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连载】许我柔情联网(32楼更新) 热贴

寒雨连江2005  金领一族   发表于:2017-09-23 16:1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892    精华:73   注册时间:2005-12-3    发短消息        

16楼

  TOP
头像
作家追月逐花  蓝领一族   发表于:2017-09-26 15:5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34    精华:4   注册时间:2015-10-27    发短消息        

17楼

蓝妮立即想进去确认一下,却迟迟不敢动步:这可是男厕啊。就算里面除了苏清远,没有别人,她贸然进去也是挺尴尬的。就在这时,保卫科的小刘来上厕所,一看她站在男厕所的门口,顿时惊得退了一步。
“哎呀,你来得正好!”蓝妮却像看到了救星,三步并作两步迎上去,“你进去之后,把每个位置都打开看看,苏科长也许在里面!”
小刘却狐疑地看着她——他还记得她之前的拙劣表演,“苏科长在里面?还每个位置都要打开?你不是想要捉弄我吧?”
“哎呀……”蓝妮差点气昏过去,“天哪,都什么时候了还怀疑我……这里是男厕,我能在里面做什么手脚啊?快点……有正事,我们都等着找苏科长呢,要是再耽搁,就要出大事了。”
小刘却更加怀疑,盯着她看了几眼,“反正我不进去。”
“哎呀!你怎么这样啊?!我之前也不算干什么坏事啊?不就是玩了下摄影机摄像头么?”蓝妮气不打一处出,几乎要气急败坏。小刘因此更怀疑了,干脆连厕所都不上了,到下一层楼去上厕所了。
蓝妮气得两眼发直,只好自己想办法。她先对着厕所里喊了几声,问有没有人,其目的却是如果苏清远就在里面睡觉,听到了声音也许能出来。可惜没有回音。不过这也证明里面没有其他人。蓝妮心一横,干脆自己走了进来,果然听到最里面那一格里有轻微的鼾声。低头从门下面缝隙朝里看,果然看到苏清远的皮鞋。
看到他在这里蓝妮松了一口气,却也因此怯了:总不能贸然提起嗓子喊他出来吧?没办法,她只有轻轻地敲厕所门,低低地喊他的名字。苏清远终于醒了,迷迷糊糊地开门,看到她后陡然睡意全无,竟又猛地缩回格子里,再迅速把门关严。
蓝妮愕然。,只听苏清远在里面羞恼万分地说、声音发颤地说,:“天哪,我这是怎么了,竟然进了女厕所……”
“啊,不是!”蓝妮赶紧解释,“你没走错,你就在男厕所里!”
“啊?!”苏清远惊叫起来,“我在男厕所……那你怎么在这里?”
“哎呀……”蓝妮哭笑不得,“我是来找你的……你知不知道你睡过头了?”
格子里顿时静了下来,过了半晌才听到苏清远气急败坏地说:,“好啊……这下我算是把人丢到西伯利亚去了!”
“不,不是……”蓝妮也的确觉得他把人丢到了西伯利亚,可又不敢笑,只有竭力撇住嘴角,装作不在意的样子,“我知道你是困了……没关系的,我有个朋友也经常这样。”
“是么?”苏清远的情绪似乎和缓了被劝动了些,但依然感到羞惭,乍一下还没法出来。
“哎呦哎哟,祖宗,快出来吧!”蓝妮急了,“等会儿有人来了,还不知道这里出什么事了呢……我是趁没人才敢进来,要是等会有人来了,看我在这里,我立即逃亡西伯利亚都来不及了!”
苏清远听了这话后更感羞惭,赶紧出来,出来后却觉得有点不对,“你可以自己出去啊,未必非要等我出来……”
“哎呦哎哟……”蓝妮又真是哭笑不得,“你就别纠结这细节了,我们都有急事找你呢!”
两人忙忙地从厕所里走出来,没想到正遇上保卫科长和小刘。原来,小刘走后,越想越觉得不对,觉得蓝妮肯定是要搞什么惊天恶作剧,赶紧回去跟保卫科长报告。
而保卫科长正巧也在看监控,看到蓝妮走进男厕所,忙惊骇莫名地,也赶了过来,路上和小刘遇了个正着,于是两人一起来这边查看。
看到苏清远和蓝妮在一起后小刘先愣了,呆呆地盯着他们,“怎么?你真是来找苏科长的……”
“是啊,这下你看到了吧,我不是恶作剧!”蓝妮不想跟他们多废话,只想夺路而逃,却被保卫科长拦住——保卫科长的惊骇程度远远超过小刘,盯着蓝妮和苏清远不停地上下打量,“问题不在你是不是在恶作剧……问题是,他在男厕所里,你竟然可以直接进厕所去找他……你们什么关系?你怎么知道他在这那里?他约你来的?”
书名:《许我柔情联网》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百花文艺出版社
  TOP
头像
作家追月逐花  蓝领一族   发表于:2017-10-11 16:4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34    精华:4   注册时间:2015-10-27    发短消息        

18楼

“天哪,不是!”蓝妮和苏清远顿时都面红而耳:天哪,保卫科长他们竟然怀疑他们在厕所里干了什么有伤风化的事情!蓝妮赶紧脸红脖子粗地解释,却脸红脖子粗地怎么都解释不清——一来女孩子说这事很难说清楚,二来她还要顾及苏清远的面子。还好苏清远在关键时候担起了责任,把自己刚才的所为彻底坦白。小刘和保卫科长听得哭笑不得,有点不大敢相信,但仔细一想事情前后还是对得上的,便只得相信了。为了保全苏清远的面子,他们还讪笑着对苏清远说“工作太累,藏起来休息一下没什么关系”。饶是如此,苏清远的脸上依然可以煎鸡蛋。幸还好之后还有要事,苏清远来不及纠结这些事情,才暂时从这“可怕的羞耻”中解脱。

一来那企划本就难搞。,二来苏清远出现得有些迟,所以全科室的人都要加班搞企划。李新兰等人又找到了献殷勤的机会,送饮料送点心送晚餐。蓝妮对此很是不屑,在李新兰回来的时候正好和她目光相遇。

李新兰竟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蓝妮更加不屑,冷笑了一声就低下头去。估计是她李新兰是见别人都找不到苏清远,偏偏是她蓝妮找到苏清远了,暗自吃醋呢吧……诶欸?蓝妮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惊得笔都掉了:她今天把苏清远从男厕所里找出来的事情,保卫科的那帮人不会乱说吧?天,她得让他们保证不要乱说才行,否则要是事情要是传开了,没事也会被传成有事,然后她就会抹黑成高质煤球……她当时怎么没想起来啊?!

蓝妮赶紧找了借口,出门直奔值班室。今天晚上仍是小刘当班。虽然暂时找不到保卫科长,但是说服了小刘,再叫他带话也是一样的。蓝妮冲到值班室门口,发现门是关上的。她想都没想就去敲门,结果过了接近一分钟小刘才来开门。一开门发现是蓝妮,又被惊了一跳,“你又来干什么?”

“我有事跟你说。” 蓝妮不由分说就往屋里闯,小刘赶紧拦住她,“你还是在这里说吧。”

“不行!”小刘赶紧拦住她。“有事就在这里说吧。”

“在这里说不方便。”蓝妮依然往屋里冲,见小刘还拦着,便冲他哈哈一笑,“你放心,我是不会非礼你的。”

“什么,非礼?”小刘没想到蓝妮会说出这种话来,不由得一怔。蓝妮就趁这个空荡儿进了屋,却正好看到一个女人的头从杂物柜后伸探了出来,见她进来赶紧又缩回去。虽然只有一瞬间,蓝妮还是看清了她的样貌:这不是楼下那炸油条的油条西施么?在老家离了婚,带了个孩子来闯世界的?和小刘在一起了?

小刘的脸顿时紫涨了,恨恨地跺着脚说,:“这下你明白了吧?”

“啊……我明白了。”蓝妮觉得这没什么可害臊的,但受小刘和油条西施的影响,也变得期期艾艾起来,“不好意思……打扰了……我其实也没什么事……只是想跟你说,白天……厕所那事儿,千万别跟别人说,虽然没什么,但怕传走样儿。”

“放心。”小刘紫涨着脸恨恨地说,“那种事叫我说我都不会说的……又不是八卦大妈。”

“好。”蓝妮依然没有放心,“也请你跟你们科长说说,不要说出去……”

“放心。”见她还不走,小刘都有点焦躁了,“我科长比我还明白呢。”

蓝妮点了点头,对他表示了感谢,又朝油条西施藏身的地方看了看。

“你怎么还不走?”小刘气得简直全身的汗毛都要立起来了。

“哦,没什么。”蓝妮又朝他看了看,“其实……我觉得你们在一起挺好的,没必要隐藏……虽然她离过婚,还带着孩子,你又是个未婚的……其实这在大城市里没什么。”

“哎呦哎哟,我的祖宗……我们的事你不管行不行?”小刘的脸涨得简直要滴血,气急败坏地说。

蓝妮吐了吐舌头,转身走了,没走几步小刘却又赶了上来。

“祖宗,拜托你,千万不要对别人说!”小刘一副十分心虚的样子。

“放心!”蓝妮笑着给了他一个“OK”的手势——网聊长多了,现实生活也会受影响。

书名:《许我柔情联网》作者:追月逐花出版单位:百花文艺出版
  TOP
头像
作家追月逐花  蓝领一族   发表于:2017-10-13 16:2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34    精华:4   注册时间:2015-10-27    发短消息        

19楼

苏清远的办公室在蓝妮她回办公室的必经之路上。她路过苏清远办公室门口的时候,见门开着便往里看了一眼,看苏清远一脸憔悴,忽然想去问候一下他——动完念后已是站在苏清远办公室里面了。苏清远看到她后竟颇为不自在。蓝妮立即省悟他还在为白天的事情害臊,连忙说:“科长,你放心,我已经跟小刘他们说过了,保证不告诉别人!”

她这话不说犹可,一说苏清远脸就红了,悻悻地说,:“怎么……真的很丢人么?”

“不丢人!一点都不丢人!我不是说过么,上班族常干这事儿!”蓝妮赶紧说。

“唉……”苏清远却一点都没有得到安慰,“光是这一件事倒还罢了……结果睡过头,还差点被人误会,最后害得大家要加班……”

“这有什么啊。”蓝妮哈哈一笑,“你是科长,怕什么啊?”

“哼。”苏清远盯了她一眼,“你别以为科长就可以为所欲为……我告诉你,科长没这么好当的……责任比别人重,也更不可以出错……你们当中有二两个比我大,余下其余的也比我小不了我几岁,我又是空降的,本来就很难在你们之中树立威信。,结果又出这个破事……”说到这里他顿了顿,颇为不好意思地问蓝妮,“这件事……嗯,确定没有泄露吧?”

“放心,绝对没有!”蓝妮坚定无比的说。

苏清远放了点心,但依然羞惭难耐,“其实……我平时不这样,只是最近家里有点事,烦得我晚上睡不好而已。”

“哦……”不用说蓝妮就知道是逼婚的事情,所以不怎么惊讶。忽然想听听苏清远对这事是什么看法,便追着问了下去,“是什么事啊?说来听听?也许我可以为你出主意啊?”

苏清远惊诧而又戒备地朝她看了一眼。说真的,他真不觉得蓝妮是可以交心的人。但是今天在她面前丢过人,却对她有了一种奇特的信任和依赖,再加上这件事的确很困扰,干脆一吐为快,但是也没全吐,“其实……是我妈妈要求我做一件我不愿意做的事情。我真的很不愿意作,但是又推辞不掉。”

“那就跟你妈妈好好沟通啊,说你真的不愿意做。”

苏清远朝她看了一眼,目光中多了几分赞许和感激的意思。倒不是因为蓝妮的建议,而是因为蓝妮没有求根问底。殊不知,蓝妮不问是因为早就知道她身上发生了是什么事情。

“我跟她沟通过了。但是她……不理睬我的意见。因为在她眼里,我就是个孩子。我所有的观点都是不成熟的,她的观点才成熟。她说我以后一定会理解她的观点。我要多说几句,就会跟我吵起来……其实我真的不想和她有分歧,我爸爸死的得早,我妈妈一个人把我拉扯大,我对她很感激,也不想让她伤一点心,更不想和她吵架……但是那件事我真的做不了!”说到最后苏清远颇有些激动,眉头也紧紧地皱成了一团。“她总认为我是个孩子,根本不觉得我的意见比她的正确……我又不愿意和她如何抬杠,因为我爸死的早,就她一个人把我拉扯大……”说到这里他忽然惊觉自己因为激愤过度一时愤慨而说溜了嘴,不小心透露得太多了,赶紧打住。但既然他话都出口了,也收不回来了,索性看向蓝妮,看她会如何提意见。

书名:《许我柔情联网》作者:追月逐花出版单位:百花文艺出版
  TOP
头像
作家追月逐花  蓝领一族   发表于:2017-10-19 15:4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34    精华:4   注册时间:2015-10-27    发短消息        

20楼

“呣……”蓝妮抿了一下嘴唇,然后很肯定地说,“我理解你的心情……你不愿把话说重,怕伤到妈妈。但是,你应该这样想。你就算现在不跟她说清楚,以后还是要跟她说清楚的。毕竟你不能做她交代给你的那件事。而且就算你为了孝顺,勉强做了那件事,你心里不情愿,那件事也必将失败。当然了,我不是叫你和你妈妈去吵架,而是叫你冷静但是坚定地跟你妈妈说明你的观点。一次不行就多说几次。因为这是必须的。”老实说,蓝妮对自己和金玉辉的谈话结果有八分的自信,却也有二分的不确定,正好让苏清远去确认一下。

苏清远点了点头,脸色也舒缓了很多。蓝妮这才放心,乐呵呵地回办公室去了。没想到一回办公室就看到了李新兰毒蛇似的目光。蓝妮对此依然是轻蔑地一笑,回到桌位上去了。因为事态紧急,这一次班加得可真够长。人在长时间加班的时候总会神游。蓝妮忍不住神游起来,不知不觉想到了油条西施,忽然觉得有些异样。哪里异样呢?大概是因为她的耳环吧。她的耳环可真是漂亮,多层耳圈上挂着各种糖果色的玻璃球……啊,不对,重点不在这里。重点是这副耳环,她好像在某个特别的地方看过……啊,是了!她好像在微博某个话题的精选图片里看过。

凭着记忆,蓝妮找到了那张精选图片,也由此找到了发送图片的微博。因为好奇,还点进去看了看。果然是油条西施的微博。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油条西施的网络生活可真够奔放的,不仅有各式各样的、经过各种PS手法处理过的面部自拍照和私物照片,还有火辣衣着的对镜全身自拍,QQ空间里甚至还有一张穿着性感内衣的自拍照。蓝妮越看越觉得骇然和好笑——光是看这些照片,根本想象不出她是个从农村来的孩子妈。不过她在网络上这么奔放,以前怎么没人说起啊?蓝妮对此有些疑惑,仔细一看却就明了了:她这个账号的关注者和粉丝都是陌生人,资料是编的,网名也和自己的真实身份没什么关系。哦,原来这个号是对三次元的亲友保密的啊。蓝妮一边想着“真是人不可貌相”一边讪笑着往下看,忽然看到一个晒戒指的图片。好奢华的戒指啊,红宝石边围着一圈钻石。蓝妮怀疑是不是假的,却见图片说明里说这枚戒指是真品,还说是“老公”(应该就是指男友)送的。看到这个蓝妮立即警觉起来:这种戒指,可不是小刘能买得起的。难道油条西施除了小刘,还在和其他人交往?存了这种怀疑后她仔细看油条西施的微博,果然发现了更多问题:这里不仅有不少奢侈品的图片,还有国内风景名胜甚至国外旅游胜地的照片。要到这些地方必须得拿钱铺路。小刘同样负担不起。看来油条西施还偷偷地傍了大款。蓝妮除了惊骇和鄙夷外,也为小刘感到不值。小刘虽然穷点,但好歹也是个清清白白的帅小伙。不过小刘气急败坏地叫她“别管我们的事”的样子似乎还在眼前,再说她这种人历来是“在二次元活跃,在三次元装鳖”,根本不敢管小刘的闲事。她也想过要不要注册个马甲劝劝或是警告一下油条西施,但在二次元惹出的老淑女的乱子她还记忆犹新,这件事便也犹豫着不敢做。罢罢罢,管别人闲事干嘛,还是先把手里的工作搞完吧。

经过一番奋战后,该死的工作终于搞完了。当天晚上蓝妮一回家就睡觉,到了第二天晚上才想起来开自己的“老绅士Q”——她用这个Q不仅仅钓人,还在干其他不适宜让三次元亲友知道的事情——金玉辉竟然没给她留言。这样算起来,金玉辉已经两天没给她留言了。大概是已经准备放手了吧。蓝妮小小地高兴了一下,心里也有些不快。仔细琢磨一下,才发现是因为这样她就没法问金玉辉有没有再对苏清远逼婚了。她发现这一点后又是惊骇又是不安,忍不住狠骂自己:你怎么回事啊?管闲事还没完了呢!

不过她也不需要在这件事上纠结。第二天苏清远的脸色就给了她答案:他满面春风,愁苦的神色一扫而空。估计是他“沟通”成功——殊不知是蓝妮早就做好了他妈的工作。蓝妮对此沾沾自喜,忽然又觉得惘然和恼火,再度暗骂自己:你激动个什么劲儿啊?这事他能知道么?能领你情么?

因为前几天的大发现,蓝妮午休的时候下意识地没去单位食堂,转而去外面的饮食一条街吃饭。油条西施除了炸油条还卖盒饭,正在那里愉快地忙碌着。怎么看都是个勤劳的良家妇女,和她在网上的形象一点都联系不起来。蓝妮看了一会儿,非常迷惑。没办法,看来世道真是如未知的大海般莫测和艰险啊。

书名:《许我柔情联网》作者:追月逐花出版单位:百花文艺出版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