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123
发新话题

今天 热贴

头像
lvqunan1  小老板   发表于:2017-09-06 18:1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6655    精华:115   注册时间:2014-12-12    发短消息        

1楼
该帖被浏览  7,262 次,回复 13 次

     今天 九月四日

     今天的五点,候夫人家摆在树下用来浇绿色小菜儿的那几桶水依波澜不惊的入得目来。色泽并无大的
变化,只上面飘着的白沫沫多了不少。空中的阴霾与昨日的相差无几,关窗出走。

     外界,卷着灰龙的几辆长货鸣着大高音绝尘而去。路上,两环卫拿着扫帚东一下西一下,走走停停地
动着。许是周日,睡懒觉的缘故吧。同路人极少。奇怪?为何一连数日的此刻再没见了那位妻离子散十来
年的阀门厂哥们儿。他常是要在博览园边上等我一会儿的。这哥们儿也是真够可以的,虽得了二十万的卖
房子钱却补交了十六万的养老金,害得自己个儿只能租住在陵西小区的一个插间里。但愿,阀门厂的哥们
儿仍能撑在这一场游戏一场梦中。尽管,其脚步与其年纪相比明显的要老了许多。连偶尔的笑也带着几分
难以承受之重似的。

     犄角旮旯,又见了一堆堆的纸灰。纸灰堆里,还露着一些被烧得黑不溜秋的水果和残破的金元宝。八
成,又要到了什么特定日子吧/ 大概其,是为了七月初七烧的,或为了七月十五烧的。鬼要祭奠,鹊桥就
更要祭奠喽/

    “存在就是合理”。正因其“合理”,所以,禁了几十年,烧纸的火却愈发的熊熊了。既有需求,那
就只管来烧好了。为死了的、为还没死的,若有爱好。果然,早市上歇业了好一阵子的纸活商们乘两节之
风,笑得那叫一个好看、摆得那叫一个好看。

     紧挨卖烧纸的,是卖两大堆五元一件“打包衣服”的夫妇。“尾单余货、清仓处理、仅此一天”的吆
喝着。年老的、年少的,女子们紧密的围隆一起从地上捡起各自的喜欢往身上比量着。八八年途径石狮陪
着去买洋打包的情形再现出来。那条巷子窄得仅能容一人走;那条巷子深得令人发毛。如入十八层。在暗
得不能再暗处,房子的地上堆起小山高的洋衣裤。那股子极富特色的馊饭味儿,除梦想《珍珠翡翠白玉汤
》的朱寡人喜爱和端老朱家饭碗的一伙子不得不去喜爱,余下的恐皆如叫花子一样在自慰里获取最自在的
欢愉。所以,查打了多少年仍大大咧咧地卖着;所以,少妇们、老妪们,笑逐颜开地买了多少年。

     禁是禁、存是存。两条腿嘛/ 谁敢否认:多多的销售“打包”与多多的造烧纸活,不是拯救拉动保七
争八的哼哈二将?

     进入枯水期,运河水如走累了的流浪女,蓬头垢面的蜷缩在柳下歇息。水懒得动了,那色儿味儿不好
直面。云:“习惯成自然”一点儿也不假。依河而居的一伙伙红男绿女,似看也不在乎了、闻也不在乎了
,尽情的舒展于太极拳、广场舞、吹萨克斯、遛狗遛鸟的享受中。

     按所学,咱的河流是西向东的摆设。这运河,却是东向西的反其道流向。东方大道尔不走、西方路上
尔来行,人造的痨病鬼擦胭粉结局可想而知。李冰爷俩儿确实是仙逝得早了些个,倘有一个活下来,说什
么也不会让搞成这般的悬疑重重。

     岸边的水泵仍运转着,运转在“分段治理”的招牌下。水泵的旁边放着一只大白塑料桶,插进桶里的
胶管正通过水泵将液体注入河里。不言而喻,这注入运河里的液体是为了最大限度的消除河水中的五味俱
全。好,流出芳香、流露青白、流来美妙,流去省府。此向西,不足千米便是辽之庙堂一高。

     六点五十分的太清宫门前,朱红宫门紧闭着。门边,二中年女子左右恭候着。戴墨镜的,手里提着的
上好香蕉估摸足有五六斤重;戴口罩的,则提着两个特大号的大寿桃似还有些别的杂乱。一个说:来拜拜
吧/心到则灵。一个接:那是,那是。等着吧/ 八点才开门呢......暗想: 真是有病乱投医啊/ 比真人还
真情、比牵驴还勤快。如此之虔诚执着,梦不得真死焉瞑目?

     七点整。见小巷里停下一溜管事的车子。有闪灯的,也有没顶灯的。有穿制服的,也有穿便服的。统
一的是面色的严肃。严肃的站在了居民楼旁的废品收购点边。

     寻常,生意甚好的废物集散点不知何故四张大铁门都落了锁。不堪入目的杂乱无章、不堪入耳的敲砸
乱响、不堪入鼻的辛辣作呕,一道儿被严严实实的关进了车库里。堆着污物、浸着污渍、淌着污水的一片
空场儿终得到了忽儿地漂亮。虽宗人府的目不忍睹依然。

     进到院里,一长条写着“迎接什么争创什么”的大白字幅还原了一切。原,外面的大举动仅为了通过
“创建”啊/ 这多年间,不相上下的、史上最严的,类似的举动见多了。可依偎在宗人府怀抱里的藏污纳
垢点儿,经变戏法的精心栽培,有如棵棵松柏似的常青常茂。

     十三点三十分。娘说:你早走一会儿吧/ 记得去买“以岭”。我也要下楼了,卖你换下来的旧嘎斯盘
。忙告诉娘:今天大检查关门了。娘一撇嘴:糊弄谁呢?你当我没听见抡大锤的声音那/ 唉了一声,摇摇
头,下楼了。

     东北大药房的LED屏上,“不售假药”的宣传反复地滚动着。愚蠢,如此宣传真乃拙劣至极也。一则、
不识大局的给大好抹黑也;二则、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自损也;三则,小心同行们拿大砖头来砸你家的大玻
璃也。

     进店,女售货员笑问:大爷买什么?答:以岭。再问:买几盒?再答:三盒。取下两盒说:只有两盒
。不快反诘:昨日,与你们协商好的要三盒,你们也一口答应让今日来取,何自食其言?卖假以岭固不可
取,然卖假话就可取?你们的再三保证没有问题凭的是什么?保证骗我老头子没有问题呀/ 明儿改行卖假
话吧。全城全都卖假话。

     “大爷别生气,经理是给你预备好了三盒的。可......”收款员颠三倒四的开脱着。“姑娘啊/ 不要
跟着一起说假话了。这就是‘假作真时真亦假’的可怕啊。你们经理压根以为我就不会来履行诺言。所以
,她压根也就没有预备好三盒来取。崇假,给拉动内需造成了多大的意想不到嘛/ ”回道。

     轰轰烈烈的艰苦卓绝数年后,南北二干线终于大功告成了。虽是勉勉强强的。花了多少不必计较。反
正,都是左口袋右口袋的事儿。花得越多,总数越大,人均越高,夺冠越快。建造上,有一种工艺叫“修
旧如旧”,用于仿古。二干线是否亦采用了同样的工艺不得而知,可满目的“建新如旧”却难以分辨出来
今天的她与去年、前年、大前年今天的她,别了那里?

     烟头废纸垃圾袋依旧、油渍痰渍叫不出名的渍依旧、残缺损坏里出外进东倒西歪依旧、脏土灰砂瓦砾
依旧、乱摆乱停乱走乱来依旧、眨眼可能扑街依旧......若不是才喷涂的斑马线炫耀着她的崭新洁白;若
不是有好心人告诉咱“这是新的”,真不好意思去恭维她的功劳盖世。不足的是:旧的广宜街尚有几棵树
荫可乘,新的广宜街却没了一棵树荫可乘。岂非,无中生有了新不如旧之嫌。可喜可贺的是:新的,光秃
秃的大街两旁可见不少挖好了的新树坑。树坑深达一米,一米厚度竟都是水泥的浇筑。此类于假中无所谓
也。倘后世的“较真”一代到来,指不定要跳脚骂道:乃造福乃造孽耳?败家的老祖宗。

     天阴得厉害,灰天灰物灰地混了一体。这雨说来就会来的,便上了公交。行至立交桥头,猛的急刹差
些摔倒。是所乘公交与一辆白色霸道刮擦一起造成、是白色霸道过于霸道所致。司机喊:坐后车......

     下车前,看看手机,十六点四十四分。踏着三字经的点儿走远。重复,怎一个“假乱欺”了得。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分享到:  
TOP
senanny  超级版主   发表于:2017-09-06 19:0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8006    精华:268   注册时间:2009-5-28    发短消息        

2楼

  TOP
漫长岁月  版主   发表于:2017-09-06 22:2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8632    精华:280   注册时间:2009-10-30    发短消息        

3楼

  TOP
漫长岁月  版主   发表于:2017-09-06 22:2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8632    精华:280   注册时间:2009-10-30    发短消息        

4楼

大哥辛苦
  TOP
漫长岁月  版主   发表于:2017-09-06 22:2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8632    精华:280   注册时间:2009-10-30    发短消息        

5楼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