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连载】许我柔情联网(32楼更新) 热贴

头像
作家追月逐花  蓝领一族   发表于:2017-09-14 14:5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34    精华:4   注册时间:2015-10-27    发短消息        

11楼

  啊!蓝妮简直像被陨石击中了:苏清远的妈,不就是天天在网上跟她聊天的老淑女么?!
  苏清远就是在等她道歉——刚才那个动作其实有摆谱的意思,却等了半天都没听她开口,觉得很奇怪,回头一看,竟看见她眉毛翘成了倒八字,眼睛瞪得有铜铃大,嘴唇也高高翘起,牙也龇着,表情怪异到了极点。
  “你干什么?”苏清远被吓了一跳。
  蓝妮如梦方醒,脸上现出非常惊恐的神色,忽然二话不说转头就跑。
  苏清远感到莫名其妙,被气得浑身发软,隔了半天才愤懑异常地自言自语,“这丫头……干什么啊?继续恶作剧么?真气死我了……”
  蓝妮鼠窜回办公室,呆坐在办公桌前老半天。太糟了,真是太糟了……因为太糟,她简直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她竟然、欺骗了上司妈妈的感情?!虽然今天在苏清远面前丢的丑也算是惊世骇俗,但和这件事比起来,绝对是小巫见大巫。
  这件事要是败露,等待她的可不是一般的身败名裂。肯定会被邻居同事朋友嘲骂,有可能失业——苏清远要是知道她的所为,恐怕竭尽全力都要炒了她。说不定还会上社会新闻——不说别的,你们谁见过妙龄女孩装成老男人勾引老女人啊?那样她的人生就彻底完蛋,只有逃往深山老林一途了!
  想完这些后蓝妮惊恐不能自已,几乎要狂乱,却忽然如梦初醒般冷静下来,接着暗骂自己笨蛋。现在这件事根本没人知道,又是没凭没据,她瞎激动个屁啊。她知道了这件事,立即消失就是了。想那老淑女一定不会对她穷追不舍,只会糊涂郁闷一段时间就完了。倒是今天在苏清远面前的事很够呛。他肯定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天哪,这可怎么挽回啊?!蓝妮今天的沮丧程度要远远胜过昨天,回到家的时候几乎脚都抬不起来了。吃完饭收拾完,她还是第一次不想打开电脑。但是不打开也不是事儿。她仔细想了想,一声不吭就此消失实在突兀了些,那老淑女肯定会有激烈的反应。因此她还是诌一个可以消失的理由比较靠谱。于是,她就准备按照之前看的小言里的说法,说自己要出国,可能无法再见面了。主意打定后她便到QQ里找老淑女,却发现她今天竟然不在线。哎呦,这可真新鲜。蓝妮正想放心,却忽然想起一件极为可怕的事情:老淑女这一反常态不上线,是不是已经发现问题了?在这一瞬间蓝妮几乎要紧张到不能自理,赶紧隐去足迹看老淑女的QQ空间。
  老淑女的QQ空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没有图片,也没有什么博文。她又仔细看,结果在老淑女自己的一则博文(这个博文是转载的心灵鸡汤)下发现了一则评论:离愁别绪,无以排遣。不如归去,省得现眼。要在平时,蓝妮一定会嘲笑她最后一句崩了,但此时却只是悚然心惊:听这话怎么像要自杀啊?就算不是要自杀,也是一副受到重大打击,心灰意冷的样子……天,难道她已经发现了真相,羞愤欲死了?
  
    书名:《许我柔情联网》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百花文艺出版社
  TOP
头像
作家追月逐花  蓝领一族   发表于:2017-09-16 17:1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34    精华:4   注册时间:2015-10-27    发短消息        

12楼

  这个猜测其实站不住脚。但老淑金玉辉女这个样子,由不得蓝妮不怀疑。她越想越怀疑,越怀疑越怕。但怀疑和害怕都不是办法。她干脆横下心,闷头睡去,看看明天是什么情况再说。第二天很快就来到了。一切都很平静,但不知道是不是暴风雨前的宁静。蓝妮提心吊胆地熬到了下午,都快下班了,依然没有动静。蓝妮这才放下心来,心想那老淑金玉辉女也许是遇到了其他事,自己解闷去了。虽然至自始至终都是她自己在胡乱想,想到这里的时候,她还是有种化险为夷的感觉,便到走廊里的自动贩卖机买了一瓶冰镇可乐作为庆祝为自己压惊。

  她回到位子上坐好,拧开瓶盖,美美地吸了一大口。就在这时,她忽然看到门边出现了一个既熟悉又不熟悉的人,穿着牛奶丝的裙子,戴着绿檀木簪……天哪,不就是那位老淑金玉辉女么?蓝妮一口可乐全喷了出来,一滴不剩全喷到了木讷土肥圆的衣服上。土肥圆就算再木讷,此时也是惊怒异常,“蓝妮,你疯了你?!”

  蓝妮却根本无暇搭理他,只是呆呆地盯着门口。那老淑金玉辉女在门口站定,朝她看过来了!在这一瞬间蓝妮几乎要溜到桌子底下去。老淑金玉辉女却只是朝她看了一眼,然后就朝苏清远的办公室去了。

  蓝妮呆住了,一时间脑中涌现无数种想法。土肥圆小子还在絮絮叨叨地质问和埋怨她,蓝妮却充耳不闻,等那老淑金玉辉女走出一段距离后,猫一般溜出了办公室,悄悄地跟在老淑金玉辉女的后面。老淑金玉辉女一进苏清远办公室就把门关上了。,就像是要讲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蓝妮心虚,便趴到门上偷听。

  天啊,老淑金玉辉女和苏清远可真有教养,声音都这么轻,她根本听不清是里面在说什么。蓝妮非常着急,一时竟想伏低,把耳朵贴着到下面那条门缝偷听。她正要这样做,忽然听到背后有动静,转头一看,差点儿一下趴倒在地板上:同办公室的李新兰正站在她的身后,呆呆地盯着她看呢!

  蓝妮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扑过去捂住李新兰她的嘴,却无奈距离太远,兴许没等她扑过去的时候李新兰早就已经叫开出来了。

  就在她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李新兰竟然对着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蓝妮被她这个动作弄晕乎了——感觉就像她知道蓝妮在做什么,并且是她的同党一样。正在这时,蓝妮听到屋里有脚步声,赶紧站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地溜到李新兰的身边,假装和她谈论事情。只见老淑金玉辉女从屋里走出来,一边对送出来的苏清远说“你要好好考虑”,一面款款地走远了。

  苏清远目送着老妈离去,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叹了口气后关上了办公室的门,竟然一点没注意到她们。李新兰和蓝妮这才松了口气,李新兰把蓝妮拉到一个拐角,悄悄地问她,:“你听见什么了?”

  “呃?”李新兰这样子更像同谋,蓝妮越发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有苦笑着答道,“他们声音太小,什么都没听见……”

  “是么?”李新兰盯着她看了看,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忽然又把她往拐角里拉了拉,“告诉你吧,这事我也知道!”

  “呃啊?”蓝妮吃了一惊,却省出李新兰所指的事情并不是她自己所想的事情,便狐疑地看着她。

  “哎呀……”李新兰见她依然“不愿意相信她自己”,只好透露更多内幕——这样才能唯有显示她知道得多,才能让蓝妮有和她交换信息的欲望,“这件事不止我知道……你大概是最近才听说金玉辉伯母皇太后是来逼婚的吧……我们早就知道了!”

  “呃?……”蓝妮这才知道老淑女叫金玉蓝妮隔了片刻才醒悟她们是把金玉辉称作皇太后,那苏清远就是皇上了?那她们当自己是妃子们?这辉说法还真花痴和狗血——这不是主要的,不过她的注意力全被李新兰下面那句话牵动了——金玉辉是来逼婚的?!可是……她准备叫苏清远跟谁结婚?

  虽然她没敢对苏清远打主意,但听到他正在被逼婚的时候心脏还是一阵抽搐。

  “你听我说……”李新兰朝四周张望了一下,“听说金玉辉相中的,是她的一个朋友的女儿……我们都关心这事儿,要么我们一起喝杯茶。……聊聊?”

  我们?听到这个词后,蓝妮意识到关心苏清远的婚事的人不止李新兰一人。说不定还有个小团体。这些人肯定都是暗恋苏清远的人。她们关心苏清远的婚事,肯定不仅仅只想八卦一下,一定是还想找方法把这桩婚事捣掉。说起来她们相互也是情敌,此时却愿意合作,真是耐人寻味。不过这也不算奇怪,在网上不是经常看到么,哪个女粉众多的大明星要是有了女友,所有的女粉都会团结一致,一起攻击那位女性。不过这也只应该是明星待遇呀,苏清远竟然也有,依然真是颇令人诧异。

  

  书名:《许我柔情联网》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百花文艺出版社
  TOP
女性论坛情感部落  版主   发表于:2017-09-17 17:3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4598    精华:189   注册时间:2011-3-26    发短消息        

13楼

下午好!周末快乐!
  TOP
头像
作家追月逐花  蓝领一族   发表于:2017-09-20 14:5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34    精华:4   注册时间:2015-10-27    发短消息        

14楼

  “一起去聊聊?”李新兰见蓝妮一副兴趣不大的样子,赶紧追了一句。
  蓝妮现在最在意的不是苏清远的婚事,另外苏清远的“特殊待遇”也让她有了“这小子凭什么这么金贵”的抵触情绪,因此更加不愿被李新兰认为是同道中人,“哦,我真的没听到什么,没必要谈,哈哈,哈哈……”干笑了几声便逃跑般地走了。李新兰看着她的背影,又是皱眉又是咬牙,然后恨恨地一甩手,也走了。
  她们以为自己的谈话很隐秘,殊不知“路边说话,草中有人”,她们刚离开,打扫卫生的胡大妈就像从地底下冒出来一样出现了,朝二人离去的方向看了看,然后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被胡大妈窥见内情算她们倒霉。胡大妈历来是把别人家的事情当成自己家的事情,以八卦为终身追求的事业的人。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蓝妮觉得今天一天李新兰看她的目光都很不痛快爽,她有个什么言行,李新兰都要偷偷嘘她。这无疑会让人很不痛快,蓝妮也几次忍不住想发作,却每次都知道提醒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虽然现在看来金玉辉没有窥破她的身份,但她依然得尽快让金玉辉她断念头,否则夜长梦多,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想到这里后蓝妮竟不由紧张起来,竟觉得晚上的聊天像一场大考——甚至比考试还令人紧张。
  蓝妮一到家一开Q就发现金玉辉已经给她留言了,留言的时间竟然是她上班时间——蓝妮跟金玉辉胡闹时用的是她的“钓人专用Q”,上班时不开的,看来金玉辉一回去就在等她出现了。看到留言,这个蓝妮的心情相当复杂:这表示金玉辉根本没有窥破她的身份,甚至连怀疑都没有怀疑。但金玉辉追她自己追得如此之紧,证明她不会轻易被自己糊弄走。她自己今天晚上必须“十分巧舌更加如簧”才行。
  金玉辉虽然很着急跟他“老绅士”聊天后,上线来后聊的得却是做菜穿衣这样的小事。蓝妮假装感兴趣地应和着,心里却是火急火燎——这样下去恐怕一晚上都无法进入正题。她得赶快切入正题才是。要切入正题必须要引领话题。为了引领话题,蓝妮只有提及她之前看到的,“看到你写在QQ空间上里的小诗了,怎么了,心里不痛快么?”
  “啊哟!”金玉辉受宠若惊,“你可真细心!”
  蓝妮却只有苦笑:这下她恐怕会更恋慕自己她了吧。便没有接这句话,“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么?说来听听,也许我能帮忙呢?就算我不能帮忙,你把不爽的事情说出来,也比闷在心里好很多。”
  “嗯,好的,”看来金玉辉心里很是愁烦,很想找个人倾诉,打字打得飞快,“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儿子的事情。”
  “你儿子?他不是样样都出息么?”金玉辉是有曾跟她“老绅士”提起过她的儿子,说他英俊倜傥学业出众事业有成。当时蓝妮只把这些当成了过眼云烟,根本没往苏清远身上想。现在一应证,倒有种异样的感觉。
  “是很出息啊,但是不听话。”
  “不会吧?”
  “怎么不会……他今年都二十八岁了,依然不愿意结婚。”
  “可能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吧。”按理说蓝妮不应该在这个话题上跟他对方缠磨,却不知不觉地接了下去。
  “谁说没有合适的啊……我亲自挑了一个顶好的姑娘,介绍给他,他却连一面儿都不愿意见……哎呦哎哟,真是气死我了。”
  “哈哈,这不奇怪……年轻人都反感父母给自己介绍对象的,他们喜欢自己找。”
  “但是他们年纪轻,没有阅历,找得的怎么会靠谱呢?我有个姐妹,儿子找了个什么……玩摇滚的女孩子。当时爱得那是海誓山盟啊,结果结婚没多久就分了。那孩子真的很不错,现在却成了二手男人。如果他当初能听父母一点句话,也不会落到这步田地。”
  “哈哈,这自己找的也可不一定都会分啊……主要是看年轻人他们自己相处的状况,父母认为很合适的,婚后不协谐分开的也有很多。再说,就算你看中的女孩和他的确合适,但也要让他自己认同。否则即便很合适,他也会先入为主地认为不合适。”
  “哎呦哎哟,”金玉辉有点被她说动了,“这倒也是……可是我也没逼他立即结婚啊,如果真不合适的话,那就算了呗。但是你得和她处一处才知道合不合适吧。?他竟然连处都不愿意处……”
  
  书名:《许我柔情联网》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百花文艺出版社
  TOP
头像
作家追月逐花  蓝领一族   发表于:2017-09-22 14:4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34    精华:4   注册时间:2015-10-27    发短消息        

15楼

“哈哈,可能是你一开始就说‘结婚’让他有了压力吧。”蓝妮想起自己之前给自己构建的身份是“离了婚的老单身”,便“现身说法”,“其实,当初我在进入婚姻的时候也有点犹豫,觉得自己有点没准备好。而等我进入婚姻之后,才发现我何止是没准备好,是完全没准备好。而我的前妻也没准备好。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每天都有磕磕碰碰。那个时候我和她只是勉强过日子罢了,只求把孩子拉扯大。那个时候我和她过得都很压抑,事业也没有什么起色。后来孩子大了,我们便协议离了婚。在一般人看来,我们都应该凄凄惨惨的才对,结果我们却过得出奇的快乐。我的事业有了起色,我前妻也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回首这段婚姻,我的前妻没有错,我也没有错,但是又都错了。错就错在我们都没准备好。虽然只都说婚姻对女人的影响巨大,但男人因为婚姻不协谐,、终生被毁的人也多得是。所以我觉得你应该给你儿子一点时间,等他自己准备好了,他会自己走入婚姻的。”
这一席话让金玉辉十分信服,答应不再逼迫儿子。蓝妮对此沾沾自喜,却忽然如梦方醒,又是恼火又是羞惭又是迷茫:你不是要想办法和金玉辉了断的么,管她儿子的破事做什么?赶紧收敛心神转回正题,“对了,有一件事要跟你说?。”
“什么事?”金玉辉回话的时候有点迟疑,可见已经感觉到了什么。见她如此蓝妮倒紧张起来,厌了口唾沫后才继续打键盘,“我可能要到国外去一段时间。”
“到国外?”金玉辉打字打得很犹豫,证明她已经觉出她“老绅士”有诀别的意思,却不愿意捅破,或者说,是不愿意接受现实。“国外好啊。到了国外,要是遇到什么开心事,一定要跟我说说。或是看到什么好看的景儿,一定要发张图片来给我。”
看到这个蓝妮倒不知道如何应对。糟了。六十岁的婆婆果然不比十八岁的丫头,就算动了情也是老辣的。是啊。在信息全球化的今天,还真没有什么东西能阻止网聊的。
“哈哈,当然可以。”既然如此,她也只能退而求其次,“只是我出国后可能会忙一点,无法经常和你聊天了呢。”她打的主意是以后就以忙为借口,渐渐不再出现,最后彻底消失。反正她已经给了自己借口了——,金玉辉心里有了数,等她消失了,想必也不会太过激动难受。
“那就好。”金玉辉回话的速度慢,证明她答应得勉强,或者还有挽留的话要说,但是说不出口。蓝妮及时以接电话为由中止了谈话。,然后下网谁睡觉——这次她睡得比较踏实,因为在她看来,事情已经差不多已经解决了。
第二天,李新兰依旧对她蓝妮恨恨的,但蓝妮丝毫不在意。她本以为是因为昨天解决了金玉辉的问题,但当她发现自己看到苏清远时心里居然甜丝丝的时候,才发现恍然自己这么开心是因为昨天也解决了苏清远的“被逼婚”问题。看来她对苏清远还是很在意啊。她在心里苦笑。以她的条件,这似乎是挖坑准备埋自己呢。该停止么?嗯……还是先看看情况吧。
不知道是金玉辉还没有对苏清远表示“政策改变”,还是她表示得太委婉苏清远听不懂,苏清远今天依旧心事重重。李新兰等人忙着给向他献殷勤,又递饮料又递茶的,苏清远却依旧心不在焉。看到这种情况后蓝妮暗暗对自己说“你按兵不动,冷眼旁观”是正确的,内心深处却有另一个声音在嘲笑她:装什么装啊,你确认你不是没胆子行动啊?
下午的时候,总经理忽然毫无征兆地把蓝妮科室递交的一个重大企划打了回来,还限期叫他们重做。这件事很不小可不是桩小事,需要苏清远主持,苏清远却不见人影。办公室所有人都慌了,打他的手机,发现他的手机在办公室里。这证明他根本没走远,在公司里找,却怎么都找不到他。随着时间的流逝,李新兰他们越来越慌,几乎要报警了。蓝妮也感到心头乱跳,却没像他们那样失去冷静。
她在走廊里走来走去,回忆苏清远离开前的样子——午休前苏清远到他们科室巡视了一趟,当时看起来很困的样子……很困?她忽然发现自己走到了男厕所边,猛忽然想起了一个她朋友做过的窘囧事:朝九晚五的工作制度虽然是“先进制度”,但是不合中国人脾胃。午休加上吃饭只有一个小时,实在困死人。在办公室里打盹又不雅观,于是她那位同学朋友就藏进厕所,在马桶盖上坐着,把头放在膝盖上睡一会儿。苏清远临走的时候很困,是不是也用了这个法子,藏进厕所里打盹,结果睡迷糊了?他有独立办公室,本可以在办公室里睡?,不可能不过,。这些天她冷眼旁观,看到李新兰和办公室里其他几位女士一有空就会找他搭话,午休时间也肯定不会放过他。就算他把门反锁上睡觉,也一定会被敲门敲醒。

书名:《许我柔情联网》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百花文艺出版社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