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原创] 战争题材文学作品的新方向

头像
walkawaye  粉领一族   发表于:2017-09-04 10:5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87    精华:6   注册时间:2015-6-11    发短消息        

1楼
该帖被浏览  421 次,回复 1 次

权延赤的《狼毒花》介于纪实文学和小说之间,是基于真实历史事件进行文学创作的军事题材小说。因为有着真实历史事件和人物衬托,有一定程度的传奇色彩和可读性,开启了抗战题材文学作品新的篇章和发展方向。不过,这种文学形式对作家有一定要求,需要熟悉历史且有获得那一段历史的传承渠道,权延赤刚好是这样一位作家,他的父亲是一位身经百战的老一辈革命家。

这部中篇小说的主角是父亲的警卫员常发。常发在作者笔下是一位骁勇善战的英雄,他的枪法和骑术精湛,在战场上屡立奇功,不过因为嗜酒如命又好色,在作风上每每触犯严格的部队纪律而被处理,为其平添了一抹悲情英雄色彩。作者对常发这个人物的塑造极为成功,只一二章节便在书中活起来,把他性情中“骑马挎枪走天下,马背上有酒有女人”的土匪豪气表现得淋漓尽致,并以他鲜活的形象挑起整部小说结构。

小说中配角的塑造也很成功,不管是争强好胜的黄永胜,张驰有度的“我的父亲”,沉着冷静的张林池,智勇双全的政委王平,陕北村庄接待部队首长的妇女干部,还是土匪头子“母猪龙”都刻画得诩诩如生。作者不只在人物刻画上有着得天独厚的天分,故事情节也讲得生动形象,整部小说带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是对战争和历史的另一种解读。

日军很快要对根据地进行大扫荡,根据地的干部群众需要疏散转移,当时面临的一个棘手问题是,关押在地区政府的37名重刑犯怎么办?有人说这些人烧杀抢掠无所不为,在这种混乱时期直接把他们枪毙算了。作为边区专员的张林池不同意,他说,这些人虽犯罪,但罪不至死。在日本人杀进来之际,我们不顾原则先杀了他们于理不通。张林池坚持把这批重罪犯释放,待到反扫荡结束,再做处置。

日本人已近在咫尺,隆隆的枪炮声已经传来。张林池对犯人说:“你们罪不致死。日本人杀中国人,我不能再杀你们。我现在代表政府宣布,暂时释放你们。但是,反扫荡结束后,以一月为限,你们必须到这个院子里来报到,继续服刑。我强调两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这件事很特别,一是说张林池有法治观念,不管在和平时期,还是危难时期,都按法律行事;二是说,不管群众还是罪犯,都是中国人,对待外族侵略都有相同的认知和情感。抗日根据地政府在这件事的处理上令人信服,所谓众望所归也不外如此吧。

常发跟随“我的父亲”南征北战,既与土匪周旋,又与苏联人斗智,还有与女人情感的纠葛,小说在场景的铺陈和人物刻画上有着独特的视角,故事讲述得极为精彩。狼毒花是介于沙漠和草原之间的花,常发也是介于英雄和土匪之间,亦正亦邪的人物。作者借助于常发这个略带传奇色彩的英雄人物,让人们领略了战争的宏伟和多面性。

《狼毒花》初看震撼,再看精彩,最后却让人感觉凄凉。小说的主人公是常发,常发的一生,恰似人生,多少人在世上风光显赫,到头来却是穷困潦倒。他的英勇、机智、超凡和出死入生的经历,没带来事业的成功,最终在酒精的陪伴下了却残生。

不管小说中的配角形象如何辉煌,主角的人生凄凉,奠定了整部小说凄凉的基调。放下小说,我沉思良久,我们的人生是否也如常发,不管当初如何精彩,到头来也是一场空?

 
分享到:  
TOP
漫长岁月  版主   发表于:2017-09-06 16:4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8129    精华:280   注册时间:2009-10-30    发短消息        

2楼

『情感部落』让羞涩的你、才华的你、渴望表达渴望解脱的你,在网络的面具下,在ID的遮掩里走出情感的碱淖。也许你不奢望有一个答案,也不企及找到心灵的明天。参与就是目的,莅临就是解脱。情感永远是人类的主旋律!
下午好,情感部落感谢你!祝你万事如意!注意身体!感谢你的坚守!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