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小说连载】《以美为生》夏秋冬春四部曲(修订版)(不断更新中。。。)

头像
望京闲人2011  白领一族   发表于:2016-10-04 21:1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556    精华:7   注册时间:2014-10-15    发短消息        

66楼

    十八

    重回归孤独后,我发现,自己还是挺喜欢这种状态的。男人嘛,本质上就是习惯于自我疗伤的动物,要是他再敏感一些,敏锐一点,更加无法拒绝。而我,即敏感,又敏锐,难怪还会在这么幸福的时刻离开幸福的所在,宁愿一个人孤孤单单思念我的爱人。这么做,除了有意为我和乔妍的爱情做一番保鲜的尝试外,确实还有其他一些考虑。从前,我心里完全没有过这种想法,在我之外,更无需对任何人负责,现在不一样——不一样到了只要我一想起那亲亲爱爱的人儿,就觉得自己为她做的还远远不够。莫名其妙的,认定自己配不上她,尽管她已经是我的人了,可我就是觉得自己像一个撒了谎的家伙,惴惴不安地等着她哪天来揭穿我,然后,我的人生就跟着完蛋啦。爱上一个人,又被她爱上,却不再心安理得,乃是我从这一番甜蜜爱恋中品尝到的惟一苦涩。不错,我是已经把我认为最好的东西献给了她,可说句老实话,也不过就是我现有的这点东西,我的能力到此为止,反过来令我觉得有所欠缺,我终于体验到一个穷小子内心的绝望,在他打算着为自己的挚爱献出一切时,意外发现,自己一无所有。我当然不是一个穷小子,但也不比一个穷小子强太多,只是刚好在我的处境上明智地处理了我的问题,避免了一个穷小子式的尴尬。但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我,萧贤,三十六岁,仍然没有完成自己人生中的原始积累,换句话说,仍旧处在为生存打拼的阶段,在开始向着中产阶级地位靠拢的路上,心里揣着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忐忑。没有乔妍前,问题不明显,有了乔妍后,直愣愣楚到了眼前,再要视而不见,已不可能。另一方面,我相信人生与概率有关,预期愈美好,结果愈糟糕,如果人再没有可以信赖的物质基础做最后的保障,他对于未来的期待与谎言并无两样。此刻,我像所有那些因为有了希望而变得不知所措的人,不由自主地为了自己的希望还远远不够踏实焦虑不安。

    应该说,我和乔妍之间是有差距的,这一点,仅从她很少对我提及自己的家庭上就可以看出来,我知道,她为我着想,怕我有其他想法,或是因此背负上什么心理问题,但我既然知道了这一切,再要跟着她一起装糊涂就显得不地道了。

    我觉得吧,一个人所能做的最卑劣的事情,莫过于明知自己是个火坑,还要千方百计引人来跳,一旦就此掌控了他人命运,又反过来认为是理所应当。作为名副其实的色鬼,我绝不允许自己对女人犯下这么可怕的罪行,哪怕无心也不成。色鬼有色鬼的尊严,我的尊严就是要让我爱上的女人看起来赏心悦目。

    我知道,我必须获得财务自由,否则,很难心安理和自己的美人快快乐乐地过上一生。

    “财务自由”,这个词是我在《富爸爸,穷爸爸》一书中看到的,刚好,买了这本书的版权并在中国合伙出版了它的人我认识,我特意为此事给他写过一篇专访,自此后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尽管他后来又赔光了一度赚进来的亿万钱财,但在我个人获得财务自由方面仍旧助了我一臂之力,至今对他心怀感激。

    汤旭辉(化名)是这样一种人,因为留过学,为人处事上颇为洋派,看起来即谦卑又自负,谦卑或许是出于礼貌,自负或许是出于见识,反正在当时那个土包子扎堆的出版界里,绝对算得上独树一帜。我一直好奇,后来模仿他的人大多数成功了,可他作为开创者却失败了,正如最早将互联网引入中国的那些人,行将收获的时候基本销声匿迹了一样。我不晓得上天这么安排有什么深意,就是觉得倘若没什么道理可言,又为什么偏偏会这样。

    再后来,我对一切“偏偏会这样”的问题充满了警觉,从不敢稍有小觑。

    汤旭辉这人的面相不太好,年龄上只不过比我大两岁,脸上的皮肉都开始耷拉了下来,尤其他的一双大眼袋,活像是眼眶子下面吊着的俩水泡,一眨起眼睛来忽闪忽闪地乱动,给人一种十分轻浮的感觉。他有一位年轻漂亮的太太,但他这人似乎并不怎么好色,因为我曾见他对她的态度带搭不理的,我想,我永远不会这么对待我的乔妍。那时候,他正顺风顺水,踌躇满志,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结果,我们就寻着这山的所在,水的所依,借题发挥似的聊起了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话题。

    “我最近又出版了一本德国作家谈理财的书,是用童话故事写的,好玩极了,待会儿你走时拿一本,闲时看看,我觉得,一点不次于《富爸爸,穷爸爸》。开机就印了二十万册。”

    “太冒险了吧?”

    “谈不上冒险不冒险的,现在,中国人缺的就是这种来自西方于财经界的最新思想,特别对那些个完全没有理财观念的人,不啻是一次很好的启蒙教育。”

    “我倒是不完全赞同,毕竟,没这些观念时我们也是把钱用的好好的。”

    “你这都是些老土财主的观念,落伍于时代很久喽。”

    “可能吧,”我说:“毕竟你是专家,看问题自然与我这个外行人不同。我只是直觉地认为,你后来出版的那些东西,没有一样比得上《富爸爸,穷爸爸》,可是我怎么就觉得你好像更看重后者,而不是那曾经让你赚得了巨大财富的前者呢?”

    “那本书的确是我的一个骄傲,可你也要明白,人不能总是站在过去的立场上说未来,未来终究不同于过去,你若不肯改变,迟早被淘汰出去。”

    “我是有一点墨守成规的地方,但也绝不是不肯改变的人啊。”

    “你变一下好啦。我看那,干脆,你连这个记者也不要做啦,就把你写的那些个专访,重新整理一下,汇编成书,然后再卖给那些企业家和他们所在企业就行。即安全,又不费什么事,事先还能确定印数,价格上也可以人为地定高一些,并且,最关键的是利润还有保证,何乐不为呵。”

    “我要是这么做了你会买吗?”

    “怎么不买?毕竟可以跻身在一大堆名人们中间,还是一件挺荣幸的事。”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后来,我真的就那么做了,果然赚得了人生第一桶金,且只此一桶。虽说仍是些小财,但也从此还我以自由之身,又由于我的野心本就不大,所以才又得以最终保全。到了汤旭辉离开北京回四川老家的那天,我们又坐做在一起吃了一顿饭,这一次,我请他。一个人丢失了亿万财富是什么感觉我不知道,只是明显地看到他已经不再属于他曾经信誓旦旦的那个未来了,所以,对于未来,我也总是将信将疑的。

    和那些正儿八经的建议相比,我更喜欢听人说些无心之言。总觉得,一个人要交上好运,大多数时候,还就得从他人的无心中去发现,倘若存心去找,往往错失机会。

    机会是什么?

    机会是淫妇!
  TOP
头像
望京闲人2011  白领一族   发表于:2016-10-04 21:1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556    精华:7   注册时间:2014-10-15    发短消息        

67楼

    十九

    我记得曾跟你说过,钱和色差不多,然而,我还要在这里告诉你另一句更重要的话,机会是个淫妇。

    淫妇不是妓女或荡妇,这事你绝对有必要搞清楚,否则,你就没法跟钱玩了。我心目中,一直以来也都有一个淫妇的形象,她把自己的全身上下都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饶是如此,里面却没穿一件衣服。有好几次,我试图把这个形象画下来,均以失败告终,后来,我将这心目中的形象告诉给了周凤鸣,他便为我画了一幅有个扭动着身子用双手抱着自己屁股的女人,看上去倒是颇为传神,我理解,淫妇就是希望你来勾引她的,但是,你又不能直接去勾引她,否则,她就有理由郑重其事地告诉你,她本来是一个良家淑女,那个样子,恨不得干了她才解气。

    但你不能干她,否则,你就等着倒霉吧。你真正应该做的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即与你不同,又与她有异。从这个意义上说,你不了解淫妇,就不了解机会,特别在你一无背景,二无实力的情况下,与淫妇周旋便成了你惟一的选择。

    惟一选择,通常有利有弊。

    乔妍搬过来和我住到一起快一个月了,我明显感受到这女人身上的变化,不再是学生,不再是老师,而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女人。她人长得非常漂亮,样子有点像一块璀璨的宝石,只要一看到她,我就忍不住想要抚摸她,和她做那个事,而她,似也不再那么被动,看上去更解风情,已经知道怎么让我情不自禁,欲罢不能,而我,真想就这么一辈子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为她的好恶所驱使,能有资格给这样的女人做奴隶,连幸福的滋味也会变得寡淡起来,反不如那痛苦的滋味令人回味无穷。假如人生注定是一台戏,我想,我一定会选择悲喜交加的一幕,不为角色,只为感动。就像我们两人在外面吃饭时,我一般都要点上一道油炸臭豆腐,乔妍则从不碰那东西,因此,饭后,我就尽量避免亲她,她却似乎并不怎么在意那个味道是由我嘴里发出来的,照样把自己香甜的舌头吐到我嘴里,让我来吃,因为有爱,所以不嫌。

    乔妍越是爱我,我心里越是觉得对她不起,有一天,我就对她说:“亲爱的,你知道,我至今还是个穷小子,无法让你过上我心目中的生活,所以------”

    “你穷吗?”乔妍打断了我的话。“我怎么没觉得!”

    “也不能说穷吧,只能说确有不足。”

    “我们慢慢补上就好了。俩个人都挣钱,收入不高不低,还算将就,将来养个孩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房子你已经为我买下,我自己还有一套小房子,到时候,可以租了来贴补家用,我觉得我们还是挺富裕的嘛。”

    “原来你都想好啦。”

    “当然想好啦,我是绝不会饿着肚子和你谈情说爱的。不过,就算你以后真的变穷了,我也不认为是自己当初没眼光,看错了人。要是嫁给有钱人,我早就嫁了,何必等着我的小色猫呐。我就是喜欢你色色迷迷地看着我的样子,要多好玩有多好玩,像个大男人,像个小男人,还有点——像个小老头。”

    听她说的这么大度,我没再支声,不过,人可是一天没闲着。自打汤旭辉在无意中为我指出了一条道后,我就开足了脑筋。那个时候,图书市场还是个有点小钱就能干成的生意,作为杠杆,可以撬动的资金量相当巨大,而我,只不过用了几天时间,敲定下来的订单超过了十万册,如果这些书都能够按照码洋卖出去,我差不多可以变成一个小富翁了,尽管手里只有不到五万块的本钱,也足够买个书号回来,印刷的巨大费用可以先由印刷厂垫付,我只需要几天时间就可以还上。我请来了一位最有水平的美编为我设计封面和书页,又从那些企业家们那里要来了大量照片,穿插其中,前后不到半个月时间,一本极其精美的图书就出现在了我的手提电脑里,我满意极了,自以为再印上十万册照样卖出去。

    书号没费任何事,一审就通过了,印厂也已经找好,汤旭辉帮我联系的,对方很客气地答应了下来,我的巨大财富已经在前面等着我,此时正在向我招手那,只要机器一开动,和印刷人民币也差不多。

    起初,我认为自己已经很保守了,只是按照企业家们交上来的订单印,不多不少,十万册而已,但是,在与印厂方面签合同的时候,突然间犯了犹豫,弄得大胖子王厂长一脸的莫名其妙。

    “你既然已经有了十万册的订单,为什么要分成两次印刷?那样一来,成本可是要高上去了。”

    “高上去也成,”我咬了咬牙,人变得十分坚决。“我既已有了十万册订单,卖五万册肯定没问题,想都不用想,我就知道这事我准能做的好好的,可是,假如照着订单上的数字来印,万一有个什么闪失,卖不出去的话,赔的可就不是钱那么简单啦。”

    王厂长理解不了我的这些想法,只好按照五万册的印数重新核算,最后每册的印刷费调高了一元二角。“你白白损失了六万块钱,如果后面再加印,就是十二万——好好想想吧。”他说。

    “没什么好想的,就这么定了,和少挣六万块钱相比,我面对的风险也小了许多。我觉得值。”

    事情果然就如我想象的那样,我连五万册都没卖出去,企业家们说话不算话的这事我见得多了,所以,并不怪罪他们,我只是庆幸自己没有想当然,这才收回了成本,还额外赚了不少钱,最后剩下三千册,由伍大建先生一个人买走了,我知道他单纯就是为了帮我一把,我对他的仁慈感恩戴德。这件事以后,我再没碰过生意,不是因为胆小,是觉得做生意这事不值,从人生的角度上看,未必符合我们的最高利益。毕竟,人在自己的一生当中,有许多事是不能用钱买来的,没钱时还可以安慰一下自己,有了钱,反倒更难以心满意足。在这方面,富人的问题往往是只剩下了钱,一如穷人的问题往往是一无所有。可是这二者却并不照人按常理想象的那么截然不同。

    我最终没能做上生意的这件事常常让我的朋友们觉得惋惜,我也只能说是他们不明白,一个人对生意的见解与一个人对生意的施为不一样,见解更像是一种说辞,施为更像是对这个说辞的超越或否定,假如我们不能意识到这二者的不同,便无法理解这二者又怎么会相似。同样道理,一个人交不到好运的主要原因,往往就在于他总想要把这一次的好运也带到下一次去,以至于连上一次的好运也跟着一起输掉了。最终结果,贪婪还不一定是商人的敌人,但他自己一定是。

    人不了解自己的这件事才是一个人屡触霉头的根本。他不一定非要犯上什么致命错误,已然错的极其离谱。我们的人生也常常在这些没有道理的方面遭遇真相,刚好与我们的期望有别。
  TOP
头像
望京闲人2011  白领一族   发表于:2016-10-04 21:1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556    精华:7   注册时间:2014-10-15    发短消息        

68楼

    二十

    我得承认,我有一点没想到,居然还会为了钱心神不宁,在独自操作这本书的过程中,种种的喜怒哀乐都悄悄写在了脸上,以至于我那亲爱的姑娘还以为是她自己犯了什么错误,假期后半程过得并不怎么快乐。最要命的是我经常走神,也没什么心思和她做爱,觉也睡不着,起来后就想一个人待在阳台吸烟,直到乔妍出来找我,勉强和她去睡觉。乔妍因此变得越来越不安了。

    明天学校就要开学了,我特意叮嘱她早点休息,便只身离家去了货运站,等待工厂将成件的图书送过来,再按照不同地点发运到指定的企业和个人,第二天取回货单,再特快专递寄出去,发货的事情才算真正完成,忙活到了快十二点,才从外面回来,一副焦头烂额,汗流浃背的样儿。一进门,我就见到阴影里,乔妍孤零零地坐在沙发上。我开了灯,见她满脸是泪,登时吓坏了,连鞋都没来得及换,跑过去抱她,浑身上下脏兮兮的,全都给忘了。她抱着我,哭的可伤心啦。

    “为什么?我犯了什么错误?”

    “你什么错误都没犯。”

    “为什么觉得你不爱我了?”

    我松了一口气,笑着说:“没想到,你也有这么傻的时候。为了你,我死都愿意,怎会不爱你。”

    “我不要你死,我只要知道你爱我。可是这些天以来,你真的变了,我都快不认识你了啊。”

    “亲爱的,最多再给我二十天时间,一切都会好起来。真的。”

    “你遇到了什么事吗,为什么不来告诉我。我可以帮你的呀。”

    “我可不想拿这么俗气的事情玷污我的美人。放心吧,再过一段时间,一切自然好。”

    “我想知道。”

    “我就是不想让你为我操心,没有告诉你。请你信我,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我更好的来爱你。就这样吧,别再问我。快去睡觉。不然,我会心疼的。”

    乔妍听话的去睡了,几天后,我心情大为改观,虽说暂时还没拿到手真金白银,已经将印刷费的钱一分不少还上了,从此再不用担心欠下一屁股债,被人扫地出门,可以继续和我的亲亲宝贝住在这间大房子里,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有生以来,我就冒过这么一次险,侥幸成功。乔妍见我恢复了以往的神采,非逼着我说出实情不可,我只得将这事的原原本本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她听后没说一句话,走过来把我的头紧紧搂在她怀里,我可喜欢嗅她乳沟里的味道了,甜甜腻腻的,闻着就觉得安心,想睡觉。到了晚上,睡觉时,乔妍从背后抱着我,我怕压着她,可她偏说我压着她舒服。又不知为了什么,偷偷地抽泣起来,还带着哭腔说:“向我的猫保证,今后不乱花一分钱。”

    按说,一个人挣了大钱应该高兴才对,可我告诉你吧,我一点也不。和挣大钱相比,我喜欢赚小钱的感觉,舒服,安心,留得住。这种情况倒是让我想起周凤鸣来,我猜,他是绝不肯做一个富人的,说到底,受不了那份委屈。做富人要受委屈的——你懂吗?一个真正的人,容不得那个。

    我想,是该去看看凤鸣哥了,和乔妍一起去,想着和乔妍支一声,不知怎地睡着了,等我醒来时,乔妍已经不在了身旁。她没让我开车送她,自己坐高校班车走的。真是个傻姑娘!

    也许,每个季节都有自己的调调,当这个夏天行将结束的时候,我回想起自己的这一段人生经历,感觉着,仿佛昨天一样,其间的过程如此热烈,痴迷而又莽撞,间或有一点焦虑,一点紧张,额外的,还有那么一点点天真的率直,可也不知为什么,我就是喜欢相信人,即使你从未赞赏过我,我依然对你充满期望,我想,我是相信人性的本身——天然的高贵,优雅,坚毅,不屈不饶,无与伦比,尽管同时还在其各自表现形式上不尽相同,但是,无论如何,也都是以一种极其相似的方式,用自己最宝贵的生命演绎而出的一曲我们生而为人的美轮美奂的颂歌。

    夏天,赤裸的季节,即是野蛮的所在,又是神圣的所依,而我,就是喜欢以这种矛盾的方式把握自身之于世界的存在,无关乎幸福,无关乎苦难,只为在自由自在的取向上,化身为一阵旷野的风,从辽阔而又壮美的天地间呼啸着掠过。

    带着我的眷恋。带着我的感动。

    (第一部“夏”完)
  TOP
头像
望京闲人2011  白领一族   发表于:2016-10-13 22:2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556    精华:7   注册时间:2014-10-15    发短消息        

69楼

    第二部:秋


    二十一

    我们都是鲁滨逊,因了某种意外与侥幸漂泊至此——对于个人命运在世界上的终极解释,我就只有这么一句话好说。区别在于,有人接受这个命运,有人不接受这个命运。好比周凤鸣,他就不接受这个命运,选择逃出孤岛,以追求描绘最美好画卷的方式来超越这个命运。我则不然,我接受这个命运,选择留在孤岛,以追求筑造最美好家园的方式来补偿这个命运。饶是如此,内心深处仍在为鲁滨逊式的处境所困扰,以及由此感受到的,不是我们想做什么,而是我们不得不做什么的深深绝望。

    在我看来,不得不为,乃是我们人生在世的真实写照,为此,一个人能否获得拯救变得至关重要,也就是说,这是他能否继续安心于孤岛,并快乐于孤岛的前提条件。尽管同时,每个人获得拯救的方式不尽相同。

    我觉得吧,我挺聪明的,还知道怎么去选择那些个不起眼的东西用以拯救自己,断然不会由于它们的不起眼慢待了它们,与这个你争我夺,牛逼哄哄的时代所传递的价值观念相去甚远。换句话说,我本来就是一个不怎么看得起伟大的人,即便站在一个渺小者的立场上,也不曾发现哪里有什么雄奇伟壮的东西,倒是每每要被那些不堪伟大的存在所禁锢,与我仰头望见的巨大空间相比,简直不可同日而语。所以,我以为,人世间的伟大照例显得十分逼仄,往往也都是因其伟大而愈发渺小。于是,我选择了追求那些更加容易,更加简单的事物,以便于最终还可以在自身与自身相称的意义上,得到一个小家,一点小财和一位爱不释手的女人。但是无论如何,都是寻常可见的。

    恰恰,我觉得,正是在这些可以让人轻轻松松做到的事情里面有着真正的学问,与被人拿来向人炫耀的学问不一样。

    此外,我自己还额外拥有一点与众不同之处,较之于一般人,更擅长在螺蛳壳里做道场,因为自身可以缩小,所以自身可以放大。倒是让我在很早以前就已然认识到,人生悲哀,莫过于他自己的因大而大的情况,每每处之于极限之中,每每使之与极限不容。待到最后,也只能以更大的辉煌对应更大的苍凉,刚好,等同于自身一无所有。

    我可不想这样。当然,乔妍更不想。为此,她说,她十分幸运,掉进了我这口井里,不深不浅,刚好,还有点暖。我那,则马上告诉她,随着她勇敢的一跳,井中的水漫溢出来,溅起的水花,远远超过溢出来的水面,使我得以在高于自身的地方,一睹井外无限风光。如此,我的感激不能用语言表述,倒是在心底里非常非常奇怪,她究竟看上我哪儿啦?

    其实,人在大多数时候,都是这么配不上自己所拥有的,他若不及早认识这一点,早晚还会失去。

    “猫,知道我喜欢你什么吗?”

    “什么?美人。”

    “我喜欢你把我当个女人,然后,自己像个男人。”

    “这赞美够高的。怎么觉出来的。”

    “因为我从没被你玩弄过的感觉,尽管你还一天到晚色色咪咪的。”

    “难道你不是我?”

    “我当然是你。”

    “所以么,”我说:“我也是你。而我既然也是你,这问题就有了最合理的解释。”

    我爱乔妍,就是说,她的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是我不喜欢的,总也觉得亲她不够。可是有时,我最爱她的时候几乎连亲她一下都舍不得。这倒也是真的,我最爱她的时候就这个样子,真心舍不得亲她一下,唯恐玷污了她,即使我这么说出口来会令她嗤之以鼻,我还是要这么说——这个事千真万确——我就是舍不得亲她一下。我骗谁,也不能骗自己吧。偏偏乔妍还要笑话于我,说我这人虚伪,才要这样编来自己骗自己。我跟她解释,她就是不听,一度还成心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在我面前招摇过市,惹得我情欲大发,不能自己,然后,她一脸得意洋洋的神色盯着我看,跟赢了我什么似的。

    这几天,我没工夫搭理她,两个人都在不停地往对方家里跑,在长辈们面前,只好装出一副正正经经的样子,彼此连话都不多说,若说话时,也是很正式地称呼对方的名字。乔妍为安慰我,偶尔,还会抽不冷地偷偷握一下我的手。我知她对我十分体贴,也尽心尽力配合她,几天下来,所有我们之间悬而未决的那些问题得到了圆满的解决。我也没遭到任何歧视,或是有哪怕一丁点于心不安的地方。就这样,当秋天开始以一种呲牙咧嘴的形式忽冷忽热地到来时,我和乔妍的关系最终确定了下来,现在的乔妍简直舒心的不成,居然每天还要把我当一会儿她的玩具猫来玩,我要是不耐烦了,她就威胁说要养只猫。

    “一只真猫。”她凶巴巴地说道。

    乔妍是我认识的最最善良的女人。我之所以要这么说她,因为她善良的极其聪明。在这方面,好人的问题是常常为善所误,一如坏人的问题是常常为恶所折,二者也都即是他们自己,又不是他们自己。

        星期天,一场秋雨淅淅沥沥一直在下,乔妍约好了她的女伴一块儿去做头发,不知要几点能回来。我收拾完了家,越看越漂亮,心满意足不知再干上点什么是好,猛然记起雨中散步的感觉,便拿了一把伞,走出家门,打算去北小河的岸边,独自享受一番孤孤零零的乐趣。自我和乔妍生活在一起之后,还没一个人溜达过。

    下楼时,莫名其妙的,我就想起了乔妍昨天下班回家后当成笑话讲给我听的那些话,她说,我最近夜里不知犯了什么神经,总在睡着了之后,不由自主把头往她的怀里乱扎,而且,绝对是不由分说的那种,一定要等她抱住了我,才能慢慢安静下来。她说这话时,脸上的表情显得特别开心,还有点调皮和世故,可是我怎么觉得,自己这么大人了竟然越来越像个小孩,心理上当然有极大满足,可也有挂不住的成分,稍显不安,略带任性。

    家的楼下,种有大片的紫藤,经过几天来连番秋雨侵润,照旧一派枝繁叶茂,颇为招摇的光景,倒是立在一旁的合欢树,看上去像一个个谦谦君子,无不在雨中列队撑伞,恭恭敬敬地等侯在那里准备着迎来送往。此时,我注意到,雨已经变小,飘飘忽忽的,天光逐渐明快起来,远远地,传来北小河低沉的轰鸣,宣泄着由这一场雨水带给它的种种活力与激情。

    我感受自己的心——那么迷惘,那么幸福,或许,是我从来没有留意过,幸福恰恰是迷惘的一种,只在依稀记忆之中,混合成一片朦朦胧胧的浅绿色阴影。

    不远前方,矮树林看上去尤为秀美,受益于雨水的滋润与洗涤,愈发显得生机勃勃,跃跃欲试。想我那一天将乔妍抱进去之后,两个人好像一对在古时候双双私奔出来的恩爱男女,由于无法明媒正娶,只得在满天星光下面拜了一回天地,那个情景一回想起来就令我深深感动,美得精彩绝伦,又远胜过一场盛大婚礼。

    这是一个飘散着清清零零雨丝的午后,我撑着一把伞来到青翠的河岸边散步,寒爽中略带有几分喜悦的微风不时拂面而过,转而袅袅婷婷地依偎在了一片密密匝匝的树林边缘,簌簌落落地摇摆成一副娉婷风韵的摸样,间或,拨开了幽暗而又含蓄的枝桠,闪露出几只鹊鸟晶亮的眼睛——多么令人着迷的下午,多么撩人心魄的季节,无不自斑驳着发散出淡褐色的天光下面,为我呈现出一派多姿多彩的精神画图——草异葩奇,羽嘉木瑞,风色婉娩,景致姽婳,谡谡松柏,郁郁葱葱,云如波涛,泻影入河,随着不断翻滚着上升的水面载沉载浮——一切的一切啊,似乎只有等到第一颗星星升起的时候,方能有一个完美答案——那是漫天抛洒下来的珍珠雨般的璀璨,其中每一颗,都宛若美人眼中的眸子,变化万千!

    看着看着,我心陶醉啦。不知不觉想到了乔妍身上,真是说不出自己到底有多爱她,就是觉得,每一次从地上捡起她的一根头发来,都忍不住要放进嘴里尝尝。

    我以为,乔妍身上惟一的问题,是她一双读书太多的眼睛,尽管自身足够明亮,足够清澈,可只要一摘下眼镜,再看起东西来就会变得模模糊糊的,不知不觉中,收敛了应有的光彩,与那些生来就会使用眼睛眉目传情的女人相比,缺少了一丝夺人魂魄的所在。一如我,为人尽管十分的敏感,却由于同时还长得高高大大,除乔妍外,任谁也想不到我还有那么柔情的一面。

    其实,我又何止柔情啊!
  TOP
蝶舞寒秋  版主   发表于:2017-08-12 09:1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5121    精华:351   注册时间:2007-5-12    发短消息        

70楼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