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岳峻长篇小说:麻将馆 热贴

草帽的思想3  粉领一族   发表于:2016-10-02 08:3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62    精华:4   注册时间:2012-5-13    发短消息        

1楼
该帖被浏览  12,174 次,回复 69 次

 
分享到:  
TOP
草帽的思想3  粉领一族   发表于:2016-10-02 08:3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62    精华:4   注册时间:2012-5-13    发短消息        

2楼

引子

一过中秋节,大发麻将馆就接连出现几件揪心的事情,这对于大发麻将馆的老板何吉来说,眼看着天就要塌下来,而她就是那个跑不掉的大个儿。

大发麻将馆,坐落于白马市金银街88号,要说开麻将馆,毫无疑问,这里是黄金地带。麻将馆对面就是嘉里源小区,也就是人人皆知的市,委宿舍,里面住着一群当地的头头脑脑,处长、科长一搂一大把,手里有权。左边就是鸿运别墅群,市里及郊区各县混得有头有脸的主儿,开矿的,发运焦炭的,房地产的,虽然手里无权,但兜里的钱拥挤得哭爹喊娘。右边是市财政局宿舍,里面出出进进的是有权又有钱的,两方面都沾边……这些人的八小时之外,无疑就是大发麻将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贵“税源”。就这地段,嗨嗨,曾有人给何老板出550万元,想买她这150平米的二层小楼,何老板想也没想就摇头拒绝。

何老板凭借这一方宝地,好好经营,想干出一番事业,谁知在这脊骨眼上,却接连不断发生一些闹心的事情:自己的宝贝儿子前一段在澳门赌场豪赌一把,一夜就输掉830万元,闻听此信息后,十几个债主一窝蜂似地飞来讨要借款,儿子为了躲债跑得不知踪影;前天晚上,牌友黑脸和瘦猴精由于一张牌是否打出由吵架升级为拳脚演练,人们拉也拉不住,最终,黑脸把瘦猴精当成沙袋打得昏迷过去,一辆120救护车把瘦猴精“乌拉乌拉”拉到医,院,瘦猴精家属找到何老板,要闹个三长两短;市土地局副局长田和平于昨天晚上在麻将馆打100元小锅时,进来三个人,叫他到外边说几句话,一出门就被两个年轻人一左一右从两边夹紧,一同进了车里,如同一双筷子夹着一块过油肉片轻轻地放进嘴里,有人认得刚才那三人是市纪检委的;还有一点小事,那就是今天的《白马日报》登载了一篇消息:眉题是:赌博成风,乌烟瘴气,标题为:“我市金银街800米路段,就有21家麻将馆”,文章呼吁该不该对这些麻将馆进行清理整顿?这事该谁来管?接踵而至的麻烦事,着实让何老板有点吃不消。
  TOP
草帽的思想3  粉领一族   发表于:2016-10-02 08:3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62    精华:4   注册时间:2012-5-13    发短消息        

3楼

三朵玫瑰

悠扬悦耳的鸽哨时响时弱,太阳的光芒把米黄色的窗帘染成乳白色。听见这熟悉的鸽哨,周芳芳伸了伸懒腰,把两只玉石般的胳膊从薄薄的夏凉被里挺出来,在头顶上变成一个V字。她知道,邻居家的那群鸽子一般是在早晨六点飞出鸽屋,抖动翅膀在楼顶上空盘旋十几圈,舒筋活血,然后回家吃早餐。再出来巡逻第二次时,就该是上午9点了。习惯成自然,让她一听这鸽哨,就决定是第一时段还是第二时段起床。

她起床的参照物一般是根据头天晚上打麻将结束的时间而定。昨天晚上,多打了四圈,手气还挺顺,有3200多元进账。今天上午该消费消费了。三爷他们赢钱后,是到桑拿去,歌厅去,大大咧咧地把部分钞票转移给小姐,购买一份享受。她呢,自然是服装店,因为在上午,白马市的洗脚屋都不开,那里的哥们、姐们也是需要缓缓气儿。

她懒洋洋地起床,懒洋洋地洗脸,然后懒洋洋地化妆。每天早晨,她不吃早饭,为了俏,饿得跳。身材与吃早餐必须有所取舍,她便舍掉早餐。一切利索之后,她挎起坤包,准备出门,这时手机响起“么么哒”,她拿起手机一看,是田局长打来的,只有田局长等少数几个人可以享有么么哒的待遇,你以为老娘是谁,老娘是有身份滴,能和别人随便亲嘴吗,那不掉价?

“局长好,啥事哦?”她问道。

“芳芳,中午肯赏光吗?”

“看局长说的?在哪里?”

“新地方,我去过一次,有特色。叫什么来着?噢——独一处,农家口味,田园风光。尝尝去?有个老板请客,我帮了点小忙……唉,推不掉。哎,对了,独一处在外环路往东,农机局斜对面300多米的地方,到了那儿你看指示牌,往进拐。十一点半来,别担心,早点吃,不影响你下午工作。”

“好吧。”周芳芳答道:“中午省得我开灶了。”

说起来,周芳芳是空巢家族,丈夫在乌鲁木齐搞房地产,发了点猛财,常年在外,长年累月也不回次家。儿子在英国留学,家里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周芳芳在步行一条街逛了几家服装店,终于在一家店花费2300多元挑选了一件领子镶边的咖啡色连衣裙。在试衣镜前,服装店老板笑眯眯地恭维道:“挺合身的,这件裙子好像就是专门为你量身定做的,你看,多漂亮,这气质,啧啧。”

周芳芳一声不吭,静静地享受着老板的夸奖,同时,在旁边几个看选衣服的姑娘媳妇瞅向这里的眼神中读到了羡慕嫉妒恨。她不由地有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身材高挑,气质高雅,亭亭玉立,在服装店里柔和的灯光下,她的愈发显得肤色愈发显得白皙。她满意地点点头,轻声说“就这件吧。”

出了服装店,她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见时间差不多了,就开车往“独一处”赶去。

“独一处”酒庄位于市郊东北角。一名穿着宋代服饰,胸前白色圆底上印有一个“捕”字的中年男人站在停车位的一边。在此人的手势下,她把小车停放好,眼睛不由地欣赏了一番酒庄的打扮。置身于这里,似乎穿越时空来到了几百年前的宋朝。酒庄门前不远处,一根旗杆上飘着一面杏黄色的旗子,上书一个斗大的瘦金体“酒”字。酒庄四周墙上,分别镌刻着一些刀叉剑戟等冷兵器的图案。大厅内,店小二们穿着宋朝服饰往来穿梭,井然有序地忙着各自的工作。见周芳芳款款而来,门前的两个店小二微微点头,热情洋溢地齐声说道:“欢迎客官光临。”走进酒庄后,只见这里挂着几串红辣椒,那儿垂着几穗老玉米。包间门前分别写着:情人谷、恶人谷、聚义堂、幽会处、论剑阁……还有闭关室,不过不是包间,而是厕所,分着男大侠室、女大侠室。武松打虎、智取生辰纲、林冲枪挑酒葫芦、三打祝家庄等画作点缀于墙壁上,栩栩如生。周芳芳找到“密谋室”包间后,心中稍有不悦,吃个饭还用得着阴谋诡计?敲门进入,田局长和一个不认识的中年男士急忙起身欢迎。
  TOP
草帽的思想3  粉领一族   发表于:2016-10-02 08:3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62    精华:4   注册时间:2012-5-13    发短消息        

4楼

田局长平摆着手心指向那位中年男子对她介绍道:“这位是雄鸡煤业公司董事长郑老板——这位是我的朋友周芳芳女士。”

田局长介绍完毕,郑老板紧走几小步,来到她面前,亲切地地说:“不是什么董事长,我是田局长的部下。久闻周女士大名,今日相见,荣幸荣幸。”

周芳芳伸出玉手和郑老板轻轻握了一下,说:“认识郑老板很高兴。”

田局长看了看周芳芳的脸色,说:“想不到来这里吃饭的还挺多,别的包间都预定完了,所以,咱们只好在‘密谋室’里光明正大地用餐了。哈哈哈。”

郑老板接上话茬:那次,我到东北吉林出差,你们猜,在哪里吃的饭?嘿嘿——‘养猪场’。那个包间就叫‘养猪场’,我饶有兴趣地看了看,其它包间什么‘独眼龙’、‘酸秀才’、‘三寡妇’、‘二不楞’等等,人家那个饭店就是剑走偏锋,别出心裁。别说,吃饭的还挺多。”

周芳芳被他两人逗乐了,开心地笑着。

“请入座吧。今天就咱们三人,安静一点。请芳芳点菜。”说着就把菜谱递过来。

“我就不用了。”周芳芳笑着说:“你们点吧,我悉听尊便。”

郑老板摆摆手:“那就麻烦田局长了。”

……菜一盘一盘地摆放在电子转桌上,三人客气礼让一番,最后还是坐在中间位置的田局长首先动了筷子,为开吃剪彩。

田局长、郑老板喝的是茅台酒,周芳芳是红酒。郑老板对她说:“芳芳是否也喝点白的?”

“不用了,我开着车,谢谢。”

田局长殷勤颔首。

“哐——”包间外突然传来一声铜锣声,周芳芳禁不住打了一个冷战。有人喊了一嗓子:“大菜来了——”包间门被打开了,他们看见两个店小二用一根木杠抬着一个大方木盘,上面放着一个直径一米的大磁盘,木杠后面挂着一面铜锣。在这个酒庄有条规矩:如果哪个客人点了价格在200元以上的菜单,就有这一声铜锣的待遇。两个店小二小心翼翼地把大磁盘抬放于饭桌中央,轻轻说:“黄河大鲤鱼一枚,请慢慢享用。”然后依次退下。

酒至三巡,菜过五味。郑老板举起酒杯向周芳芳敬酒,扭头向田局长请示:“田局长,我有个小小的请求,能否打问一下周女士的手机号?”

田局长放下筷子:“哎——这——你得请示人家周女士。”

周芳芳略为想了想,把自己的手机号说出来,然后两人碰杯。

郑老板接着又说:“周女士,你是田局长的朋友,我也是田局长的朋友,哪——咱们都是朋友,以后周女士有什么需要我办的,鄙人一定效犬马之劳!”

周芳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敢不敢。”

“能否再问一下周女士支付宝的账户?”

周芳芳愣了一下,但她瞧见郑老板的眼神很真诚。她扭头又看了看田局长,似乎在等待什么。

“这——”田局长欲言又止。

郑老板赶忙说:“今天呀,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七七。我想,我想赠周女士三朵玫瑰。”他鼓足勇气说出了这句话。“周女士不会感到唐突吧?”

田局长笑着说:“想不到我们的董事长还很有诗人的浪漫色彩。芳芳,你就告诉董事长吧。”

饭局结束,周芳芳驾车而去。

酒庄门外,望着远去的白色宝马,田局长与郑老板会心地相视而笑。

“ 边七万”

走在半路上,手机“叮咚”了几声,这是微信发过来的声音。周芳芳有个好的习惯,开车时专心致志,一般不看、不接手机。现在是下午两点,稳稳地开车到大发麻将馆也就20多分钟。麻将馆下午两点半准时开门,不会耽误的。她一按音乐按键,音箱里飘出网络歌曲《手痒你就到麻将馆》:

城乡人们十亿赌

剩下的多是二百五

打牌交际门路广

麻将馆遍地像蘑菇

每人手中十三张牌

牛逼得都以为自己是老虎

宝贵时光莫空度

手痒你就到麻将馆

哎——看看腰包鼓不鼓

杠上开花门清自摸有财路。

城乡人们十亿赌

剩下的都是二百五

聚在一起乐哈哈

多个朋友哎多条路

东南西北中发白

条饼万加扔楜楜

宝贵时光莫空度

你打我碰修长城

各自为阵多防护

手痒你就来麻将馆

哎—看看手气顺不顺

缺坎边吊海底捞月龙戏珠
  TOP
草帽的思想3  粉领一族   发表于:2016-10-02 08:4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162    精华:4   注册时间:2012-5-13    发短消息        

5楼

麻将,据说是姜子牙神仙发明的一种娱乐器具。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人前赴后继,废寝忘食地对之进行研究探讨,有的人还将心得体会变为书籍供后人参考,但冥冥之中,在麻将这个世界里,一些令人难以捉摸的玄虚愈发使其魅力四射,像块吸铁石把许许多多的善男信女吸引得神魂颠倒,置身其中不知东南西北,却只知“东南西北中发白”,如今的周芳芳就是其中一位。

停下车后,周芳芳从包里掏出手机,看见刚才新加的微信好友“黑老粗”发来了三朵直挺挺、红艳艳的玫瑰图案。她想:一个文质彬彬的郑老板怎么网名叫“黑老粗”呢?她觉得好笑。再看,手机支付宝里居然有一万五千元的进账。这让她疑惑不解,颇为吃惊。于是,它拨通了田局长的手机。

电话打通后,田局长乐呵呵地说了那么几句,一副轻描淡写的口气:“芳芳啊,人家郑老板在饭桌上说着就是送你三朵玫瑰,怎么,你以为他一个大老板就和咱们普通人一样,就是上下嘴皮子一合一碰,给你手机微信上发三个图案?尿他呢?一万五千元,对于咱们来说,数额不小,但对人家来说,也就是一桌饭钱。这郑老板,他的煤矿,这么说吧,一天从坑口就能拉出一座楼房,那钱海了。再说,前一段,我给狗儿的办了件大事,省就给他省了五六百万,他在那个破饭店请咱们一顿就没事啦?一万五千元,哼,小事一桩。你就放放心心拿起吧,打麻将零花钱。……好了好了,就这吧,我还有点事,一会儿开个会。”还未等周芳芳回话,田局长就断了电话。

周芳芳是大发麻将馆的一枝花。何老板清楚,开麻将馆靠的是人气,不说别的,光金银街就有20多家麻将馆,哪个老板不想办好,可事情往往不遂人意,有的人少,有的人多,多的就是财富吗,牌友是麻将馆的上帝。周芳芳这样的牌友,男人们见了喜欢,打不打牌都愿意往人家身边凑。抓住一个周芳芳,就等于抓住十几个男牌友,如果麻将馆有五六朵这样的花儿招蜂引蝶,生意还发愁?何老板嘴上虽然没说,但心里每天都惦记周芳芳这样的人能否按时到来。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