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长篇连载】萍踪传书(不断更新中。。。)

李科敏  蓝领一族   发表于:2017-03-05 19:1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12    精华:5   注册时间:2010-8-24    发短消息        

46楼

萍踪传书(作者:李敏)(原创)

我们来到了一个奥地利酒吧,纸醉金迷的,说实在的,我真不喜欢这里的气氛。坐下来瑞耐来了一杯威士忌加冰块,我谢绝酒精类饮料,来了大杯的可乐。果然不出所料,瑞耐和自己的相好分手了,那位西班牙裔姑娘和他整整拍拖了一年,这是他第二次失败的恋爱(第一次给瑞耐留下了一个可爱的儿子)。幸福是那样的虚罔,最后他哭了,瑞耐是个很忠厚的小伙子。我和他年龄相仿,操着一样的职业,有着人类相同的感情和喜怒哀乐,但是我们彼此又是那样的不同。

我坐在瑞耐边上,一面善解人意地听着对方的倾诉,一面思想开小差想着自己的心事。外面下起凉飕飕的雨夹雪,喧闹的酒吧里显得格外暖和,往事就像千部不同类型的电影回放,任你挑选。人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往往可笑的是你正在追求之中,你却始终没弄明白自己在追求什么。那天我陪瑞耐坐到深夜,最后还是由我驾车将烂醉的他送回家去。

每天酒店餐厅夜市结束以后,我就要在厨房准备各种奶酪,火腿和香肠,忙着张罗旅店住客第二天的自助早餐,偶尔也会闯入馋嘴的飞虫,第一冲动就是想去驱赶,霎时间同病相怜之感油然而生,自己何尝不是一只苍蝇,飞到人家的国土上,赖在他人的屋檐下以求生机,暂避外面严冬的凛冽。

糟了那么多罪咱都扛过来了,对于当年插队的知青而言,肉体上的艰辛已经无法击倒我,但是有时候对生活的极端厌倦,郁结于胸,生困愁城,会使自己几乎难以支撑。某天塞登古罗伯对我说:“你看上去非常疲倦,”老外又如何能够理解我们中国人,虽然真想倒下去便是,但是一定得挺过去。人必然终结于死亡,既然连死都“不能够害怕”的(死亡是每个人不可避免的归宿),那么难道还会害怕活着吗?

圣诞节前后是欧洲的冬季旅游旺季,酒店的住房率几乎百分之一百。客人一批接着一批,作为旅店的餐厅,除了要管住店客人的饭以外,还要额外接待旅行社的团队客人,每天厨房忙得不可开焦。人们不但自己显得神经质,同时要你也是抽风般地工作,一种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某天中午,一个中年摩登妇人出现在厨房,对我说:“Mr.Li,有什么可以让我帮忙的吗?”

正窝着火的我说道:“如果您能够马上走出厨房,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忙!”她一听乐了,围着我团团转不肯离开,我想这可能是个旅行社带团导游,或者是闲的没事干的住店常客,于是吩咐她取出洗碗机内洗净的刀叉,待在一边负责用餐巾把它们擦亮,并且教她如何擦拭才能不留下水迹和指纹。

第二天她又在同样的时间出现,一边帮我干活,一边对我笑道,“Mr.Li,什么时候可以让我尝尝你的中餐手艺?”这时候经理塞登古罗伯和大厨瑞耐赶来,前者大气不喘,毕恭毕敬,后者对我附耳说道,“李,你怎么看不出个眉眼高低,这是我们酒店老板。”我这才知道眼前的贵妇人正是公司老总彼琪芙姗莉科女士,说道:“在下眼拙,多多得罪,莫怪,”女主人回答道:“没事,不知者不罪。”

对于我的风风火火吆五喝六,女老板非但不在意,而且对我另眼看待。她告诉我,自己岂止是中意,而是非常非常喜爱中餐。彼琪芙姗莉科说已经看过我的履历,不会老是让我干目前的活,现在仅仅是一种过渡。她表示将会替我找一套舒适的房间,以此能够在萨尔斯堡安居乐业,大有让我帮她干一辈子的意思。

当晚忙好夜市以后,经理塞登古罗伯到厨房叫我,说:“老板请你去说话,五分钟即可。”结果到了半夜才回到家休息。原来彼琪芙姗莉科和她的朋友,萨尔斯堡西方文学系的一位女教授,在酒店的餐厅饮酒作乐,要我们做陪客。一天劳累下来,还要应付场面,十分无奈。女主人向客人介绍,说我是列支敦士顿郡主推荐而来,烧了一手绝好的中国菜肴。就像手上晶莹剔透的钻戒,她把麾下的厨子当成了向人们炫耀的对象。

彼琪芙姗莉科让我当即下厨,做了甜酸古老肉和蘑菇炒肉片。因为没有菱粉,只能用面粉勾芡,勉为其难,以中国人的标准实在上不了台面,不料两位洋女人吃了却拍案叫绝。事后我强调厨房一定要配备相关厨具和中国烹饪调料,才能不辱使命。被勾出了馋虫的女老板立即要我列下采购清单,吩咐餐饮部经理从速置办。塞登古罗伯虽然对中餐毫无兴趣,却也不敢抗旨不遵,满脸堆笑唯唯诺诺,不时地给宾主斟酒,小心伺候。虽说塞登古罗伯既无德又无能,不过他有一手溜须拍马的绝活。

听说我是在萨尔斯堡大学学习,布伦雪儿教授和我聊了学校的事情,告诉我如果有事可以随时找她。喝得半醉的老板问我是否成婚,我说是的,结果就像看到了一个外星人,在场的人都无法掩饰地露出惊诧。彼琪芙姗莉科告诉我,除了我以外,酒桌上的所有人统统未婚,当然也包括她本人,其实感到吃惊的应该是我才对。布伦雪儿教授对我解释道,在西欧只有一半的人结婚,而且其中将近百分之六十的人,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婚。言下之意,单身贵族是正常的社会现象,而结婚的倒是成了另类。

每天回到家,身体虽然像散了架似的,枯坐一会儿,第一个习惯动作还是打开抽屉取出日记本。现在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当年鲁滨孙写日记几乎从不间断的缘故。这实际上是在极端孤独的状态下,一个人的自言自语。科恩的“自我论”认为,如果人们处于困境,那么日记写得频繁。当一个异乡人,尤其像我这样生活在大小环境都是外国的,和孤岛中的鲁滨孙并无二致。

在一个完全陌生的文化圈子中,人们仿佛过着铁窗的生活,往往会有窒息的感觉。在插队的年月,往往多少日子不照一回镜子,现在是多少天不讲一句中国话。“明月皎皎照我床,星汉西流夜未央”,每晚睡觉之际,为了第二天准时起床,仔细拨了闹钟,它已经随我行走了十多个国家,这个小闹钟还是当年舅父送我的结婚礼物,看见它就会立即想起自己的妻儿,此时大有“牵牛织女遥相望,尔独何辜限河梁”的感慨。

分手以后还是第一次和大成通了电话,看来他的情况也是不尽人意。我们共患难将近一年,离别多时十分想念。在电话这一头的我,自然也是满腹牢骚。我告诉大成,在萨尔斯堡寄人篱下,周围都是老外,初来咋到的尚有新鲜感,久而久之也就剩下了无穷的乏味。这里见不到一个同胞,一亩三分的自留地再不侍弄就得撂荒,长此以往恐怕失去说中文的功能。憋得快要发疯,真想一走了之。最后大成与我以古言“没有沉潜就不能飞扬”共勉。

《萍踪传书》已经在中国大陆出版并在上海书城上架,同时被上海市图书馆等国家和公共图书馆收藏。

  TOP
李科敏  蓝领一族   发表于:2017-03-15 18:1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12    精华:5   注册时间:2010-8-24    发短消息        

47楼

萍踪传书(作者:李敏)(原创)



我们目前的状况,一动不如一静,即使到了美国又如何?反正锅底一般黑,东山西山的老虎一个样。回想出国以来一路的艰辛,日月可鉴,不就是为了找到归宿的那一天。八十八拜都拜了,就不差这一哆嗦了;响鼓也得重锤,权当是上帝的考验。出门你就得敞亮了,在这个节骨眼上,谁都不能趴下,如果就此沉沦了,那才叫崴了泥哪。于是我们统一了思想,不因寂寞而乱了方寸,静守处一则为了洞达世事,二则为了韬光养晦。虽然有着说不尽的难言之苦,对于留守上海的家属,我们约定口径一致,报喜绝不报忧。

施华洛世奇 (SWAROVSKI) 是世界上最大的水晶制造厂家,为时尚工业以及军工业提供大量上乘的水晶石,同时也是以璀璨夺目的水晶产品闻名全球的奢侈品牌。1895年创始人丹尼尔•施华洛世奇,在奥地利小镇瓦腾斯成立了施华洛世奇公司,到目前为止,这家公司仍保持着神秘的家族经营方式。

创始人丹尼尔•施华洛世奇来自捷克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寨,当年为了保护自己发明的知识产权,来到邻国奥地利发展。地处阿尔卑斯山腹地的瓦腾斯小镇,丰富的莱茵河水资源可为水晶切割提供动力。一百多年来,这里的水土造就了施华洛世奇这个世界名牌。

有一天,彼琪芙姗莉科陪同一个老头出现在四季酒店。此人正是公司董事长施华洛世奇,虽说是奥国首富,但是行事低调,和蔼可亲。当他和我握手的时候,笑道:“这次我在酒店住上几天,可要尝尝你精湛的中餐厨艺。本公司的万名职工之中,你可是唯一的中国人。”看来彼琪芙姗莉科事先已经对他吹嘘过,于是我立即被抽调出来,专门为两位洋老板掌勺开小灶。

在每天的食谱中,我给他们翻着花样,不一而足。老总彼琪芙姗莉科对糖醋类情有独钟,董事长施华洛世奇有吃煎炒类的嗜好。我拿出曾经学过的绝招:其中有百花齐放(用红白萝卜雕成花朵),鸳鸯戏水(用打成泡沫状的蛋清,做成白色的小鸭子,分别用黑芝麻,红萝卜丝和青椒丝,饰作眼睛,嘴巴和羽毛。然后用蒸汽定形,制作好即漂浮在客人的汤盘之中,十分可爱以吸引眼球)诸如此类的雕虫小技,却让洋东家大开眼界,赞不绝口。

彼琪芙姗莉科把我召唤到办公室,给了我一千元的tips(这是我有生以来见到的最大数额的小费),笑道:“这是董事长给你的。我已经通知财务总监,从下个月起给你增加薪水。”面对领导们的颁赏,总得聊表菲薄才是,我表示愿为企业尽绵薄之力。当她知道了我平时还得清洁员工厕所,立即雷霆大怒,塞登古罗伯被训斥得像霜打的茄子。即日起我从杂役中解放了出来,从此专司厨师之职。

在彼琪芙姗莉科看来,我是列支敦士顿公主的客座大厨,先声夺人。资产阶级的大老板虽然腰缠万贯,和勋爵公主的老牌贵族相比,无论是等级还是心理上,还是低了一截,我也就因此成了受益者。知道本身有几斤几两的我,总觉得自己有欺名盗誉之嫌,心中有愧。董事长施华洛世奇临行时,由彼琪芙姗莉科陪同到厨房道别,并对我说:“听说你正在大学深造,勤工俭学确实不易,希望你能够长期留在公司工作。”他还说,一旦宾馆管理层出现空缺,将择贤者立之,届时将优先考虑我这个人选。

我烧的中国菜,彼琪芙姗莉科已经吃上了瘾,几乎每天晚上我都要给女主人炒菜,日逐荐鲜,多方献异,俨然成了她的私人厨师。不禁想起当初在挪威,要不断地为于老板擦车,如今看来给老板干私活就是我的命。朝朝佳肴,夜夜元宵,有时候厨房里实在没有合适的备料,绞尽脑汁,我只能硬着头皮卷起袖子胡乱做一通。好在这位贵妇人倒是不挑食,吃的津津有味。万法归一,法道自然,后来我干脆做些中国的家常菜,彼琪芙姗莉科吃了赞不绝口。因为担心我打疲劳战,第二天没有精神头上班,大厨瑞耐颇有微词,塞登古罗伯更是责备我不该周末给女老板做菜,居然说这不能作为加班。

义薄云天的我当即予以反击:“在酒店里我有着不止一位的上司,本人才不愿意在星期天工作,你看着办!”说完将考勤卡扔在办公桌上走出门外,经理追出来陪笑道:“既然大老板说OK,自然一切OK了。”说完把签了字的考勤卡拱手送还,请我千万不要撂挑子。事后女主人彼琪芙姗莉科让我放心,如果再有任何人无端刁难,她会立即将他开除出职工队伍。看到老板对我的眷顾之意与众不同,从此经理噤若寒蝉,真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在四季酒店的日子里,受命于人,身不由己,常以古言“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而其志甚远也”自勉,我渐渐地也能做到宠辱不惊。

彼琪芙姗莉科女士也是奥国顶级富豪之一,她在施华洛世奇公司是很有权重的股东,而且具有南美洲某小国驻萨尔斯堡领事头衔。据说富人只要舍得花大钱,就可以买到这样的荣誉提高身价,从此可以外交家身份出入国际组织和上流社会的沙龙,用上海话说,就是一般升斗百姓无法想象的“高级白相”。平时泡在衍生产业的星级酒店里,纯粹是好玩和社交的需要。彼琪芙姗莉科有一架私人飞机,欧洲很多名人都是她的朋友。

彼琪芙姗莉科女士生活奢华,连穿的鞋子都镶有名贵的钻石,出入有趋奉陪笑的年轻帅哥陪着。她年龄已经不轻了,看得出年轻时非常美貌风流,风花雪月,朝歌暮乐。少女时代从捷克来到西方打拼,想必也是两袖清风。与施华洛世奇家族的结盟,和不寻常的关系使她到达了顶峰。我猜想她的一生经历,足以写一本类似“人间喜剧”的长篇小说。但是如今的她开始见老了,脸上的皱纹显示着一生的坎坷和沧桑,光阴如隙驹,自然法则毕竟无法抗拒。到目前为止,彼琪芙姗莉科还是孤身一人,没有子女,只有一条像福尔摩斯小说中可怕的猎犬作伴。






《萍踪传书》已经在中国大陆出版并在上海书城上架,同时被上海市图书馆等国家和公共图书馆收藏。




  TOP
李科敏  蓝领一族   发表于:2017-08-05 17:0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12    精华:5   注册时间:2010-8-24    发短消息        

48楼

萍踪传书(作者:李敏)(原创)





作为跨国企业M公司的门脸很大,总部大楼是一座气派十足的摩天大厦,接待大厅有西欧少见的保安挡驾。来宾被领到豪华的会议厅,公司董事和高层人员已经等候了多时,寒暄过后东道主和我们列席椭圆形会议桌的两边,开始了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之间的游戏:一个M公司兼并业内知名企业的项目,充当并购的策划顾问以及通过融资手段,协助其毕其功于一役,就是我们要担当的角色和需要完成的任务。

由我方负责运作的资金筹措,来自于包括富有的个人,信托基金,养老基金等第三方,以及短期公司债券通过市场的公募,这是本公司最赚钱的拿手业务之一,作为企业融资和交易部门经理的西奥先生,无疑是这方面经验丰富的老法师。

大概是因为荷兰企业文化的缘故,东道主闭门开起会来没完没了,人们不厌其烦地斟酌所有细节,交头接耳,相互讨论,决定取舍之前考虑再三,如履薄冰,不禁想起中国过去年代的大小会议之多,拖沓冗长,令人叫苦不迭,如今想起来实际上这是一种“民主集中”的精神体现,现于资本主义西欧大行其道,也就似曾相识了。在对方的团队之中,人们几乎分辨不出谁是主帅,这里没有一言九鼎的人物,每个人充分发挥自由思想和提出问题,恰恰是这种没有强权的集体智慧,形成了荷兰人特有的团队精神,使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西欧企业有不少出色的职业经理人,他们之所以优秀,是知道如何将员工的能力和才智聚合一起,兼听慎取,避免轻率抉择。与其相比,中国的经济活动往往更加依赖企业家的个人能力和魅力。荷兰人认为群策群力广开言路是一等要务,如果每个人都思考了问题并提出对策,其中总会提出不少真知灼见,再加以集中从而形成优化了的决策,往往比少数几个人拍脑袋想出来的要高明许多。

距我们下榻酒店不到百米之处有家广帮饭店,中午在公司胡乱将就那些西式工作午餐,下班以后便迫不及待赶到这里。晚餐用膳能够品尝家乡菜肴,无疑是异国的一大享受。梁老板是六十年代离开香港,山高路远,饱经风霜,辗转来到欧洲,最终寻得立足之地。他乡遇故知,每次我来到饭店用餐,梁老板都亲自送茶端菜,末了特意奉送甜点水果,甭说有多亲热。

梁老板告诉我,时事唯艰,商道多舛,和过去生意火红的年代不同,现在饭店的营生要难做许多。荷兰的中餐馆超过两千家,千人以上的镇都有它的身影,其数量和国土数十倍于荷兰的法德之中国饭店持平,由此可见其惊人的饱和度。和这里大多数早年来到西欧的华侨相同,梁老板已完成了资本原始积累,成了侨居国富裕公民的一份子。

梁老板看上去还是那样的老土,那样的本色和朴实。俗话说,包子有肉不在褶上, 可惜世间懂这个理的人不多。二十一世纪的新华侨和留学生,其中不少自以为有仨瓜俩枣的,而且什么都不会干,什么也不愿意干的,如果将这两类侨民放在一起对比,令人唏嘘不已,后者成功概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荷兰的华人历史将近百年,十八世纪初这里的海员大**,当局急中生智招聘了一大批中国水手应急。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国劳工开始大规模登陆,在荷兰的工厂农场打工艰难谋生,那个年代港口城市鹿特丹就有了唐人街的雏形。1929年全球经济危机时期,荷兰的经济一蹶不振,裁员大潮之中中国劳工首当其冲,海外华侨有家难回,只能自食其力操起卖花生糖的营生。

衣衫褴褛的华人在胸前挂个装花生糖的大兜,走街串巷到处叫卖,以至于当地人给华侨起了个雅号“花生人”,即便现在听到梁先生的叙述,都会感到一阵阵的辛酸。作为多灾多难中国民族的一部分,华侨付出血泪的代价,以过人的勤奋和勇气,在万水千山以外的蛮夷之地生根开花,每当想到这里,心中此情难寄的惆怅油然而生。

和欧美的大多数华侨一样,荷兰华人和餐饮业休戚与共。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中餐馆开始兴起,然后由沿海城市向荷兰全境迅速蔓延,五十年代达到高峰。百分之九十的荷兰华侨以中国饭店这个古老行业为生计,直至目前中餐馆还是华侨必须要守住的主阵地。虽然近年开始向贸易,花卉,旅游和房地产等领域伸出触角,毕竟时间太短火候未到。荷兰的中餐馆店主多为广东籍和温州籍,梁先生顺理成章成为当地德高望重的侨领,直至今日我们还有来往。

马拉松会议连续了一个工作周,最后双方达成了共识,拟定了文件并签字生效。功夫不负有心人,总算可以松了口气。接下来便是技术上的具体事务,紧锣密鼓有条不紊。除了几位同事继续留在荷兰协调东道主的并购工作以外,西奥率我们由M公司的有关负责人陪同,前往卢森堡与专门承办公司债券的相关机构接洽。国际金融界人士都知道,卢森堡资本市场经营欧洲债券的规模为全球之最。

从阿姆斯特丹赴卢森堡市还得经过比利时,回到布鲁塞尔已是星期六,有妻小均留在家中度周末。我和史密斯无牵无挂,西奥也就让我们充当前锋,带上M公司的代表,马不停蹄驾车先行前往卢森堡。西奥率其余人马随后赶到,约定周一与我们会合于目的地。

这是一辆黑色的豪华奔驰轿车,流畅的曲线冲淡了咄咄逼人的霸气,而又不失王者风范。开车的是M公司财务部的卢卡斯,小伙子一脸的斑雀,逢人便笑,口吐莲花,说话既有文采又有礼节,显示大公司文化熏陶出来的职业修养。曼弗雷德是M公司总裁的高级助理,说来也巧,虽然年龄大了不少,他是史密斯在伦敦商学院高年级的学友,本来就相互认识。

和史密斯一样,曼弗雷德出身名门,父亲是荷兰皇家陆军将领,负责皇都阿姆斯特丹的卫戍,按照中国旧王朝的说法就是出入宫禁的九门提督。不过无论是曼弗雷德,还是史密斯,虽说父辈峨冠博带出入庙堂,这两个欧洲衙内显得温文尔雅,绝无出身高门而自矜自傲,没有丝毫的暴戾乖张之气。





《萍踪传书》已经在中国大陆出版并在上海书城上架,并且被上海市图书馆等国家和公共图书馆收藏。



  TOP
蝶舞寒秋  版主   发表于:2017-08-12 09:1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078    精华:351   注册时间:2007-5-12    发短消息        

49楼

  TOP
李科敏  蓝领一族   发表于:2017-08-13 15:1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12    精华:5   注册时间:2010-8-24    发短消息        

50楼

萍踪传书(作者:李敏)(原创)





一开始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一则可以有宽阔的视野,二则和卢卡斯轻松地聊天。史密斯和曼弗雷德在后座絮叨同学之谊。曼弗雷德有一段时间曾经在M公司的大中华区总部工作,趁停车加油之际,我和史密斯调换了座位,坐到后排与曼弗雷德交谈。曼弗雷德会讲些中文,甚至于粤语,这是因为他在香港居住过的原因。实际上一个工作周的相处,我们彼此已经相当熟悉,曼弗雷德欣赏东方文化,对中国人有一种特殊的好感。

轿车在平滑的公路上飞奔,左侧窗外是一片青色的湖水,波光粼粼,白帆点点,湖边泊满了私人游艇,甚是壮观。曼弗雷德一边让请我纠正他的中文发音,一边兴致勃勃地回答问题以满足我的好奇心。曼弗雷德说,跨国公司的特点归纳起来无非是,一则将母国的文化价值体系,通过经济活动传播到世界,二则具有可以复制的商业模式,如沃尔玛和麦当劳,三则具有使企业立于不败之地的核心竞争力,如世界级品牌,按照这样的标准,港台地区虽有一些举足轻重的大企业,不过能够称得上跨国公司的几乎没有。

他接着说,一个企业可以做地产,贸易,加工制造,一段时期中可能聚集资产迅速做大,若要踏上可持续发展的轨道,就没有那么简单。上述的价值体系,商业模式和核心竞争力都涉及的一个文化问题,归根到底是企业乃至一个民族的软实力问题。作为垄断资本主义高度发展的产物,跨国公司西方国家的比例占到百分之九十,可见其对全球化背景下世界经济的影响之大之广。二十世纪三十年巴西阿根廷等国,和美国是处于同一起跑线上,而现在能够相提并论吗?这就是所谓的拉美模型,又称为中等收入陷阱,掉到下面再也上不来了。

曼弗雷德告诉我们,台湾有的企业规模很大,生产能力也强,产品具有价格优势,但是鲜有高端品牌,高附加值产品更是不多见,长此以往被后起之秀所取代,也就势在必然,因为劳动力更便宜之地有的是。另外,现代化企业不以规模取胜,西欧不少中小企业的员工才数百人,但是其产值和利润却超过远东上万人的庞大企业,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如意大利一些顶级品牌的制鞋制包企业,其利润是第三世界相关企业无法比拟。说到这里他笑道,“李,你原先在意大利干过,那边的情况可是再熟悉不过了。”我点点头承认此言不差。

当问到他对中国企业的看法时,曼弗雷德抚摸着前座全桃木乳白色真皮靠背,说:“中国的企业大多集中在制造业,劳动力和原材料以及能源是该行业三要素,根据刘易斯拐点的理论,人口红利终究会渐渐消失,而且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国家早已虎视眈眈,比如同属亚洲地区的越南和印度,至于能源和原材料更是不可再生,总有消耗殆尽的一天,如果透支了宝贵的有限资源,子孙后代如何是好?”对于我们的国家,没想到一个外国人能够说出这些道道来,作为中国人我羞愧难言。

行驶过程中除了风阻声音以外,密封性很好的汽车显得很安静。曼弗雷德接着说:“荷兰是个没有资源的国家,无奈之中自己走出一条路来。我相信中国最终也能找到自己的位置。中国以很高的代价生产了全球三分之一的商品,却只有百分之五的收益。中国人有句名言,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想,现在中国企业应该开始争取控制整个产业链,也就是中国要素不仅仅定位在世界加工厂,同时要配置到技术专利,向海外开发市场进入销售环节。”

卢卡斯把车子开得四平八稳,大家可以从容欣赏窗外宜人的风光。西欧的夏日田园长满了薰衣草,有天蓝,深紫,粉红和洁白等色,优美典雅,颖长秀丽,远处一对情侣骑着大功率摩托车在葡萄园中行进,好像经典好莱坞影片中的意境和场景,唤起人们对未来美好向往的憧憬。

夜幕降临时分,我们进入卢森堡的境内。依托漆黑的背景,奔驰车强大的车灯威力无比,把前程照得一片明亮。车厢里面桃木条状遮檐下的内饰灯散发着梦幻般的光线,有一种温馨浪漫的情调。在路边的一家饭店用了自助餐,我们重新上路。到达首都卢森堡市下榻的宾馆之际,当空一轮明月,我看了一下手表,已是晚上九点。

卢比荷三国缔结有经济和关税同盟,世人称之为“三剑客”。卢森堡是欧洲大陆硕果仅存的大公国,虽然大公的头衔起源于旧时诸侯的封号,其地位处于国王和公爵亲王之间,实际上是和国王甚至皇帝平起平坐的君主。和卢森堡相似的还有欧洲的摩纳哥,安道尔,列支敦士登和大洋洲的萨摩亚,不过它们的国号为公国,少了个“大”字,因为是和卢森堡大公国相比,这些袖珍国家显得更小的缘故。

关于卢森堡大公亨利的生平轶事,我住在萨尔斯堡期间,曾经从公主殿下那儿听到一些。亨利大公的舅舅是比利时国王,历史上卢森堡和英国,瑞典,丹麦,挪威,荷兰,西班牙的王族有血缘或姻亲关系,欧洲皇家大多沾亲带故,当然卢森堡和列支敦士顿的两国王室也是亲戚。卢森堡的王后出身平民,是亨利大公在大学相识的古巴裔瑞士籍的姑娘,这对堪称欧洲王室模范的夫妇伉俪情深,生育了五个子女。当今世界不少地方讲究门当户对,欧洲王族却早已淡泊门第,对比之下令人感叹。

欧洲最年轻有为的立宪君王亨利大公,年青时代分别在英国皇家军事学院,瑞士日内瓦大学和美国哈佛大学,完成了良好的高等教育,他精通多国语言,酷爱文学,音乐和体育,是个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典范。亨利大公是位经济学家,卢森堡的经济在他的宏观调控之下,显得欣欣向荣。亨利热衷于生态领域,致力于绿色环境保护,这个号称“欧洲美丽露台”的小国,绿水青山,没有丝毫污染,无疑和这位大公不懈的努力有关。现在来到这里,可以亲眼目睹这位大公治下的卢森堡,心中充满好奇。




《萍踪传书》已经在中国大陆出版并在上海书城上架,并且被上海市图书馆等国家和公共图书馆收藏。

订阅微信公众号“李敏的萍踪传书”,可以看到《萍踪传书》以及续集的即时推送。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