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连载】可爱女人寻夫记:遇见对的那个你(30,31楼更新) 热贴

头像
作家追月逐花  蓝领一族   发表于:2017-06-30 09:1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07    精华:3   注册时间:2015-10-27    发短消息        

1楼
该帖被浏览  17,272 次,回复 36 次

引言:本小说讲的是一个可爱又犯二的大女孩白小枝在新的择偶形势下寻求幸福的故事。她相亲屡屡失败,总觉得那些相亲对象和自己不是活在一个次元。在她放弃相亲,静下心来生活和工作后,却发现身边有三种恋情可选:和条件远优于她的优质男的高攀之恋,和条件与她相若的经济适用男举案齐眉,困难重重却有极大吸引力的姐弟恋。她该选择哪一种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分享到:  
TOP
头像
作家追月逐花  蓝领一族   发表于:2017-06-30 09:3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07    精华:3   注册时间:2015-10-27    发短消息        

2楼

“没想到老冯这么不讲信用,这么久了都不把货款给我发过来,再这样下去,我的公司就要周转不下去了。”一个相貌清秀的男人坐在长椅上,看似无意地对身旁的女人说道。他身旁的女人体态丰腴,相貌美丽,正以一副不以为然的神情斜视天际。
   
这个女人叫白小枝,昨天刚满三十岁。自己有一家饭店,家里有两套房,算是蛮有经济基础。可惜她家底虽有,就是没有男朋友,年纪又不小了,不得已走上了相亲之路。不知是她运气不佳,还是现在婚姻市场太不景气,她遇到的都是些不靠谱的男人。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相貌、条件均能凑合的男人,白小枝却又觉得他很可疑——他们只约会了几次,他就在她的面前屡次提出自己公司的周转问题,还明显表示出借钱的欲望。看来这家伙是个骗子。想到这一点之后白小枝无比沮丧:难道自己已经掉价到了这种程度,只配被别人骗了?而且这家伙,已经三十多岁了,长相也只算有三四分清秀,和小说里那种魅力无敌的骗子还有很大一段距离,凭什么以为自己能骗得了她白小枝?是他自视过高还是她自视过高?
   
“小枝。”那男人见白小枝一直没有反应,终于忍不住用胳膊触了触她的手臂。
   
“干吗?”白小枝垂下眼帘,藏住自己眼中的郁闷和不屑。
   
“呵呵,我还真不好意思开口,”那男人假装尴尬地笑着。
   
白小枝偷偷翻了一下白眼:你不好意思谁还好意思?
   
那男人果然恬不知耻地继续说;“我的公司……不瞒你说,最近在资金上出现了点小问题……你应该有点存款吧,能不能借我十万块,我问题一解决,立即还给你!”
   
白小枝的嘴边勾起一丝冷笑,没有回答他。
   
那男人急了,加快了点语速,“我一解决问题就会把钱还给你!小枝,我们俩谁跟谁啊,我还能骗你么?”
   
什么?白小枝的额头上涨出一根青筋,恼怒地盯了他一眼:什么叫“我们俩谁跟谁”?我跟你有什么关系?还真好意思说!
   
“哼……哼哼……”白小枝冷笑了几声,拉拉裙子站了起来。
   
“你……你干吗?”那男人一惊,也站了起来。
   
“我说,兄弟,”白小枝斜睨着他的脸,把鄙夷在脸上演绎得淋漓尽致,“你要当骗子,还嫩点,”说罢扭头就走,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冷冷一笑,“要当鸭子,也太丑了点。”说罢头也不回大步离去。
   
那男人在原地愣了半晌,忽然破口大骂起来,骂得很难听。白小枝捂起耳朵不听,加快了脚步。说了那两句之后感觉真爽。但被他这样骂感觉也很窝火。照她性子,真想回去给他几个嘴巴。但她知道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她十有八九打不过他。
   
白小枝走到一个冷饮摊前,灌了杯冷饮,心中骂人的爽快和被骂的愤怒都随着凉意入肚而渐渐淡去,剩下的只有长存的沮丧:第五次又失败了。为什么她找个男友就这么难呢?
   

  TOP
头像
作家追月逐花  蓝领一族   发表于:2017-06-30 09:4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07    精华:3   注册时间:2015-10-27    发短消息        

3楼

书名:《遇见对的那个你》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远方出版社
  TOP
头像
作家追月逐花  蓝领一族   发表于:2017-07-04 16:2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07    精华:3   注册时间:2015-10-27    发短消息        

4楼

“哎呀,小枝啊,你就不能不这么挑剔么?所谓恋爱,不就是找个能过日子的男人搭伙过日子么?你还是把标准放低一点吧……”冷不防的,介绍人刘大妈的声音又在她耳边响起。每次她拒绝了相亲对象后刘大妈就会说这些话,而她每次相亲失败后也都会想起这句话,每次都会觉得刺耳刺心。说真的,她真有几次产生迷惑,觉得自己是否真有点挑剔,但仔细想了想之后,却总是坚定地得出一个结论:她绝不算挑剔。

就拿第四个相亲对象来说。这位同志和她同龄,硕士学历,事业单位职工,长相也过得去,硬性条件在她所有的相亲对象中算得上最好的,但就一点不好:性格木讷。脸上总是一副恒定不变的表情,一个小时坐下来,只回答了白小枝对他事业和家乡和几个问题。白小枝原以为他对她毫无兴趣,没想到后来介绍人却说他对她印象很好,期望进一步发展。一听到这话白小枝受到了极大惊吓:在喜欢的女人面前都这么木讷,那在普通人面前那该是什么样啊?她可不想后半辈子就守着一个木头般的男朋友。她既不会打坐,又不通禅意,那种寂寞的生活她绝对受不了,所以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这个男人。刘大妈对此大为惋惜,说木讷点又怎么样,木讷的男人都忠于老婆,绝不会在外面沾花惹草。又说这男人条件非常好,她拒绝了他,以后说不定就找不到更好的了。

听了刘大妈的话白小枝哭笑不得,哀叹自己是不是已成了奥特曼:婚姻就不就是人与人之间的结合么?可是现在的人们在处理婚姻的时候似乎只注重条件的契合,人与人直接的契合却成了可又不无的东西。这不跟封建社会一样吗?社会什么时候倒退到这份上了?

正因为婚姻市场的不尽人意,很多大龄女性开始对姐弟恋产生了幻想。这也怨不得她们,韩剧日剧港剧还有国产剧天天都在放。与以前的姐弟恋故事中女的只比男的大小几岁不同,这些故事里面的女人动辄就比男的大十岁八岁。白小枝也曾对这种恋情幻想过,但很快就不再痴心妄想。并不是因为这种恋情离她的生活太远,而是因为这种恋情离她的生活太“近”。在她家饭店斜对面的一个理发店,有一个小伙子,人长得帅帅的,个子也挺高,今年刚满二十岁。每次她从理发店门口经过的时候,他都要特地从店里出来,对着她热情一笑。白小枝一开始有些晕乎,但很快就发现她每次佩戴贵重饰品出门的时候,他总是笑得格外热情,所有幻想顿时烟消云散:这丫挺的,卖身投靠的意图也忒明确了。

白小枝一口气走回了家,打开冰箱拿出几根火腿肠吃了,展开被子蒙头就睡。今天折腾得够呛,先好好休息休息。不就是暂时找不到对象么?有什么大不了?又不是没吃没喝,又没有人挡在门口要收房子收店面。想当初她一个人创业的时候,那才叫苦叫累,遇到困难的时候那是一个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这么多大风大浪都经过来了,怎么可能被对象的问题整趴下?什么都别管,先休息!

一觉睡醒之后,白小枝的心情又趋于平稳。想起这些天来的荒唐经历,她打算暂停自己的相亲活动,好好打理一下心情,同时也打理一下生意。本市是本省著名的旅游景点。每到旅游旺季都会有很多人来玩。既然有人来玩就要找地方吃饭。每年白小枝都能在这一阶段大挣一笔,今年她也不想例外。哈哈,她们这些所谓的剩女,绝不像外界想得那么着急。相反,自己想来,社会上的某些人士比她们还要着急。对于这样的“关切”,白小枝虽然感到不爽,但也不能恶言以报,当然只有微笑着接受,然后忘掉。


书名:《遇见对的那个你》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远方出版社

  TOP
头像
作家追月逐花  蓝领一族   发表于:2017-07-08 10:1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07    精华:3   注册时间:2015-10-27    发短消息        

5楼

然而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她这一休息,反倒招来了店员的议论。当然了,以前她积极相亲的时候,他们也偷偷议论过她。只是她万万没想到她暂停相亲了,他们也会议论。

有一天歇店的时候,她经过厨房,似乎听到聚在店堂角落里的店员在偷偷地议论她。

“唉,你说,咱们白姐心死了么?”

什么?心死?白小枝立即竖起了耳朵。她知道说这话的人是谁。说这话的是张大奎,本店的大厨,人长得五大三粗,相貌堂堂,却生了一颗八卦的心。

“应该不会心死把……咱白姐是谁啊?”接话的是服务员小婷。老实说,白小枝并不清楚这家伙是不是在夸她,但觉得这句话听起来很舒服,脸色稍稍地平和了一些——刚才她的脸可是绷紧了的。

最后说话的是杂工小毛,一开口就差点把白小枝气炸:“应该不会心死吧……我看她一天换一条项链呢!”

真是奔溃啊,她换项链也要被人议论啊?再说她是特意换的么?她只是没有睡觉戴首饰的习惯,每天睡觉时都把首饰摘下来放到首饰盒里,第二天早上起来后再从首饰盒里捞一条戴上。因为两次都拿一条项链的概率太小,所以她才会每天“戴不同的项链”!天哪,这点小事都要被人议论研究……她怎么会这么引人注目啊?

白小枝真想冲进门去把他们踹一顿,但最终还是放弃了。说起来这些家伙都是她的员工,关系也很铁,她即便进去踹他们一顿,他们也不一定会生气,但她总觉得为了“暂时找不到对象”的事情踹他们,倒显得她很在意这件事一样,所以斯斯艾艾地不想动手,在门口呆站了片刻之后,就当作什么都不知道般转身离去。

但是她没法当作不知道啊。这件事实在让她有些窝火。为了让自己心情舒畅一些,她打算上坝子逛逛,反正现在也不是吃饭的高峰。她理了理头发,找了条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油汗,戴上个遮阳帽就出门了。她记得那些旁门左道的剩女拯救指南上说为了增加艳遇的机会,剩女出门都要薄施淡妆,她才不屑这样呢。逛街又不是去赴宴。再说她的素颜也不是过不去的。

她气定神闲地从理发店前走过,那个年轻帅小伙——她记得他叫朱林,及时地从店门里出来,对着她热情一笑。就在这时,她胸前的钻石坠子碰巧和一缕阳光相触,反射出了刺眼的光芒。朱林的目光就像被这缕光芒灼到了一样,脸上笑得格外灿烂。白小枝的目光向另一个方向一滑,撇着嘴离开了。今天她真不想见到他,简直想把他暴打一顿。

朱林目送着白小枝走远,然后回到店里嘻嘻窃笑。店长这时不在店里,跟他一起的只有同是学徒的小宋。小宋看起来很厚道,一张脸长得很有男人味,身体却很单薄。他看到朱林在那里嘻嘻地窃笑,感到很反感,忍不住出言叱道,“别笑了,人家都走远了。”

“哎呀,小宋,”朱林仍旧嬉皮笑脸的,“我可以确定,白姐对我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怎讲啊?”小宋一脸不屑的神情——他知道朱林十有八九是自我感觉良好。

“你没看她今天的神情么?我一看她她就害羞地把脸转向其他方向了,这是欲盖弥彰!”朱林的表情开始转向花痴。
书名:《遇见对的那个你》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远方出版社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