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小说连载】《以美为生》夏秋冬春四部曲(修订版)(不断更新中。。。)

头像
望京闲人2011  白领一族   发表于:2016-07-17 23:2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510    精华:6   注册时间:2014-10-15    发短消息        

26楼

    四


    就在萧贤去M集团采访的路上,季燕子也正在一家报社的一间办公室里犯愁,不知道该怎么理解眼前这件事,她现在真后悔没早跟萧贤说清楚,乔妍乃自己的亲表妹,否则,甭管成与不成的,量他没胆子打她屁股。这下可好,媒没做成,脸先给他丢尽。想想自己处境,实在觉得很冤,怎么会遇到这种事呢?说起来,她当年和萧贤一起工作时,也曾对这个男人心存好感,几番试探下来,发现对方完全无意于自己,最后死了心,和一家报社的主编结了婚,婚后自己也跳槽了过去。如今,她依然怀念从前的日子,多少还惦记着那个不爱她的人,而以她作为女人的那点小心眼,总也想看看他到底会找个什么样的女人,一来二去的帮他介绍起了对象,慢慢的像是上了瘾,终于有一天,她想到了自己那位不同凡响的表妹,觉得再合适没有。于是,打电话给她。

    “我觉得他挺适合你的,”电话里她跟乔妍说:“一个才华横溢的人。家庭倒是一般般,可人自己挺努力,去年刚在望京买了一套大房子,我和你姐夫还过去瞧来着呐,没想到,他一个大男人,居然把家里搞得那么漂亮,弄的你姐夫明里暗里的挤兑我。我看他行,至少配得上你。你也真该抓紧一点啦,不然,成老姑娘啦。”

    “你说他很喜欢收拾房间是吗?”

    “是呵,单凭这一点,我就觉得难得,没想到他还有这种爱好,一个高高大大的男人,不可貌相啊。”

    “可以考虑。”乔妍说:“要是一个男人喜欢干些家务,至少说明他温柔可亲,年龄刚好,身高和我也般配,就是学历稍低。不过,也不算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就这么着,约约看。”

    一场媒妁之事,片刻间,已在两个女人唇齿间决定了下来。然后就发生那件谁也没想到事,萧贤打了乔妍的屁股,可把两位心高气傲的女士气坏了,一见到面,立刻把那轻薄的人骂了个狗血喷头,说了个一无是处。幸好,季燕子了解萧贤,知他未必有心,可在乔妍那里,人生中头一回遭人这么粗鲁对待,她自己,又一向表现的十分清高,自然觉得忍无可忍,最可恶的是“他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啊!”她一边诉说着心中的委屈,一边努力回想当时的情况,“他绝对是故意的。我十分肯定。”

    这一来,季燕子连最后一点为萧贤开脱的理由也找不到啦,想着安慰表妹几句,又不知如何开口,只好拿起电话来骂萧贤,一听对方全无知错之心,居然还忍不住大笑,登时翻了脸,摔了电话,那个凶恶劲儿,恨不能杀了对方才泄愤。还好,萧贤自知有愧,连续发过来二十几条信息,两个女人并肩坐在一把长椅子上,逐条一一审阅起来,最后,还是乔妍先开了口,“算了吧,也许——他真不是有意的。”

    “那也不行,你看他说的都是些什么话?先是说不自觉地生你的气,后又说下意识地舍不得你,还有什么被你给诱惑了,又气又爱,不知所以打了你一巴掌,而他的本意就是忍不住想要接触你一下——这算什么呀——他自己一点错没有——还硬往你头上推------看我饶的了他------”

    “算了吧,姐。”乔妍站起身,整了整腰间的裙带,一脸的心事重重的样儿,看不出是生气还是沮丧。“我得走了,姐夫也该回来了。你可别忘了抽空带小雨点来家里玩。”雨点是季燕子的女儿,今年已经四岁大,一早被她老公邵康带去奶奶家玩。说好过了中午回来,现在也没见个人影。

    “那------”季燕子欲言又止,心里窝着一股无名火。其实,她就是想问问乔妍,还要不要继续和萧贤来往下去,毕竟,从刚才发来的信息上看,萧贤还是满有意思的。可是这话现在轮不到她来说,或者,干脆,已经与她无关。

    等吃过了晚饭,季燕子没忍住,和老公邵康说道起了这件事的前前后后,没想到,平常文文静静一个人,居然笑到了前仰后合的地步。“有戏,有戏,”邵康说,“这可是一对难得的妙人,我猜呵,十有八九,最后搞到一起去。真的,我以前怎么没想到呢。”

    “萧贤他耍流氓?”

    “那不叫耍流氓。就是一个男人没忍住拍了一下女人的屁股——就这么简单——哈哈——”

    季燕子瞥了她老公一眼,没再支声。临到睡前,躺在床上,忽听得邵康感叹了一句:“就像你表妹那样高配置的女人,除了萧贤,一般人还真不敢碰。”

    这话触动了的季燕子的心事,一股妒火直往上窜,“为什么呀?”她甩了一句。

    “不为什么,”邵康不紧不慢地说:“就凭萧贤这个人。就算他全身上下一无所有,照样有几分迷人之处,真的很像他写的文章,别有见解,耐人寻味,即使你有意冷落,过后还是想拿起来再看看。一个女人也会不由自主地被他的这种魅力吸引过去。这就是全部问题的关键。”

    季燕子无语了,只好扭过身装睡,她自己非常确信,老公不晓得她从前心思,但还是觉得,少说为妙。不过,到底她老公比她聪明,果然,第二天,吃过午饭没多久,乔妍就把电话打到了她的手机上。听上去,口气极为平和。

    “姐,再帮个忙,让我和萧贤见一面。”

    “你——不恨他?”她小声地盯着问。

    “恨什么呀——我想了一宿,觉得还是再见一面好。”

    “你看上他哪儿啦?”

    “我一时说不出,只是被人打屁股,这辈子头一遭,所以,印象特别深。”

    “那——好吧——我就给你俩再约一次。我要让他当面给你道歉赔不是。”

    “这倒不必。不过,姐,你还是先别告诉他咱俩人的关系。”

    “我知道啦。”

    放下了电话,季燕子心里尝到了打翻五味瓶的滋味。想她这个表妹,自幼天赋就高,出类拔萃,无论什么事上,惯例似地压她一头,即便她还恭恭敬敬地叫她一声姐,言谈举止间也不甚在意。她的确比她强太多,无论哪一样,像考个大学,自己两次才过,表妹那,拿个博士都跟玩似的,一本令人望而生畏的教科书,到了她的手里,保管不出俩小时就能扒拉明白,可是她,捧着看上一年,还是稀里糊涂的。为了这,她没少暗自流泪,觉得天也不公,地也不公的,过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心里没了当初那份自卑,经萧贤这么一折腾,又隐隐作痛起来。及至乔妍忽然改了主意,马上又令她想起了萧贤这个人的种种好处,感觉便宜都让表妹一人占走了,顿时,心态颇为不平。心说,“表妹人也真够呛,平日里高高在上,自命不凡的,对男人看都不看一眼的主儿,被那个坏小子打了一巴掌屁股,反倒颠颠的凑了过去。”她好像忘了自己作为介绍人的初衷,只管自顾自地自怨自艾,再一想起萧贤当初对她的那个态度,简直觉得就是被他们两个人给合谋欺负了似的。她咽不下这口气,又无可奈何,只好将萧贤发给她的那些信息统统删掉,权当报复一回。不过,只消一会儿工夫,她又转回了心性,急切地打起萧贤的电话,手机关着,再打到杂志社,知他今天外出采访,只好等晚上再说。她人慈心善,也有自己的毛病,遇事有点拎不清。
  TOP
许柯耶夫  版主   发表于:2016-07-18 04:0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38686    精华:416   注册时间:2009-7-31    发短消息        

27楼

  TOP
许柯耶夫  版主   发表于:2016-07-19 04:0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38686    精华:416   注册时间:2009-7-31    发短消息        

28楼

  TOP
头像
望京闲人2011  白领一族   发表于:2016-07-19 17:5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510    精华:6   注册时间:2014-10-15    发短消息        

29楼

    五


     2006年七月里的这个星期一,说是我一生中最幸运的一个日子并不为过,虽然在大部分时间里我不知道乔妍改了主意,仅仅是由于我认识了一位不同凡响的人——M集团的总裁伍大建先生,已经足以令我对此的记忆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我觉得自己交上了好运,居然还可以赢得那么了不起的人的赞赏,无论如何,满足了小小的虚荣心,也就是说,当一个拥有数十亿资产的人,当着你的面,直截了当地告诉你,“我很喜欢你赞扬人的方式,没有一句话是专门为了赞扬人写出来的,但是,一个人只要有心,则会由衷地叹服起来,当真是风格独具,与众不同。我一直希望能有个人这样写写我,而不是打发我一篇狗屁文章。所以,我很看重你的这次采访。”

    伍大建先生以这样的开场白接受了我的采访,从此,我成了这个人的另类朋友(所以说是另类,按照我的理解,他是一个站到了山顶上的人,正好上可接天,下可接地,缺的就是像我这类爬上爬下的家伙。)。他一上来就抓住了我的命门,同时,也完全清楚自己需要什么。我就喜欢像他这样的人,不但可以豪爽的利用别人,同样可以豪爽的利用自己,他以一种相当自信的方式将自身缺点坦露给我看,而我,即使知道他有这些缺点也不会想着利用。如此看来,赵主任今天的算盘是打错了。他才不会为个把美女所打动,更不会为一种氛围所俘获。

    伍大建先生今年不到五十岁,猛一看,颇为粗野,耳轮挺阔,下巴突出,鼻大嘴大,一双眼睛却眯缝着,不时地闪出一道精光来,一副十足的可以镇唬住人的模样。他麾下的M集团乃是非常庞大的机构,下辖二十多家分公司,涉及矿业,化工,进出口,烟草和房地产等等,当时正如日中天,前程无量,从他对集团十周年庆典的安排上就能看出此人的野心,显然是要以此为契机,再上一层楼的。不同于我见过的其他企业家,他不侃侃而谈,往往说的很短,但是知识渊博,思想深刻,见识不凡。尤为突出的,是他个人身上那种不容置疑的感召力与吸引力,一个人只要和他呆上一小会儿,便会身不由己地信服于他,从此为之奔走呼告,犹如为了自己一般。当我们想要让另一个人为自己做点事时,没有什么比得上拥有这样一种品格更能打动人心。或许,一般人以为企业家们更善于赚钱,对此,我不这么看。我倒觉得,和赚钱相比,他们赚人的本事更高,尤其在钱不能解决的问题上面。毕竟,富人的误区,就在于他总是认定自己有钱,而当事情发展到钱不能解决的时候,往往无法回头。这里面的利害即使是一般有钱人也常常理解不透。通过这一次采访,他的一番见解却令我受益终身。那以前,我更加看得起自己,那以后,我更加看得起他人。我这人一向都是自诩聪明,饶是如此,和他一比,还是像个懵懂无知的家伙。

    采访进行的十分顺利,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伍大建先生推掉了其他事务,坚持要在席间相陪。此时,话题已经从谈成功,论企业转向了无所不包的闲聊,这种时候,赵主任的作用显露出来,他的那种无论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场合都能和人聊的津津有味的本事我学也学不来,该奉承的时候奉承,该惊叹的时候惊叹,该屛住呼吸的时候屛住呼吸,该睁大眼睛的时候睁大眼睛,要么顺水推舟,要么以鱼喂饵,兼之东西南北,海阔天空,捎带上一点风花雪月,风流韵事,一段秘闻就是一杯葡萄美酒,一个名流就是一顿饕餮大餐,穿插于其间的是人与人的关系,游走于左右的事与事的联络,一顿饭吃下来和一出戏唱下来没什么不同,还要时时刻刻预备着随机应变,临场发挥,有那么一个瞬间,我似乎觉得连伍大建先生也很吃这一套,心中对他的感觉稍稍有点捏拿不准了,直到赵主任去了卫生间,他才转过脸,十分平和地对我一个人说:“我觉得你很像我年轻时候,即能独立思考,又能认真做事,将来必有一番事业可为,所以,我为你准备了几句不一样的话,请你听好,无论你将来打算干点什么,首先要学会的就是在这件事之上思考,而不要盲目陷入其中不能自拔。因为我认为,人更容易就事而误,却非自欺欺人。”

    他这话,我会记一辈子。假如你是个有心人,那么,我也请你记一辈子。

    下午两点半过后,我们一行人从M集团的总部大楼出来,钻进面包车,驶向了回杂志社的路。赵主任兴奋异常,手舞足蹈。这是可以理解的,他刚刚卖出去了十二个月的封底广告,自以为是建下了头功,当然,他一定会分给我应得的一份提成,我想,大概可以换上一辆新车了。路上,我对助理小陈说,“到紫竹院门口,你把我扔下好啦。”

    “对,对,”赵主任接上话茬叮嘱我说:“你可千万想好了,马虎不得。”

    “还用说——放心吧。”

    我在紫竹院门前下了车,溜溜达达的进了公园,此时酒劲儿还没有完全过去,脑袋仍在一胀一胀的发蒙,感觉肩上挎着的公文包越来越沉,压的我生疼,随便找了处阴凉里的长椅,七扭八歪地坐了下去,点上一支烟,开始把我在各种资料中了解到的伍大建和今天采访时看到的伍大建进行比对,感觉上这两个人都不太真实。谁说不是呐,一个是带着一副铅字面具的伍大建,一个是带着一副人皮面具的伍大建,无论往那边扯,人都会随之走样,变形,写人物,最忌讳的就是这一点,照着猫画虎,反倒连猫也画不像。倘若直接画虎,虎又没有了踪影,最多是留下了一副骨架,无血无肉,无毛无皮,更不用说蕴藏于其中的生命和灵性。这就跟我们在生活中与人打交道的情形差不多,有些人你尽管认识他几十年了,对他内心的真实想法仍旧一无所知,另外一些人,或许以前从未见过,仅仅此刻的一面之缘,就能通过他的一句话,一个眼神,一个姿态,相当准确地判断出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八九不离十,若要说有什么道理,通常又不符合逻辑,若要说符合逻辑,通常又没什么道理。这种情况,与我们对此的直觉高度相关。写一篇好的文章,同样需要这样的直觉,只不过风险极大,一旦误判,也可能满盘皆输。

    几年来,我一直都在试图改进自己这方面的技巧,并将此一过程恰到好处地称之为素描,要抓住一个人的特点,就得从这张底图上开始,因其不是画,故而可描可画。我知道我不可能钻到人的心里去,唯有借助于描的形式才有可能影响到写的效果,有些时候,这就像是在说,假如有什么丰功伟绩可以使一个人感觉满足,那么,我也可以同时断定他永远不可能取得这样的成就。若再用一个丰功伟绩的表象塑造于他,则必定会令他自己也觉得不堪满意,相对于我的颂扬,亦无异于拍马屁不慎拍到了马掌上,被踹一脚的概率颇大。很多人写不好文章的原因也在这里,说到底,是他无法脱开文章的要求来设想不同的情况。幸好,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并从心底里觉得,越是大事越是小事,越是复杂越是简单,与其照猫画虎,不如照虎画猫,因为人自身在绝大多数的时候都不是一只虎,相反,更像是一只猫。他是一只猫的情况也才更加接近于事实。区别在于,有的猫像一只虎,有的猫像一只猫,而我的理解中,二者也都不是这只猫,而是那只猫,所谓此猫彼猫,猫也。

    渐渐的,我抛开了一个人人皆知的伍大建,在他更像是一只猫的意义上着意构思起来。我想到了他在饭桌上单独对我说的那些话,另一个伍大建的形象活脱脱出现在眼前,我赶紧从公文包里摸出笔记本,一字不差记录了下来,然后寻着他说这话的意思,莫名其妙的悟出了其中的凶险,莫不是他也遇到了什么麻烦,或者预感到了某种危机,这才以一位长者的身份告诫无甚关系的后辈,并试图通过这样一种对他人告诫的形式,重新梳理自己的问题。

    这么一想,我有点开窍。惟一问题,是拿不定主意。到了这会儿,我才意识到手机一直处在关机状态,担心父母有事找我,赶紧摸将出来,先给家里打了电话,问候了父母的平安,告知自己一切都好,忙过这几天再去看望他们。然后,我就循着紫竹院的小径开始散步,赶在溽暑熏蒸的季节到来之前,追上初夏最后的清爽。沿途看到有什么美女过来,远远瞄上几眼,再在心里品头论足一番,总觉得今天遇见的任何女人当中,没有一个比得上曾经令我嫌弃过的乔妍,倏忽间,想到一句话:没有次优选择的人生注定是一场悲剧。顿时,令我唏嘘不已。

    其实,这句话就是我自己说的,在遇见乔妍之前,一直没太当回事。我心里想着乔妍,越来越觉得她可爱非凡,不是那种寻幽探秘的摇曳,而是那种无限风光的盛开,假如和她做爱,我想,最好有一间巨大房子。不知道她这会儿在干嘛?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或者准备付其他什么男人的约会?我猜她肯定是不想再见我了,即使我给季燕子打电话也白搭,她那么骄傲,传统,一本正经的哪里受得了我这样子的人。我心灰意冷地从紫竹院出来的时候已经快六点了,找了家快餐店,吃了俩汉堡后上了辆出租车,七点钟,回到望京。我精疲力尽,头重脚轻,进家就想着睡觉,刚刚打开电热水器,季燕子的电话跟着打了进来。

    “你挺忙啊,一直不开机。”

    “今天是忙,不过,主要是我给忘了。你放心,我一定在盛世唐宫请你一桌,你就别生我的气了吧。说实话,我自己也正后悔的要命呐。”

    “呦,你也有这时候?我还以为你的心是木头做的呢。怎么着,改性啦,要不要我再介绍一个人给你呀,你好再打人家屁股一巴掌——女人的屁股有那么让你喜欢打吗?”

    给她尖牙利齿的挖苦一顿,我就知道这事算是过去了。季燕子为人我最了解,她若占了你便宜,早晚会变着法补给你,你若占了她便宜,只需在嘴上认输就行。所以,我咯咯笑着,听她挖苦跟听音乐似的。没曾想,她话锋一转,严肃认真地问我,“你老实跟我讲,是真的喜欢乔妍,还是随口一扯。”

    “真喜欢!”我没一点犹豫,声调都惊了自己。

    “看来是真的咯,那好吧,我再给你们约一次,这个礼拜六,老时间,老地点。”

    “你说什么?”

    “什么说什么,不就是再给你们约一次吗?”

    “真的吗?”

    “萧贤,别没良心,我有骗过你吗?”

    “是,是,”我赶紧应付着,本想多问她两句,可她马上挂了电话。我知她肯定是又想到了别的事上,这才忍住了没再向她问及。不知怎地,我的心,仿佛被这突然间注入来的情感的激流所涨满,热烈澎湃地跳动着的洪峰随即从嗓子眼儿喷涌出来,无论我曾经的想法如何,当这一天真的到来时,还是觉得自己有点承受不住。真不懂这颗心是拿什么材料做的,偏偏会在我极度绝望之后感到喜悦,极度喜悦之后感到绝望,如果它不曾这般矛盾冲突,甚至都不会令我有所觉察。我不知道自己的心是否喜欢这种状态,抑或,一直在期待着被什么人打搅一番。
  TOP
许柯耶夫  版主   发表于:2016-07-20 03:3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38686    精华:416   注册时间:2009-7-31    发短消息        

30楼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