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湖南女诗人亲自作词作曲并演唱(71楼更新)

头像
喻贵南喻辉  蓝领一族   发表于:2017-06-04 09:0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47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2-13    发短消息        

16楼

初恋




作者:卓仁杰



小燕,小燕,我的初恋。

同在一班,整天相见,

完全不顾——

老师的目光如剑。



小燕,小燕,我的早恋。

白天同桌,晚上想念,

一张照片——

揣在蔸里看不厌。



小燕,小燕,懵懂之恋。

青春话题、不绝如线,

全然不觉——

高考的岁月如煎。



小燕,小燕,青涩之恋。

心如鹿撞、触手如电,

纯真岁月——

电过之后想再电。



小燕、小燕,不惜我恋

总角之情,心岂容骗

你我心中——

曾念何止千万遍?



小燕,小燕,短暂之恋。

百日之内,便成劳燕,

有谁可怨——

年少时不懂爱恋。



小燕,小燕,难忘之恋。

蹉跎岁月,华发早现,

三两旧好——

笑指黄昏仍可恋。



        附言:年青时我们不懂爱情,

                    爱情不顾我们正年青,

                     如今走遍千山和万水,

                     方知那时候才是真心。

               作者卓仁杰,男,53岁,湘潭人。爱码字。象喜欢喝酒的人一样,高兴了喝(写);忧郁时喝(写);气愤时喝(写)。

               最喜欢的事是:开心地聊天
               最开心的事是:有人为自己的作品点赞
               最讨厌的事是:装B
               最难忘的事是: 多着哩            
               最期待的事是:力作问世
               最害怕的事是:没钱
               最震憾的事是:20多年前的一件事。(欲知详情,请问本人)
  TOP
头像
喻贵南喻辉  蓝领一族   发表于:2017-06-05 09:1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47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2-13    发短消息        

17楼

[]优秀作文]我的尊尊和严严




  作者:高艺

  尊尊是我家的一只小乌龟,有两只手和两只脚,手和脚短短的,每只手脚上面都有五个小爪子,它有一个龟壳,用来防御的。
  我一点尊尊尾巴上面的龟壳,它就像龟兔赛跑里面的乌龟似的赶紧跑起来,过了一会儿,它抬起头瞪着我,好像在说:“你在干什么!信不信我咬你一口!”然后它爬过来,合拢口又张开口,真要咬我似的。
  妈妈看尊尊太孤单了,所以又买了一只乌龟,我给它取名叫严严,尊尊看了严严一会儿,就爬到它背上,似乎在说:“你能背一下我吗?”严严说:“快下来!下来!下来!”一会儿,严严和尊尊就都互不理睬,各玩各的了,像吵了架似的,又像各自去找食物了,过了几秒钟,又都回来了,爬得很慢很慢,好像都想休息了。

  我给她们喂饲料时,它们就狼吞虎咽地吃起来,你争我抢,好像饿扁了似的,又怕饿小了似的,都想多吃一点儿,快快长大。
  吃完,它们就半眯着眼睛,一副昏昏入睡的样子。
  我觉得小尊尊活泼好动,像一个爱冒险的小男孩,小严严呢?像一个安静温柔的小女孩。
  这就是我的尊尊和严严。我喜欢它们。

  作者高艺,小学四年级时的作文,眼下该作者于城北中学读初二
  TOP
熙雅安  版主   发表于:2017-06-05 16:3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2856    精华:292   注册时间:2012-3-2    发短消息        

18楼

  TOP
头像
喻贵南喻辉  蓝领一族   发表于:2017-06-06 15:2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47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2-13    发短消息        

19楼

    你让我哭了太多
                    (日记一则)
                   作者:喻贵南
三百年前,我用半生的心血,做了一架飞机,刚飞一个月,你将它偷了且弄坏了,我说你这么干,不怕你妈她们知道吗?你说你什么也不怕,凭什么你什么也不怕?你能告诉我听吗?凭什么??凭什么???
而当时,我不想跟你多说,我默默回家了,谁知你恶作剧的将我家的电线给剪了,害我黑灯瞎火的,什么也做不了,我是码字的,没有电线,怎么联网,怎么上网?我不得不责备你几句,可是,你都干了些什么?孩子,你告诉我听。
后来,那是多久以后的后来?几个月以后吧,我实在生气了,才告诉了你妈,结果,你妈将你暴打了一顿。
坦白说,告诉你妈时,我并没叫你妈打你,也没让你们赔飞机,更没告诉旁人这件事。可是,这之后,你都做了什么?
不是用石子破坏我家的门窗,便是踩死我家的鸡鸭,或是往我鱼池里投毒,或是往我家的水缸里撒尿,或是剪了我家的电线,还同别的坏孩子互相勾结,颠倒是非,混淆黑白,胡说八道,到处散布谣言,达到你报复的目的,就为了你妈那一顿打。
孩子,换成你是我,如果有人跟你一个样,你怎么办?
我是一个诗人、一个作家、一个原创音乐人,码字和唱歌,是我最大的爱好,孩子,你不时地将我家的电线给剪了,你让我怎么码字?唱了歌又怎么传到音乐网上去?
孩子,你抽烟吗?你喜欢打牌吗?喜欢玩手机吗?如果你喜欢抽烟喜欢打牌喜欢玩手机的话,让你一天或连续几天不抽烟不打牌不玩手机,你难受吗?你剪了我的家的电线,我无法上网,你想过我的感受吗?
多少次,我打开电脑,想发文,却发不了,你知道我呆呆坐着时的泪如雨下吗?多少次,我将唱好的歌,想传到网上时,却传不上去,你知道我每传一次,每哭一次时的伤心吗?孩子,你知道吗?好多这样的时候,我多想找个肩膀好好哭一回,诉说一下心中的委屈,可是,孩子,你让我怎么说?怎么说?如此说来话长,而且一旦说出来,对你又是再次的伤害,你知道吗?
还有就是,我若跟家人说,换来的绝对是那句话:“谁让你写那些鬼东西?你干脆不写不唱,去打牌去窜门啊!”
可是,老天爷!我不爱打牌,不爱瞎窜门啊!所以,我不能跟家人说,为免得不到宽慰和理解,反而挨一顿骂。那么,我能跟朋友说吗?不能啊!如果我说出来,是会得到宽慰,可是,哪个朋友能确保不传出去?传出去了,人家难免好奇,到时伤害最大的是谁?不是我,而是你!是你们!
孩子,你知道吗?我不愿有人再次受到伤害,将事情闹大,若闹大,多一个人进来,就多一个人受伤。所以,这么多年了,我一直默默地承受,只对其中一个从没见过面的上司提起过你,我甚至没有提及名字,而且至今,我没跟任何人提过你姓什么叫什么住在哪。
我知道,你一直还在老根据地,只是同时帮别人,而帮你一起坑我的孩子,你能告诉我吗?你敢告诉我吗?他们是谁是哪儿的?这些我都知道。
可是,这么些年来,我当什么都不知道,由得你们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海陆空式的轰炸。
我一直以为,人心是肉长的,能够以心换心,我期待你们能将心比心,可是,你告诉我,能吗能吗?有吗有吗??
你跟别的孩子将我家堵死,我五分钟可以回家的事情,却弄得几个小时都到不了家,甚至半夜三更还在那儿兜圈圈。
你知道吗?每每那个时候,我都泪流满面,因为,你这一担搁,我本来要在这个时间段检查孩子作业的,却检查不了,本来要抽点时间陪我七十多岁的老母的,却陪不了,我只能满怀歉意的,在心里跟我女儿、跟我妈默默地说着对不起,你知道那些无奈带来的感伤会隐隐作痛吗?孩子,你有没有亲人、你爱你的妈妈吗?你有过这么歉疚吗?你想过我其时的感受吗?你们堵我耗我的时间是多少次,多少回?是一天吗?是一月吗?是一年吗?是二年吗?是三年吗?是四年吗?不是不是都不是啊!!!孩子,你想过这种长效折磨带来的痛吗?
我做网编的时候,你们能告诉我,有几天没有坑我?那时,我每天都得交作业,家里上不了时,我被迫只能去网吧,每一次,都得在网吧里待上几个小时,之前也一样,因网吧内二手烟太重,时至今日,一闻到二手烟,我便咳嗽,孩子,听到这些,你心安理得吗?
告诉我,我有多少错?让你如此放不下!我错在哪?是我不该姑息养奸是吗?还是我不该在有你的地方出现?
此山是你开,此树是你栽,要想由此过,留下买路钱!我就不该从你那儿路过,是吗?如果我知道那儿有你,我做鬼也不会光顾你那儿好不?孩子,你能公开告诉我,你敢公开告诉我吗?你和那几个坏小孩都做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
坦白说,我爸死了,我都没哭过这么多,孩子,你们有替我想过吗?当你因了彼此的一已之私,互相勾结,在外面以莫须有的罪名,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散布谣言,恶意中伤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伤心吗?
我为你们着想,不想将真相说出来,可是,你们体贴过我的良苦用心吗?如果这么些年,我将一切抖出来,你们能告诉我,结果会怎么样?会怎么样?会怎么样??你们的家庭地位和社会地位还跟眼前一样吗?旁人看你们的眼光还会一如从前吗?会吗?会吗?
孩子,你想过没有,如果我跟你们说的一个样,真是个坏人,这么多年了,我会不向任何人说出你的名字吗?如果我跟你们一样牙呲必报、胡作非为,会直到今天,才在公众场所提及?而之前只在微信相册里偶尔提及?孩子,你能将你们发展的那些下线,公开说出来吗?需要我说出来吗???
我是个作家,诗人,原创音乐人,如果我如你口中所说的那样坏,那么,将你们的所作所为,写成小说写成散文写成诗歌写成寓言童话,或者编成歌曲,我想,都不是难事,可是,这么些年了,你有见我写过吗?
孩子,我问你,作家是干什么的?诗人是干什么的?手中的笔除了歌功颂德,好像还有一点针贬时势,揭露社会的阴暗面,宏  扬正气,打击邪恶。
曾经有人在天涯论坛我发的《等春天》的贴子里说我专门发帖子骂人,没修养,我还真想问问,其一,那叫骂人的帖子吗?那个说这话的人是谁?中文咋就学得那么好呢?外星来的吧?你神通广大,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其二,网上搜索喻贵南,能看到我写的一些东西,我现在将我眼下所更新的所有网点全部帖出来
天涯论坛,等春天 http://bbs.tianya.cn/post-books-582224-1.shtml
喻贵南的新浪论坛帖子:http://club.eladies.sina.com.cn/thread-6722093-1-1.html
喻贵南的中国诗歌网主页:http://www.zgshige.com/c/2016-07-08/1479038.shtml
喻贵南作词作曲并演唱的歌曲:http://www.15sing.com/119651-home.html
这其中,哪条帖子骂人了?骂了谁?又什么叫专门骂人?什么叫没修养了?鲁迅的文章像匕首,像投枪,那人咋就不去骂他没修养,是不是我姑息养奸,没像鲁迅一样骂人?
孩子,你知道吗?曾经,我恨过微信,因为几分钟之内,谣言被传得满天飞,为那些胡说八道,我曾哭过不知多少回,我一直寄希望于你们良心发现,主动罢手,别再颠倒是非黑白,胡说八道,挑起事端,可是,这希望终是被你们一次次的伤害破灭了,直到我实在受不了时,在相册里发相关的东西的时候,我才知道,人间的正能量依然存在。
虽然在今年以前,别人告诉我,你的所作所为时,我也不解释不争辩,一笑置之,才导致今日的伤痕累累,让善良的人们被误导。
我并不怪那些人,那是因为他们不了解事情的真相。因为我的一直不解释,任由对方在胡说八道,胡作非为。
我的父母从小就教了我最基本的正直和善良,不去使阴招坑人,今日吵了争了的东西不留到明天,想着背后去传说去报复,要争要说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学会感恩,人家对你好,你要回报以好,千万不可缺德的去恩将仇报。
这些教育是刻在骨子里的,我一直记着,也照着做,所以在使用微信以前,也即在《萧汉与狗怪的传奇》的新书发布会之前,也即2016年3月以前,在网上,除了孩子你,不管哪个网站,我从没跟任何一个人有过争执,那么孩子,我是如何跟人结的仇?你能将那人告诉我,并让其跟我当面对质吗?你神通广大,能告诉我吗?能吗?能吗??而在使用微信以后,你有见过我在群内成心找人岔子吗?只有人家成心找我的不是时,我才回复,而这其中,是否有你们几个的功劳?如果否认,那,要不要我给指出来?
从学校出来,我就在外打工,做过组长、仓管、财会,也有过经商,我一直是个直肠子,有什么话就直接说了,如果今天有了不愉快,还时时想着去报复,去暗地里去坑人,不觉得累吗?不觉得那不是人干的事吗?你让你的亲友怎么看你?你的心胸呢?气度呢?原谅别人就是原谅自已,你去伤害别人时,心里没负面情绪?不知道会有后遗症?如果自已错了,默默认了或想法去弥补就好,明知道是个臭鸡蛋,却想方设法去打破,伤害无过错方,不是弄得更臭?蠢不?为什么不让自已变得更优秀,拿时间去干正事,去干点有意义的事情?或者自已感兴趣的、不伤人伤已的事情?
十年以前,我才开始接触网络。
从开始写日记,开博客,
到写《车前草兰子寓言童话集》,也即《喻贵南寓言童话集》
到写小说《天壤之缘》,
到2013年,我出版第一部长篇言情小说《闭着眼睛裸爱》
到写小说《我要跟你在一起,永远》
到2015年我出版第二部小说《萧汉与狗怪的传奇》上
及后来写《喻贵南的诗歌集》一百多首诗
及作词作曲并演唱歌曲几十首《喻贵南作词作曲并演唱的歌》
这之间陆陆续续写散文,结成《喻贵南文集》
而这十来年里,我还得上班,操持家务。孩子,你告诉我,如果将你和你的坏孩子一起耗掉我的精力和时间,用在写作上,你告诉我,会怎么样?鲁迅先生说:耽误人家的时间,等于谋财害命。孩子,300年了,你说你们几个孩子是不是欠我太多?如果采用你们对我的手段,我同样回报你们,结果会怎么样?如果每个人都跟你们一样,天下还有太平可言吗?人间的循规蹈矩呢?公理正义呢?你告诉我,在哪里?在哪里???
如果觉得我冤枉了你们,你们可以跟我一样写出来,发至网上,堂而皇之的把自已的名字和从我这儿所受的委屈及不公平,公然写在文章里,看到了,我都会回复的,别在阴暗处叽叽咕咕的使绊子,事无不可对人言,不能公诸于众,只敢在不阳光的地方说的东西是不阳光的。
哦,还有一点,眼下我供职于《湖南省安全教育中心》,也即湖南安全教育网,如果说之前你们还有一丝狡辩的余地,那么,现在是一丝的机会都没了。
因为我们网站有自已的技术人员,也就是网站的创建者,每年我们都出了维护网站的费用,我每天都得上网,如果电线被剪断了,与移动网络或技术人员,我们彼此间必然会有最直接的沟通,因为网站及公众号后台的更新都是我一个人。也就是说,我是第一个直接出面沟通的人,同时,也就是说,孩子,你若乱来,相当于顶风作案,因为多了一个铁的见证人,所以,当我在朋友圈里晒出被你捣乱的相关时,你们没一丝喊冤的资格。

而以制造谣言中伤人,恶意攻击别人,我一直以为是猪头才干的事,因为当谣言四起时,聪明人都会追根溯源,哪怕造谣者、或主谋在幕后操纵指挥,就像看似四处乱飞的蜂子,终究有个集中点,蜂王。
网络尤为快捷的时代,已非远古时期的消息不灵通。几分钟内,人们可通过微信或QQ在瞬间传遍四面八方,而且会彼此分析,逆流而上,条分络析,逐一排查,那个蜂王,真正的罪魁祸首,又何以遁形,谣言,终将会成为倒射回去的箭。
因为,人们逆着来源追到蜂王时,同时会追究为什么要派那么多的蜂子去射人,专门针对某个人,其真正的起因、动机和目的是什么?那一个个蜂子跟蜂王又是什么关系?为何如此卖力?
如果那人是业界的权威,我想人们怀疑的不止是其能力,心胸和气度,更多的是怀疑其人品了,这些蜂子跟蜂王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聪明人或好奇者,闲时都会去推测与查证,所以,射出的谣言之箭,终究会倒射回去,伤了造谣者本人,这叫自作  ,不可活。所以,我特么弄不明白,这么简单的逻辑推理,有人却弄不懂,非要成心去伤害别人,将自已也伤得透透的,弄得不人不鬼的,还当是活在信息不通,交流不便的石器时代。
言归正传,孩子,虽然300年来,你和其他的坏孩子伤了我太多太多,我还是在微信内留言的那句话:不管你、或你们之前伤了我多少,只要从此不再胡来,我将既往不咎,往事一笔勾销,喻贵南可以给你半年,一年,甚至几年的伤害,但是,300年了,兔子估计早咬人了,佛心估计也起火了,是不?因为你们堵得人家成天就做不了事情。
所以,如果还想着继续胡作非为的话,我想,你或你们每伤我一次,我都会在相册或网上公开来,让天下人去评说,或是将你们的名字和所作所为公开来,将这往篇文章中的隐形文字去掉用真实文字取代,还是怎么着,悉听尊便。
弘扬正气,打击邪恶,本是作家或诗人份内的事。何况曾经,我给了你300年长大的时间。
三百年来,我承受着你们的破坏,用泪水,用心血,用宽容,我期待着你长大,期待着你变得懂事,期待着你们将心比心。
    三百年了,孩子,你让我哭了太多,你该学会换位思考了。
每个人来到这世间,都不容易,用家里老人常说的一句话叫:有今生,没来世。如果成天将自已的快乐毁掉,让自已不开心,让别人也难过,这人,还是别做了的好,那么蠢,还变什么人呢?是不是?
哦,另外,突然想起我一位至亲常说的话:每个人的人格尊严都是平等的,当官的也好,平民百姓也好,你有你的尊严,人家也有一样的尊严,你受不了人家一丁点儿气,人家又凭什么受你的气?除非爱你、包容你。尊重和爱都是相互的,先问问自已,计较别人时,你曾做过什么?付出过什么?
所以:记得善良,记得换位思考。
  TOP
头像
喻贵南喻辉  蓝领一族   发表于:2017-06-06 15:3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47    精华:1   注册时间:2015-2-13    发短消息        

20楼

你让我哭了太多

                    (日记一则)
                   作者:喻贵南
三百年前,我用半生的心血,做了一架飞机,刚飞一个月,你将它偷了且弄坏了,我说你这么干,不怕你妈她们知道吗?你说你什么也不怕,凭什么你什么也不怕?你能告诉我听吗?凭什么??凭什么???
而当时,我不想跟你多说,我默默回家了,谁知你恶作剧的将我家的电线给剪了,害我黑灯瞎火的,什么也做不了,我是码字的,没有电线,怎么联网,怎么上网?我不得不责备你几句,可是,你都干了些什么?孩子,你告诉我听。
后来,那是多久以后的后来?几个月以后吧,我实在生气了,才告诉了你妈,结果,你妈将你暴打了一顿。
坦白说,告诉你妈时,我并没叫你妈打你,也没让你们赔飞机,更没告诉旁人这件事。可是,这之后,你都做了什么?
不是用石子破坏我家的门窗,便是踩死我家的鸡鸭,或是往我鱼池里投毒,或是往我家的水缸里撒尿,或是剪了我家的电线,还同别的坏孩子互相勾结,颠倒是非,混淆黑白,胡说八道,到处散布谣言,达到你报复的目的,就为了你妈那一顿打。
孩子,换成你是我,如果有人跟你一个样,你怎么办?
我是一个诗人、一个作家、一个原创音乐人,码字和唱歌,是我最大的爱好,孩子,你不时地将我家的电线给剪了,你让我怎么码字?唱了歌又怎么传到音乐网上去?
孩子,你抽烟吗?你喜欢打牌吗?喜欢玩手机吗?如果你喜欢抽烟喜欢打牌喜欢玩手机的话,让你一天或连续几天不抽烟不打牌不玩手机,你难受吗?你剪了我的家的电线,我无法上网,你想过我的感受吗?
多少次,我打开电脑,想发文,却发不了,你知道我呆呆坐着时的泪如雨下吗?多少次,我将唱好的歌,想传到网上时,却传不上去,你知道我每传一次,每哭一次时的伤心吗?孩子,你知道吗?好多这样的时候,我多想找个肩膀好好哭一回,诉说一下心中的委屈,可是,孩子,你让我怎么说?怎么说?如此说来话长,而且一旦说出来,对你又是再次的伤害,你知道吗?
还有就是,我若跟家人说,换来的绝对是那句话:“谁让你写那些鬼东西?你干脆不写不唱,去打牌去窜门啊!”
可是,老天爷!我不爱打牌,不爱瞎窜门啊!所以,我不能跟家人说,为免得不到宽慰和理解,反而挨一顿骂。那么,我能跟朋友说吗?不能啊!如果我说出来,是会得到宽慰,可是,哪个朋友能确保不传出去?传出去了,人家难免好奇,到时伤害最大的是谁?不是我,而是你!是你们!
孩子,你知道吗?我不愿有人再次受到伤害,将事情闹大,若闹大,多一个人进来,就多一个人受伤。所以,这么多年了,我一直默默地承受,只对其中一个从没见过面的上司提起过你,我甚至没有提及名字,而且至今,我没跟任何人提过你姓什么叫什么住在哪。
我知道,你一直还在老根据地,只是同时帮别人,而帮你一起坑我的孩子,你能告诉我吗?你敢告诉我吗?他们是谁是哪儿的?这些我都知道。
可是,这么些年来,我当什么都不知道,由得你们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海陆空式的轰炸。
我一直以为,人心是肉长的,能够以心换心,我期待你们能将心比心,可是,你告诉我,能吗能吗?有吗有吗??
你跟别的孩子将我家堵死,我五分钟可以回家的事情,却弄得几个小时都到不了家,甚至半夜三更还在那儿兜圈圈。
你知道吗?每每那个时候,我都泪流满面,因为,你这一担搁,我本来要在这个时间段检查孩子作业的,却检查不了,本来要抽点时间陪我七十多岁的老母的,却陪不了,我只能满怀歉意的,在心里跟我女儿、跟我妈默默地说着对不起,你知道那些无奈带来的感伤会隐隐作痛吗?孩子,你有没有亲人、你爱你的妈妈吗?你有过这么歉疚吗?你想过我其时的感受吗?你们堵我耗我的时间是多少次,多少回?是一天吗?是一月吗?是一年吗?是二年吗?是三年吗?是四年吗?不是不是都不是啊!!!孩子,你想过这种长效折磨带来的痛吗?
我做网编的时候,你们能告诉我,有几天没有坑我?那时,我每天都得交作业,家里上不了时,我被迫只能去网吧,每一次,都得在网吧里待上几个小时,之前也一样,因网吧内二手烟太重,时至今日,一闻到二手烟,我便咳嗽,孩子,听到这些,你心安理得吗?
告诉我,我有多少错?让你如此放不下!我错在哪?是我不该姑息养奸是吗?还是我不该在有你的地方出现?
此山是你开,此树是你栽,要想由此过,留下买路钱!我就不该从你那儿路过,是吗?如果我知道那儿有你,我做鬼也不会光顾你那儿好不?孩子,你能公开告诉我,你敢公开告诉我吗?你和那几个坏小孩都做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
坦白说,我爸死了,我都没哭过这么多,孩子,你们有替我想过吗?当你因了彼此的一已之私,互相勾结,在外面以莫须有的罪名,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散布谣言,恶意中伤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伤心吗?
我为你们着想,不想将真相说出来,可是,你们体贴过我的良苦用心吗?如果这么些年,我将一切抖出来,你们能告诉我,结果会怎么样?会怎么样?会怎么样??你们的家庭地位和社会地位还跟眼前一样吗?旁人看你们的眼光还会一如从前吗?会吗?会吗?
孩子,你想过没有,如果我跟你们说的一个样,真是个坏人,这么多年了,我会不向任何人说出你的名字吗?如果我跟你们一样牙呲必报、胡作非为,会直到今天,才在公众场所提及?而之前只在微信相册里偶尔提及?孩子,你能将你们发展的那些下线,公开说出来吗?需要我说出来吗???
我是个作家,诗人,原创音乐人,如果我如你口中所说的那样坏,那么,将你们的所作所为,写成小说写成散文写成诗歌写成寓言童话,或者编成歌曲,我想,都不是难事,可是,这么些年了,你有见我写过吗?
孩子,我问你,作家是干什么的?诗人是干什么的?手中的笔除了歌功颂德,好像还有一点针贬时势,揭露社会的阴暗面,宏  扬正气,打击邪恶。
曾经有人在天涯论坛我发的《等春天》的贴子里说我专门发帖子骂人,没修养,我还真想问问,其一,那叫骂人的帖子吗?那个说这话的人是谁?中文咋就学得那么好呢?外星来的吧?你神通广大,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其二,网上搜索喻贵南,能看到我写的一些东西,我现在将我眼下所更新的所有网点全部帖出来。
天涯论坛,等春天 http://bbs.tianya.cn/post-books-582224-1.shtml
喻贵南的新浪论坛:http://club.eladies.sina.com.cn/thread-6722093-1-1.html
喻贵南的中国诗歌网主页:http://www.zgshige.com/c/2016-07-08/1479038.shtml
喻贵南作词作曲并演唱的歌曲:http://www.15sing.com/119651-home.html
这其中,哪条帖子骂人了?骂了谁?又什么叫专门骂人?什么叫没修养了?鲁迅的文章像匕首,像投枪,那人咋就不去骂他没修养,是不是我姑息养奸,没像鲁迅一样骂人?
孩子,你知道吗?曾经,我恨过微信,因为几分钟之内,谣言被传得满天飞,为那些胡说八道,我曾哭过不知多少回,我一直寄希望于你们良心发现,主动罢手,别再颠倒是非黑白,胡说八道,挑起事端,可是,这希望终是被你们一次次的伤害破灭了,直到我实在受不了时,在相册里发相关的东西的时候,我才知道,人间的正能量依然存在。
虽然在今年以前,别人告诉我,你的所作所为时,我也不解释不争辩,一笑置之,才导致今日的伤痕累累,让善良的人们被误导。
我并不怪那些人,那是因为他们不了解事情的真相。因为我的一直不解释,任由对方在胡说八道,胡作非为。
我的父母从小就教了我最基本的正直和善良,不去使阴招坑人,今日吵了争了的东西不留到明天,想着背后去传说去报复,要争要说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学会感恩,人家对你好,你要回报以好,千万不可缺德的去恩将仇报。
这些教育是刻在骨子里的,我一直记着,也照着做,所以在使用微信以前,也即在《萧汉与狗怪的传奇》的新书发布会之前,也即2016年3月以前,在网上,除了孩子你,不管哪个网站,我从没跟任何一个人有过争执,那么孩子,我是如何跟人结的仇?你能将那人告诉我,并让其跟我当面对质吗?你神通广大,能告诉我吗?能吗?能吗??而在使用微信以后,你有见过我在群内成心找人岔子吗?只有人家成心找我的不是时,我才回复,而这其中,是否有你们几个的功劳?如果否认,那,要不要我给指出来?
从学校出来,我就在外打工,做过组长、仓管、财会,也有过经商,我一直是个直肠子,有什么话就直接说了,如果今天有了不愉快,还时时想着去报复,去暗地里去坑人,不觉得累吗?不觉得那不是人干的事吗?你让你的亲友怎么看你?你的心胸呢?气度呢?原谅别人就是原谅自已,你去伤害别人时,心里没负面情绪?不知道会有后遗症?如果自已错了,默默认了或想法去弥补就好,明知道是个臭鸡蛋,却想方设法去打破,伤害无过错方,不是弄得更臭?蠢不?为什么不让自已变得更优秀,拿时间去干正事,去干点有意义的事情?或者自已感兴趣的、不伤人伤已的事情?
十年以前,我才开始接触网络。
从开始写日记,开博客,
到写《车前草兰子寓言童话集》,也即《喻贵南寓言童话集》
到写小说《天壤之缘》,
到2013年,我出版第一部长篇言情小说《闭着眼睛裸爱》
到写小说《我要跟你在一起,永远》
到2015年我出版第二部小说《萧汉与狗怪的传奇》上
及后来写《喻贵南的诗歌集》一百多首诗
及作词作曲并演唱歌曲几十首《喻贵南作词作曲并演唱的歌》
这之间陆陆续续写散文,结成《喻贵南文集》
而这十来年里,我还得上班,操持家务。孩子,你告诉我,如果将你和你的坏孩子一起耗掉我的精力和时间,用在写作上,你告诉我,会怎么样?鲁迅先生说:耽误人家的时间,等于谋财害命。孩子,300年了,你说你们几个孩子是不是欠我太多?如果采用你们对我的手段,我同样回报你们,结果会怎么样?如果每个人都跟你们一样,天下还有太平可言吗?人间的循规蹈矩呢?公理正义呢?你告诉我,在哪里?在哪里???
如果觉得我冤枉了你们,你们可以跟我一样写出来,发至网上,堂而皇之的把自已的名字和从我这儿所受的委屈及不公平,公然写在文章里,看到了,我都会回复的,别在阴暗处叽叽咕咕的使绊子,事无不可对人言,不能公诸于众,只敢在不阳光的地方说的东西是不阳光的。
哦,还有一点,眼下我供职于《湖南省安全教育中心》,也即湖南安全教育网,如果说之前你们还有一丝狡辩的余地,那么,现在是一丝的机会都没了。
因为我们网站有自已的技术人员,也就是网站的创建者,每年我们都出了维护网站的费用,我每天都得上网,如果电线被剪断了,与移动网络或技术人员,我们彼此间必然会有最直接的沟通,因为网站及公众号后台的更新都是我一个人。也就是说,我是第一个直接出面沟通的人,同时,也就是说,孩子,你若乱来,相当于顶风作案,因为多了一个铁的见证人,所以,当我在朋友圈里晒出被你捣乱的相关时,你们没一丝喊冤的资格。

而以制造谣言中伤人,恶意攻击别人,我一直以为是猪头才干的事,因为当谣言四起时,聪明人都会追根溯源,哪怕造谣者、或主谋在幕后操纵指挥,就像看似四处乱飞的蜂子,终究有个集中点,蜂王。
网络尤为快捷的时代,已非远古时期的消息不灵通。几分钟内,人们可通过微信或QQ在瞬间传遍四面八方,而且会彼此分析,逆流而上,条分络析,逐一排查,那个蜂王,真正的罪魁祸首,又何以遁形,谣言,终将会成为倒射回去的箭。
因为,人们逆着来源追到蜂王时,同时会追究为什么要派那么多的蜂子去射人,专门针对某个人,其真正的起因、动机和目的是什么?那一个个蜂子跟蜂王又是什么关系?为何如此卖力?
如果那人是业界的权威,我想人们怀疑的不止是其能力,心胸和气度,更多的是怀疑其人品了,这些蜂子跟蜂王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聪明人或好奇者,闲时都会去推测与查证,所以,射出的谣言之箭,终究会倒射回去,伤了造谣者本人,这叫自作  ,不可活。所以,我特么弄不明白,这么简单的逻辑推理,有人却弄不懂,非要成心去伤害别人,将自已也伤得透透的,弄得不人不鬼的,还当是活在信息不通,交流不便的石器时代。
言归正传,孩子,虽然300年来,你和其他的坏孩子伤了我太多太多,我还是在微信内留言的那句话:不管你、或你们之前伤了我多少,只要从此不再胡来,我将既往不咎,往事一笔勾销,喻贵南可以给你半年,一年,甚至几年的伤害,但是,300年了,兔子估计早咬人了,佛心估计也起火了,是不?因为你们堵得人家成天就做不了事情。
所以,如果还想着继续胡作非为的话,我想,你或你们每伤我一次,我都会在相册或网上公开来,让天下人去评说,或是将你们的名字和所作所为公开来,将这往篇文章中的隐形文字去掉用真实文字取代,还是怎么着,悉听尊便。
弘扬正气,打击邪恶,本是作家或诗人份内的事。何况曾经,我给了你300年长大的时间。
三百年来,我承受着你们的破坏,用泪水,用心血,用宽容,我期待着你长大,期待着你变得懂事,期待着你们将心比心。
    三百年了,孩子,你让我哭了太多,你该学会换位思考了。
每个人来到这世间,都不容易,用家里老人常说的一句话叫:有今生,没来世。如果成天将自已的快乐毁掉,让自已不开心,让别人也难过,这人,还是别做了的好,那么蠢,还变什么人呢?是不是?
哦,另外,突然想起我一位至亲常说的话:每个人的人格尊严都是平等的,当官的也好,平民百姓也好,你有你的尊严,人家也有一样的尊严,你受不了人家一丁点儿气,人家又凭什么受你的气?除非爱你、包容你。尊重和爱都是相互的,先问问自已,计较别人时,你曾做过什么?付出过什么?
所以:记得善良,记得换位思考。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