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小说连载】《以美为生》夏秋冬春四部曲(修订版)(不断更新中。。。)

头像
望京闲人2011  白领一族   发表于:2016-07-10 15:5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477    精华:6   注册时间:2014-10-15    发短消息        

16楼

    二


    虫子是玩不下去了,我得找点其他的事情做做。方才的一喜一忧把我弄得心烦意乱,魂不守舍,已经不可能再专下心来。若照以往,遇到这样的事,只需拿起法布尔的《昆虫记》读上几页,心绪自然平复。可是今天,连一个字都看不下去。幸好,身边守着个一百五十几平米的大房子,足够让一个人好好收拾上一阵子。这房子是我去年底刚刚购入的,就在北京望京的边缘。几年来辛辛苦苦写作赚来的稿酬和广告提成全部用在了这上面,总算有了一个自己的小窝,心下自然欣喜不已。以后,做家务,收拾房间,成了我业余时间最大的嗜好,作用几乎等同于法布尔的书。人生成就,在可以用来安慰人的方面并不怎么持久,却在我一个房间接着一个房间收拾的过程中找到了满足,加之自己施予环境的改变如此明显,更是带来几许额外的快乐,且无不自窗明几净的观瞻上,体验到家的温馨与惬意。这是一种依依有序的游戏,妥妥帖帖的安整,清清爽爽的接触,无忧无虑的侍弄,其中创意,不乏小清新的美妙,亲切感与归属感都很强烈,令人难以忘怀,尽管自身依旧孤独,并不缺少可以依靠的东西。我是这片小小不然之居所的毫无疑异的主宰,当之无愧的君王,哪怕有一天全世界的人都嫌弃我,这里也会为我留下一张只属于我的自由自在的卧床,只要它还继续待在那里,我的心就有地方安放。说到底,一个人是否幸福,只有自己和四面墙知道,其他的人最多可以帮助于他,却不能拯救于他,但是,如果一个人的家是可以令他喜爱的,我觉得,他就已然在某种程度上获得了拯救。而我,之所以会在婚姻问题上百般挑剔,多少也与此有关。我可以不在乎一段留在花园里的爱情,但是,无论如何,不能不在乎一个留在家中的女人。

    也许,在我潜意识中,那个女人早已存在,因了某种原因,至今未走入家门,这才不得已的,暂时由我负责管理起来,只待那个盛装盈盈的时刻莅临,再将这份权力交还到她手上,不管现今这个时代变得有多么厉害,一个女人是否再也不愿意干这份收拾房间的活计,可是,她只要有我在,问题将迎刃而解。我视收拾好房间为一门艺术,从不觉得有什么辛苦,相反,自以为,人在心里边若没有一点美轮美奂的情操,见识上若没有一点超凡脱俗的雅趣,便无法胜任这项足以使他愉悦身心的工作。我因此常对人说起,好的房子是欣赏出来的,它从来不会借助于砖头瓦块熠熠生辉,甚至和装修的好点、次点关系不大,倒是与居住其中的人丝丝入扣,密不可分,因为在这里,没有什么工作是一劳永逸的,你若不善侍养,必定不便享用,反之,即使房子一般,装修简约,仍可以做到别有情致,于一个人居家之所在,也往往妙不可言。

    像扫地,擦地,抹桌这样的活计,不见得就是什么粗活儿,不过是在收拾房间的过程中,最最基本的工作,却很少涉及到我们的体力,更多涉及到我们的耐心,以及我们个人的内在修为与看待事物的眼光,只在炎炎盛夏,相对是件苦差事,但是,这就如同我们必须先有钱后买房一样,如果做不好这些基本工作,人就无法置身在一个家中感受到他有一个家的称心如意,结果,家的庇护对他而言,就有了完全不同的解释,通常都不是为了使他在里面生活,而是为了使他在里面躲避——一个藏污纳垢的所在,也几乎不会使人的心灵生出任何一种珍爱来。

    完成了前面所说的这些基本工作,后面要干的则纯粹是艺术活儿,包括对一般绿植,装饰与摆件的调整,能否使它们看起来彼此相互呼应,满足于人在不同视角下的观瞻,又是否可以与周遭环境和谐统一,相得益彰,进而与我们身在其中的感受相匹配;甚至,连书柜里面的藏书,码放的形式也颇多讲究,务要使之在层次上显得美观,同时兼顾方便取用,一旁的,立于窗前的画架,摆放的位置同样马虎不得,既要与书柜交互成趣,又不能令其喧宾夺主。奥秘所在,就在于使这一切看起来自自然然,恰到好处,通过不断地协调与对比,做到物我相通,并为我们生活于其中的人营造出相应的氛围与意境。在这样的环境中,人才有可能完全放松下来,真正体验到无处不在的温馨与背景音乐般的妙趣。而凡事在可以赏心悦目的意义上总是不同凡响,或令我们倍感亲切,或使我们恋恋不舍,于情于理,于心于神都是一种难得的舒展。这份美妙,这份雅趣,丝毫不亚于女人为自己的容颜精致地上妆,不光靠她的手法与技巧,还有个人对于真善美的认知,该张扬地方的张扬,该收敛地方的收敛,与我们回首人生时一份悠然的感悟依稀相仿。如此诱人的腮红啊,分明就是夕阳映照在窗前最后一缕余晖的倒影,灿烂的不是由它带来的光明,灿烂的是由它带来的阴翳,从而暂时地将我们与外面喧嚣过度的世界隔离开来,刚好又合上一泓朦胧的静谧。所谓港湾,大约就是这个意思。

    在这个家里,我最喜欢待的地方非阳台莫属,当初买房时,售楼小姐曾恭恭敬敬地称这里为观景台,楼层虽然不是很高,正好对着花园,一眼望下去满是绿色,郁郁葱葱,我在这里架上了一架老式天文望远镜,逢到夜色晴好,群星闪耀,就冲着它来望星星,我对宇宙的向往,几乎是天生的,尽管所知有限,仍旧乐此不疲,仅仅是由于其中的某一颗星星朝我眨了眨眼睛,已经足以使我想入非非。在这个世界上,除女人外,就属星星最能够让我感动,经常不由自主地看上一夜,直到东方泛白,光影四逸,这才昏昏沉沉爬上床。做梦的时候,眼前全是星光,闪闪烁烁,晶莹剔透,莫名其妙流下泪来。

    我收拾好了房间,天还大亮着,打了几个工作上的电话,将一些事情安顿妥当,明天有一个重要采访,需我竭尽全力,下半年杂志社的利润还指着呐。然后,叫来一份外卖,不到十分钟吞进了肚子里,感觉似有点不够,可是再看看自己一身肥膘,还是算了吧,从冰箱里拎出瓶啤酒,权作补偿。这时候,天色完全暗淡下来,空气也开始变得氤氲不清,花园里的孩子们则叫的正欢。我就抱了个手提电脑,坐进阳台上的一把藤椅里,心里想着要写点什么,奈何脑袋空空,只得作罢,随心所欲地在网上浏览一番,却没有什么事引起我的兴趣。我满脑子里装着的都是一些宏大的东西,对于现实世界的细微末节不甚留意,一般人或许认为我是不愿意与人相争,其实,我是压根没关心过这些,只不过由于这种误解于我个人处境十分有利,所以,从不说破而已。我既然做的像个置身于事外的人,那些个置身于事内的人也懒得与我斤斤计较。如果说我这人身上多少还有一点狡黠之处,那么通常,也是以装疯卖傻的形式表现出来的,和一个聪明而又圆滑的人不同,多了些可以被人拿过来原谅的理由。这么说吧,我能舒舒服服地活到现在不是无缘无故的啊!

    若以我的标准看,在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是些不太会爱惜自己的家伙,往往傻不拉几的把自己舍了出去,仿佛他若不奋斗上一番,便不足以证明自身价值,为此,总是显得那么急不可待,言必竞争。好处还没得到,先已累个半死,一副吊样,只能用惨不忍睹一词形容。如论如何,不是我的所为。

    天气越来越热,窗外无风,闷闷的憋着雨,水汽蒸腾上来,四下里一片朦朦胧胧,北小河在我一侧欢快地流淌,倒映出两岸万家灯火。我点上支烟,吐出大部分,吸进小部分,同时还在一小口一小口呷着啤酒,享受起一份难得的置身于事外的孤独的乐趣,这种时候,不免会胡思乱想起来,觉得哪一天,要是我娶上个称心如意的老婆,一准会和她一起坐在这里,山南海北神聊个不休。我这人故事本来就多,加之语言丰富,常有一肚子乱七八糟的闲篇好扯,倘若对面坐上个美人,一准能说上一辈子。我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浏览网页,无意中看到一句话,“想知道你有多色吗?”,倒是很有一点吸引我的意思,点击进去,发现是个小游戏,我按页面提示,一一回复了它的问题,突然一声爆响,炸出一行字来,“恭喜!您已经是顶级色鬼!”一时令我哭笑不得。

    我从不怀疑自己是一个色鬼,至于算不算顶级,事情还有待斟酌,毕竟我接触过的女人十分有限,又大多限定在一个较高层次,虽说自身早已不是了处男,可一向也没太放肆过,凭什么认定我是顶级色鬼?不可信!不可信!应该说,和拥有女人比,我更喜欢欣赏她们,如果这也算作顶级色鬼的标志,那么,妻妾成群的人又该往哪儿放?显然,是设计游戏的人搞错啦。

    其实,他真没错。错的是我。后来发生了许多事,印证了他的判断经得起时间检验。最终,当我明白一个顶级色鬼对于人生意味着什么的时候,猛然醒悟,原来那一晚,我遇见了高人。

    如果要我一言以辟之,我最想说的这句话就是,大凡罕有的,必不能是现成的。一个男人若做不到顶级色鬼的份上,便无法窥见其妖娆。他要在这美轮美奂的世界上演绎一出人生喜剧,也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TOP
许柯耶夫  版主   发表于:2016-07-11 03:1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37225    精华:416   注册时间:2009-7-31    发短消息        

17楼

  TOP
头像
望京闲人2011  白领一族   发表于:2016-07-11 21:5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477    精华:6   注册时间:2014-10-15    发短消息        

18楼

    三


    第二天,五点一刻起床时,天色已然大亮。我匆忙洗漱完毕,穿戴整齐,随便吃了几口东西,把提前准备好的资料带齐,又挨着房间逐一检查一遍,确信可以放心离开后,人马上进入到另一种状态。我一直都很满意自己在把握自己的方面所具有的敏锐与悟性,特别分得清时间赋予人的价值的所在,不同的时间意味着不同的事情。如果说在一个成年人身上也有一点潜力好挖的话,他对时间在不同状态下的理解就显得至关重要,我们之所以还会扮演好不同的角色,原因也在这里。我认为,所谓幸福人生,其实就是合理地分配了这些角色的人生。

    在地下停车库,我上了自己那辆最低标配的红色雪弗兰轿车,在这个小区里,我这辆车可算得上是最不起眼的一辆,楼上做生意的管兄嘲笑过我好几次,每次说完了我的车,还会笑嘻嘻的递上一支软中华来,一副很喜欢和我聊天的样子,尽管每一次,都是他自己喋喋不休,我也一直出于职业习惯,耐心鼓励他说下去,因此成了要好的邻居。我对有钱人印象一向不错,虽然知道其中一些人钱来的并不光彩,但是,他既然能够作为一个有钱人合理存在,背后的东西就值得你去关注,这便是真真实实的生活,与理想中的生活有别,不管你本意如何,仍旧有必要学会在一般善恶是非之外考虑问题。

    六点半刚过,我的雪弗兰车驶出了望京,从奥运会主会场工地旁边经过,此时,体型巨大的鸟巢正在合拢当中,看上去犹如鬼斧神工一般,富丽堂皇,巍峨矗立,高山仰止,令人称奇,不由自主的,令我想到了遥远过去——传说中的阿房宫——一片琼楼玉宇的恢宏建筑,虽说自身早已在时间长河中灰飞烟灭,渐行渐远的岁月还是为它留下了一道无以伦比的背影,直至今天,仍旧让望见了它的后人们时不时地浮想联翩。使我觉得,越是伟大的事物越是有可能与悲剧相关,因其自身不可超越的地位而愈显孤单。如此,方能够作为一种罕有的形式,带给我们一场恒久记忆的心灵震撼。

    我一边在心中唏嘘感慨,一边将车驶向了三环,又经过两座立交桥后下来,驶进某某中心的地下停车场。我上班的地点就在这座豪华大厦的K座第十五层,在当今这个获取信息越来越便捷的时代里,能够租的起这种地方办公的杂志社已不多见,而我就占据着这家杂志社里最好的一个位置——《企业家专访栏目》的负责人兼主笔,日常工作就是和钱多的不行的人打交道,想不沾光都难。我寻思自己的位置,类似于吹鼓手与撰稿人之间,每每兼而有之,每每两两不似。你想啊,企业家们多聪明呵,岂会为了一个吹鼓手或撰稿人的东西付钱,要得到他们认可,自身就得有点他们没有的东西。为此,我特意创造了一种写人叙事的风格,综合地借鉴了历代史书,人物传记,故事传奇与西方哲学的写作手法,回过头来,再融入现代经济学,管理学,心理学,方法论等诸多思想,然后,再以一种耐人寻味的语气和调调渲染气氛,隽永而又迤逦地将所写人物从其自身所处时代的背景中引现出来。这里面,有一点是让我个人非常出彩的地方,即对于人物的经历,成就,思想和观点的再提炼与再概括的能力,若要使人读来信服,也是必不可少的一环。我因此很谦虚地称自己为一个制作名片的工匠,没半点自吹自擂的意思。当然喽,其中各式各样的规矩是一定要遵守的,否则,写的再好,也有可能不符对方期望,那样一来,我就无法为杂志社带来利润,相应的,自己的生活也会变得黯然失色。想要干好工作,人还就得知道怎么牺牲自己的个性才行,并以此为出发点,争取得到最好结果,绝不要试图反过来做。我在自己将近十年的笔耕生涯里,从来没有将个人工作与个人兴趣混为一谈,或许兴趣还是更好更高的能力,但是能力仍旧只是一种能力,工作却有着远在能力之上的道理,当二者发生冲突时,能力必须服从于工作,如此一来,反倒令我很好地兼顾了个人兴趣。当我的那些在业余时间里完成的作品发表之后,反过来又极大地促进了我的工作。我理解一种相得益彰的情况,不是如何使自己与众不同,而是如何使自己同中求异,我也由此为自己在业内换来了不小的名头,经常会有企业家出于各种各样目的找上门来,要求杂志社为他和他的企业制作一张名片,我听到的一个最为夸张的故事,说有位企业家在向银行贷款时吃尽苦头,眼看着要放弃时,忽然想起了我们为他和他的企业制作那本名片式的杂志,抱着试一试的心情,拿给了银行,结果出乎想象,三天后贷款就批了下来。据说,就是由于我为他写的那篇专访感动了贷款银行的行长。反正自那以后,找我或指定由我写文章的企业家多了起来,我没跟任何一个人抢,自然而然坐到了现在的位置上。今天,M集团的总裁伍大建先生是另一位主动找上门来的企业家,为集团即将到来的十周年庆典,他一次性预付给杂志社五十万元的宣传费,出手阔绰的令人乍舌。我想,我所以还能够赢得某些成功人士的欢心,归根结底在于我们彼此有一点相像,尤其在想象力与创造力上面,连同那些神奇的足以使一个人有所超越的地方。毕竟,人能成功的这件事不是随随便便得来的,若是没有一点想象力与创造力,他就无法最终完成。反过来看,大多数人的失败也不都是由于做的不够好。做的好的人照样完蛋。同理,一个人在拥有运气的方面更需要懂得如何在运气之外加以度量。

    我刚乘上电梯,摄像小刘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告知我王社长与编辑部赵主任已经到了会议室,大家在等我。

    我几乎立刻进了大会议室,一望见社长脸上的表情就放心了,就算我今天来的再晚也不会有任何问题。编辑部赵主任则含蓄着一张长脸,皮笑肉不笑的盯着我看。我发现,今天在这里的人,除了小刘和我的一个助理小陈外,多了两张全新面孔我从未见过。这两位看上去都是标准的美女,就算是扔在了人堆里也会自动显摆出来的那种人。

    “介绍一下,”赵主任对我说:“冯华,李飒,是我今天特意为你的采访配备的录音和速记,这些个小事只管放心地交给她们做就行,你只要专心致志地做好采访,配合着伍总,写一篇令他心满意足的文章就行。”宽大的会议桌边,两位女士随即冲我嫣然一笑,风情万种地点了下头。

    我立刻明白了赵主任的意思,难怪他会有一脸坏笑的表情,不用说呵,这伍总也是个好色之徒,而我们的这位赵主任,别看文章写起来狗屁不通,这种事倒是扫一眼就明白,他能手眼通天,独当一面可不是说着玩的。想我现在这个位置,当初就是由他一手给扶上来的,我从不怀疑他有知人之明,就是在为人处事上太过算计,你要是不在他面前傻上一点,早晚都得被他给绕进去。我猜想这一把社里肯定是赚翻了,不由不多夹了一点小心。

    王社长这几年日子过的不赖,手上资源丰富,手下人才济济,吃得好,睡得香,万事不操心,快六十岁的人,看上去五十岁的模样。我几乎从没见他对谁发过火,但是,有天大的好事来了,也能悄悄压下去,绝对一个深藏不露的人。惟一令我不喜欢的地方是他的假正经,无论什么事,经他嘴一说,保证变得又崇高又善良,而你,明明知道他说的是假话,也不得不冲他点头称是,我和他交流不多的原因正在这里,总是忍不住想拆穿他。不过今天还好,社长单纯就是为了来和大家打个招呼,坐坐而已,没什么光荣使命可言,反倒说了几句辛苦过这一阵子,亲自给大家庆功之类的鼓励手下的话,然后,看看表,一句“你们谈。”起身走了。

    王社长刚一离开,赵主任马上使个眼色给我,我们一同起身,双双进入一旁的小会议室,我理解,人不能当人说的话才是真正重要的话,一般这种话听的越多,一个人越是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和怎么干。通常,一个人也只有在进入了这个圈子后,才会晓得自己价值几何。果然不久,我心里有数啦。

    采访安排在上午十点,在M公司的总裁办公室进行。我们一行六个人,由赵主任领队,坐进社里采访专用的面包车,由小陈开着,向着M集团总部所在地驶去。一路上,大家没什么话,只有两位美女在窃窃私语,说的也都是些俗不可耐的话题。我好色,这事不假,但从不滥情。一路上,看都没看过她们一眼,本能就知道与我不是一路人。

    现在想想,乔妍真是不错,至少人品味摆在那里,不由我不肃然起敬。和车里这两位比,可谓云泥立判。遗憾的是,我第一眼看好,第二眼看衰,第三眼又令我难以忘怀,这份纠结,真他妈的不可思议。从前,我相信第一眼的感觉,后来,我相信第二眼的感觉,现在,我正拿不定主意要不要相信第三眼的感觉。这就和我在平时写作时遇到的情况差不多,一篇文章行云流水似地写了下来,当时的感觉超级棒,可是到了第二天,再读的时候又会觉得哪里有些不妥,等到再放上一个月,简直该扔了。然后,悄默声地,只用不大一会儿功夫就写成了。前面写过的那些东西,也几乎没怎么改动,就是换了个角度,理了一理,望了一望。其中道理同样是不可思议。我担心的问题,从来都不是写不好,而是看不好,说到文章,就跟撒泡尿一样。
  TOP
许柯耶夫  版主   发表于:2016-07-12 03:3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37225    精华:416   注册时间:2009-7-31    发短消息        

19楼

  TOP
许柯耶夫  版主   发表于:2016-07-13 03:2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137225    精华:416   注册时间:2009-7-31    发短消息        

20楼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