上嗅到过,不由得深深吸了一口气,表示认可继父的说法。

  TOP
头像
望京闲人2011  白领一族   发表于:2017-11-05 18:0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558    精华:7   注册时间:2014-10-15    发短消息        

3楼

    三


    童小姐身上有一样宝贵品质,凡事没想好之前总是特别能忍,一旦下了决心,像变个人一样雷厉风行。她的合伙人,做服装生意的李老板虽说也是城府极深,经验老到之辈,年纪上又长她十岁,却始终不敢夸口说他了解她。有好几次,他认定童小姐已经看出他在玩手段,不过,这女人硬是挺着一声不吭,任由着他利用,好像完全没这回事一样,这给李老板在心理上带来了极大压力,从此放弃了控制她的念头和打算。他哪里会清楚,童小姐的这身本事竟然是在她那个禽兽继父那里练就的,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似乎也没有比这种事吃亏更大的。不同的是,从前她在继父那里忍是因为不论有多少怨恨可心里仍旧爱着这个人,如今她在李老板这里忍却是因为她没把这个人看成是自己的对手。她始终记得继父讲过的话,“想要做皇后,就别去吃醋。”

    “吃什么?”她反问。

    “吃心。白痴。”

    在这个世界上,骂童小姐最多的人就是她的继父,同样,给她帮助最大的人也是他。包括她独创的玲珑舞,就是经由继父的点拨而成,在可以涵盖艺术的方面,他远比她这个专业舞蹈演员更有品味,更懂得怎么欣赏。所以,只要一有时间,她就会跳给他看,然后,任由着他站在各式各样的男人立场上打量,审阅与联想,直到她的艺术最后可以与他那些神秘不测的古怪意念融为一体,那一刻,她就望见他浑浊的眼里闪烁出泪光,情不自禁地对她说:“孩子,或许有一天,你可以征服世界,到时一定不要记恨我这个人,而要记住我说过的话。”

    就是从那天起,童小姐对这个折磨她太久的男人生出了真爱,暗底下更是从不否认,她是他的作品。今天,在这个命运攸关的时刻,她也不自觉地像他一样的思考起来。

    凡事都这样,有一利,必有一弊,关键在人怎么称量。童小姐觉得,眼下该是到了和李老板说拜拜的时候,只要这句告别的话说的顺情顺理,一切就会自然而然的搞定。至于说道那位即将谋面的金主,原本也算不上是陌生人,几年前,他的父亲还是玲珑会馆的常客,乃是真心崇拜她的那一类人中的一位。去年听人说起他因病去世,一时还真让她感到难过,想不到这么快又跟他儿子相聚一起,算来也是有点缘分。所以,这个钱她可以先不借,这个事儿却一定要做得漂亮妥帖,想到此,急忙起身坐到梳妆台前,准备把妆化的再靓一些,可是,当她伸出手去拿化妆品的时候又起了犹豫,只用一双微微有点上翘的明眸一眨不眨地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慢点,”她自言自语道:“老家伙怎么说来的?‘在你准备赌上人生最大彩头的时候,一定要学会放弃徒劳的思考,转而回到自己的内心世界,调动起那些更为强大而又神秘的力量。’是的,我现在就需要这样的力量——无以伦比的力量——任谁也不能不低下头去的那种力量。”

    仅仅一瞬之间,童小姐的心结解开了,从几天来的犹疑,顾忌,不知所措而又左右为难的泥潭中跃升出来,正如后来她对着众多崇拜者们说的那样,“假如你当真相信自己有个命运的话,那,么你就应该同时相信,把握命运的手段对于你来说也有可能意味着完全不同的方法。”能够听懂她说这话的人不多,听懂了的人则受益匪浅。

    一时间,童小姐意识到自己的价值已经远远超出了她准备筹措的那一个亿,甚至,她今后也不需要再继续勉力维持这家会馆的生意,如果不能从此安下心来独立掌控局面,以后的事情真就无法预料了。机遇越好,问题可能越多。于是,她终于做出了自己的决定,不在此时此刻接受那笔巨款,即不给自己找麻烦,也不给别人找自己麻烦的机会。这一次,她明显感受到来自于内心深处的力量——直觉,果敢,坚毅,气度不凡,颇有几分让她惊到。
  TOP
头像
望京闲人2011  白领一族   发表于:2017-11-05 18:0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558    精华:7   注册时间:2014-10-15    发短消息        

4楼

    四


    客人来时少不得要有一番客套与嘘寒问暖,这在童小姐做来极其轻松有余,由于迎来送往的人多了磨练出一种独特本领,只消几句话便能说到人心坎里去,哪个人有什么特征,喜好,抑或是有几分性子更是看一眼便知。与李老板孔武有力的形象比起来,姬老板则显得玉树临风,颇有乃父的风采。童小姐见过先就有了几分喜爱,加之他父亲当年待她不薄,顿时眼里闪出泪光,说出来的话自然而然地带上了几分牵肠挂肚,情真意切的缠绵。

    “我会永远记住你父亲的,他可是我今生遇到过的最仁慈的人。在这个会馆刚起步的日子里,也是我们最大的主顾,你现在见到的这个样子,全是拜他老人家当年关照之故。”

    “其实,我父亲也一直没有忘记过童小姐,生前最后几天还和我说起,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之一就是没能跟小姐结个红颜知己。所以特别嘱咐我,以后但凡童小姐遇到什么事,能帮忙的地方一定要帮才好。”

    童小姐的眼泪瞬间淌落下来,胸膛急速起伏着几乎说不出话。李老板见状连忙过来打圆场,这才把两个人从多少有点哀伤的氛围中拯救出来。

    童小姐终于破涕为笑,上前挽起姬老板的一条胳膊朝饭厅走去,边走边说些“没想到啊——这么年轻啊——真是一等一的人物啊——”等等之类的话,前后不超过十分钟,已经和姬老板成了无话不聊的朋友。看的李老板心下大为钦佩,不由得生出了一种“可惜了”的感慨。他清楚,他太需要童小姐这棵摇钱树了,只不过,仍旧不能和那即将到手的一个亿相提并论。

    饭桌上,童小姐和姬老板只顾着窃窃私语,好像相爱多年的恋人因为某些特殊原因分手后重又聚到了一起,李老板看在眼里也不觉得心烦,只管自得其乐地享用美食,他这人最大的长处就是能够一边装傻一边利用人,甚至还能让那个被他利用了的人看不起他。对此,他从不介意。而此时,饭桌前的三个人也似乎全都忘了他们来此聚会的目的,只管一心一意地说着话,喝着酒,偶尔动一筷子丰盛的菜肴。一顿饭吃下来差不多用了两个小时,童小姐对她身边的这位金主已有了大致的了解。

    作为女人,童小姐的敏感是有深度的,与那些善于做表面文章的人迥然不同。她心思缜密,又颇为大胆,刚柔适度,有理有节,遇事能忍又沉得住气,刚好属于那种能够成就大事业的料子,席间有好几次,年轻的姬老板都想把话头扯到她的地产项目上去,但见她全无此意,只得将涌到了嘴边的话又吞咽了回去。毕竟在这种事上先开口是要吃亏的。想清楚这个道理,索性不提也罢,趁着与这美丽女人如此接近的机会好好地欣赏起她来,渐渐地,暗暗佩服起了父亲当年看人的眼光来,这女人果然与众不同,正是可以让人放心投资的绩优股。一想到这里,骤然心下起了矛盾,总也觉得刚刚与李老板谈好的那个百分之二十的年利率似乎那里还有点儿不妥。不是由于利率不够高,或是有什么不放心之处,就是直觉地认为即使收再高的利率在这场交易里也有可能让他吃了大亏。对于一个习惯借钱给人的人来说,这种感觉当真令他困惑不已。不过,既然父亲在临死前还特别嘱咐过,童小姐是他可以放心大胆借钱给她用的人之一,他的心情也随之释然啦。

    “我知道童小姐久不跳舞了,烦请看在我父亲的面上,破例为我跳一回吧,我是急切地想要看到父亲当年见过的人间美景,据他告诉我,犹如目睹天女下凡一般美妙。”在饭后喝茶的当口,姬老板不失时机地提出了他的要求。

    童小姐嫣然一笑,客气地说:“我哪里有你父亲说的那么好么,不过就是一支独舞而已。”

    “请千万不要客气。”

    “好,我跳给你看。”童小姐突然话锋一转,紧盯着他问:“你是个凑合的人吗?”

    姬老板先是一怔,想了想说:“我以为不是。”

    “那好,我再问你,可愿意为看一回舞蹈等上三个小时?”

    “我愿意。”回答简单,肯定,直接。
  TOP
头像
望京闲人2011  白领一族   发表于:2017-11-05 18:3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558    精华:7   注册时间:2014-10-15    发短消息        

5楼

    五


    在玲珑会馆小舞台后面有一扇不起眼的暗门,推开走进去是一座非常现代的化妆间,墙壁上贴满了体型巨大的镜子。童小姐沐浴之后便来到这里,素颜站在一面镜子前仔细打量起自己。她的确是太漂亮啦,绝不仅仅是美丽而已,说她是天仙下凡并不为过。尤其是在她身上洋溢着的那种惟我独尊的风韵,更是难以用言语来形容,言语自有说尽的时候,她的美妙却远在言语之外。只有她才知道她为什么会显得如此奇特,与人不同,因为她的美丽是被魔鬼欣赏出来的,所以也只有魔鬼才清楚那摄人心魄的东西是什么,正如她再没见过另一个像继父那样的人一样。每当这种时候,她就有一种被人盯着看的感觉,那是她继父的眼睛,如此好色,邪恶,而又肆无忌惮,当一个女人被这样一双眼睛盯上之后,再也无法逃出他的视线。也许,是她自己不想逃。

    “你能逃到哪里去呢?”从前,继父常常这样对她说:“世界上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魔鬼,除非知道如何与它们打交道,否则你是不会有任何胜算的。”她明白他说的是真话,不过仍旧无法摆脱她一向看重的那些道理,对此,继父也总是十分轻蔑地嘲笑她是个白痴,不懂得人间的道理都是绝对的,但人所面对的事实却是相对的,所以在大多数时候,这些个道理都是在扯淡。“只在一种情况下或例外,”继父敦敦告诫她说:“即在你打算利用自己的本能时,才会令它们看上去显得有可行。”她跳的玲珑舞就是利用了自己的本能,然后,凭着这个绝技,她不仅能让自己过上了上等人的生活,还可以轻而易举地借到一个亿。她清楚,人们相信她并不是为了她,而是为了他们自己,她是他们赚钱的目标,某种活着的标的,那么,她为什么不反过来利用一下他们呢。她知道她的继父会怎么看这件事,于是便自觉不自觉地在心里顺着他的思路琢磨过去。只在一点上,她跟她的继父不一样。她的继父只知道做坏人的好处,不知道做坏人的坏处,她则是即知道做坏人的好处,也知道做坏人的坏处。所以,才能把许多事忍了又忍,长的都超出了自己的预料。

    童小姐一向都是自己梳妆打扮的,这可以让她把脸上的某些细微之处发挥到极致,在其本来就颇有韵味的地方,留下令人过目不忘的印象。这就需要她自己对着镜子慢慢处理了,为此,她化妆的时间通常总是很长,今天,更是格外认真,对着自己的容颜看了又看,赏了又赏,不过,总还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莫非心境不佳,抑或是别有顾虑。她想了想,摇摇头。她天生就是个极其聪慧的人,很快便意识到了问题的出处,这问题就是她无法回避此刻的处境,犹如人不能跟自己的影子告别。

    这一发现令她大为意外。她是太想把今天的事情做好了,结果反而有了力不从心的感觉,不但看自己不顺眼,对如此熟悉的玲珑舞也失去了信心。

    其实,这事不难理解,毕竟她也只有在她继父面前才跳出过自己的最高水平,因为也只有那个人才能够刺激她的感官,激发她的灵魂,启迪她的思想,当他死去之后,这些外在的条件跟着消失,以至于此刻越是想要跳好,越是觉得没有把握,令她十分气馁。人在刻意为之的时候常常都会这样放大自己的弱点,竟至于造成心魔,一般人都能够意识到这个问题,不过束手无策。

    童小姐可不是一般人,知道该怎么解决她的问题。于是,她闭上眼睛,重又回到自己的内心世界,并在那里试图再现昔日的时光,渐渐地,她忘记了她的处境,目的,有可能得到或失去的一切,甚至还包括自己,她的生命,情愫,种种的意念和欲望都跟随着她自在其中的冥想旋转起来,节奏越来越快,有如风的轻盈,水的浩淼,云的舒卷,影的魅惑,月的清幽,星光的灿烂,以及由远而近的无穷无尽的天籁的奏鸣,仿佛突然间被神奇地卸掉了这一身凡人的重量,令她飘然得犹如一个自由自在的精灵,自她从前创造了舞蹈地方,反过来创造了自身。她也因而超越一切,有幸进入忘我之境。

    如果说“忘我”算得上一种境界,一定是神的境界。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