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连载】望京传奇《二十四只画眉鸟》(2608楼更新) 热贴

漫长岁月  版主   发表于:2017-05-16 15:5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8632    精华:280   注册时间:2009-10-30    发短消息        

2606楼

引用:
原帖由 望京闲人2011 于 2017-5-10 19:12 发表
谢谢漫长版主!感激不尽!!!
闲人不客气
  TOP
女性论坛情感部落  版主   发表于:2017-05-22 11:1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4598    精华:189   注册时间:2011-3-26    发短消息        

2607楼

上午好!新周快乐!
  TOP
头像
望京闲人2011  白领一族   发表于:2017-11-05 11:1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542    精华:7   注册时间:2014-10-15    发短消息        

2608楼

    第二十九章、异形交易


    郭彤送稽亮回了大望路99号,于别墅门前,跟迎出来的林明仪打了声招呼,半认真半玩笑地说:“五弟今晚吃撑了,让他消耗消耗吧。”

    “是吗——怎么吃撑啦?”

    “嗨,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一锅面片汤而已,不过,全让他一个人吃啦。”郭彤摆着一副风骨秀耸的派头瞧着稽亮对林明仪言道。

    在旁的女人抿嘴笑了笑,极其温柔地看了看稽亮,然后,跟郭彤解释说:“他平时就好吃这个,只是我做的不怎么好。四哥,您还是进来坐一坐吧。”

    “不啦,太晚啦,你们休息吧。我该回去啦。”

    “那么——问四嫂好。”

    “嗯。”

    郭彤随口应承一声,重新回到了车里,见稽亮和林明仪还在朝他招手,咧开嘴努出一个笑脸,脚下油门一踩,开起车走了。他今天心情不错,已经超出了自己的预料,直到望见林明仪的刹那间,略微皱了皱眉头,但他还是诚心诚意地认为,这女人像个皇后,本能地敬畏于她,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与对叶紫婷等人的感觉完全不同。莫名的,想到了古月天的爱情,禁不住为他忧虑起来,原本,他倒是一直认为,只有真正的癞蛤蟆配得上吃天鹅肉,可是到了现在,似乎又拿不定了主意,有心帮帮古月天,只怕自己也无能为力。稍后,意识到他的处境和古月天没什么两样,顿时坏了心情。

    从大望路到TOP不到五分钟车程,郭彤足足开了十五分钟,或者更久,只是他没注意到这一点,还险些撞上路边的护栏,脚下一个急刹车,身子随即向前俯冲,若不是给保险带拦着,肯定撞上了前挡风玻璃,这才加了些小心,规规矩矩地将车驶进了TOP的车库甬道。说起来,他不是一个为心事所累的人,偏偏这一回对稽亮动了真情,失去了心智,感觉时而欣喜,时而沮丧,反复无常的正像是个深陷情网的恋人。

    郭彤将车开进了地下车库,在经过十七号专属电梯时,猛然望见一个衣着华贵,身材颀长的女人背影,眼见她正在进入十七号专属电梯。他看在眼里,感觉十分熟稔,仓促间,没想起她是谁,尽管如此,或多或少还是在心里恨上了这女人,仿佛她刚刚做了什么令他不开心的事,此刻还在一脸讪笑地望着他瞧,极大地伤害了他的自尊心。“这婊子谁那?”他脑子里快速地过了一遍,到了自家的专属电梯旁停下车时,终于想起她是谁啦——“陶如可——她什么时候搬这儿来啦?”

    脑袋里浮动着一连串疑问号,郭彤下了自己的宾利车,回头再朝十七号专属电梯的方向望去,已然不见了陶如可的踪影,游移之间,记起了她在稽亮舞会上艳压群芳的样子,立即将她看成了第二个林明仪,心下一沉,思绪大乱,面色骤然凝重起来。“显然,我不是她们的对手啊!”他这样想着时,人已走进了顶层复式的专属电梯,电梯的门无声关起,映入眼底的却是一副齐凤凰的海报贴画。原本,他一直看不上妻子的这种小心思,觉得她即虚荣又无耻,平日里上上下下的,懒得瞧她一眼,但是此刻,他却专心致志的盯上了那幅画。电梯停下,门又一次无声地开启,他才意识到已经到家了,不过,他没有马上走出电梯,反而再一次关了电梯的门,对着妻子的海报贴画继续欣赏了一番。

    此时,齐凤凰回家有一段时间了,但她却没照从前那样悠闲地在观景大厅里欣赏窗外的美丽夜景,而是将自己关进了这座富丽堂皇的宅邸内最小的一个房间里,原本是她打算留给佣人住的的地方,不想,她在这小房间里呆了一会儿后,感觉十分舒服,似乎无论观景大厅还是她的豪华卧室,都没有这个小房间让她安心。于是,她就在这小房间里呆了下来,坐在了靠近西面一扇细长小窗前的一把长背椅上,柔软的腰背挺得很直,美丽的脸孔上带着些许的伤感,好像一方面想要表现自己的坚强,一方面又忍不住要痛哭一场。也不知坐了多久,她忽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存在,于这狭小的空间内,静的听见了她的心跳声。她一动不动地听着自己的心跳,终于慢慢地叹出一口气,跟做了一场梦似的,清醒了过来。但见她缓缓站起身,靠近窗前,望着外面灰蒙蒙的天际,在这个高度上,城市的灯光将淡淡的雾霾映衬的常异耀眼。迎着她略显呆滞的目光,显出一副百无聊赖的模样。今日回家之前,她先去了趟父母的公寓,下了好大的决心后,有气无力地将她打算跟郭彤离婚的话说了出口,结果,一如所料,招致了父母的坚决反对。父亲操着一口浓重的东北口音疾言厉色地警告了她一番,要不是母亲怜女心切,一个劲儿拦着,她真想一走了之。重又坐下后,就听母亲情真意切地对她说道:“本来,我都没指望你嫁的这么好,毕竟三十多岁的女人了,嫁入豪门的机会微不足道。所以,听说你要和郭彤公子结婚的消息,我高兴的眼泪都掉了下来,当天和你爸去庙里烧了香,一方面感谢菩萨,一方面为你们祈祷,我们这一家人算是有了出头之日。”

    “可我过的并不幸福——”齐凤凰幽幽地对母亲说。

    “我了解。我了解。”母亲一半安慰,一半埋怨地打断了她的话,继续说道:“我们两家人的差距是大了一些。和他们比,我们就是一无所有的人。可是,你想过没有,你都这样了他也不嫌弃你,还风风光光将你娶了过去,你有多幸运,才能遇到这样一位有情有义的公子!,这样的好人,世界上能有几个。你不心存感激,还要和他离婚,实在说不过去那。”

    齐凤凰到底也没将自己遭受的委屈讲出来,实在是张不开口,但她心里明白,即使说出来,父母也不会同意她离婚,毕竟,他们从她这场婚姻中获取了太多好处,彻底改变了他们一向为之窘迫的命运,这样的好日子,他们远远没有过够,无论如何不想失去。只是她从前还愿意为他们在郭彤面前忍,自从遇见了稽亮,发现已经很难继续委屈自己啦。于是,起身离开了父母的公寓,对他们仍在耳边喋喋不休的警告充耳不闻,只求尽快摆脱他们。说也奇怪,就是从这时起,事情起了微妙变化,好像从前特别看重的一切,眨眼间变得微不足道了,相反,倒是让她不以为然的一些东西,开始具有了与众不同的价值。所以,一离开父母,她便迫不及待地打电话给她的经纪人肖永乾,告诉他自己要跟郭彤离婚。没想到最后却被他一句“此时蜜糖彼时砒霜”的话说怔了,犹豫了好半天,未置可否地挂了电话。说起来,肖永乾也是位知名人物,为人老谋深算,对她极为忠诚,照例,有什么特别的事她都要第一个告诉他的,而他,通常也总能说出几句令她信服的话来,偏偏这一次他既不肯定,也不否定,说得模棱两可。如此一来,她就有点心虚,愈发拿不定了主意。等回了家中,仍旧无法做出最后抉择。不过,有一点倒是十分肯定,她已经厌倦了一度令她引以为荣的巨大房子,进门后便找了家中最小的一间佣人房走了进去,安安静静地呆了一会儿。忽然觉得,她完全有能力给自己买一个这样的小房子,从此离开郭彤,过她想过的生活。她正专心致志地想着这件事,甚至想的有点入了迷,郭彤找到了她,打断了她的思绪。“怎么呆在这儿?”他十分不解地望着她问。

    “我喜欢这儿。”她一冲动,嘴里的话甩了出去。

    郭彤耸耸肩,看样子并不生气,只是觉得好奇。“你不是喜欢大房子吗——怎么——改性啦?”

    齐凤凰存心想跟郭彤吵一架的,可听他这一问,羞愧的低下头去,自觉有短被他抓在了手里,喃喃自语地说:“因为我愚蠢,喜欢了大房子。”

    “怎么说?”郭彤愈发好奇啦。

    齐凤凰使劲儿咬了咬下嘴唇,像是有所顿悟了似的继续说道:“恨只恨我那时还不懂什么是‘心宽室自大,室小心乃宽’的道理,居然自作自受地跟你要了一所大房子。”

    郭彤听了,先是眨巴了眨巴眼睛,又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思索了片刻,最后还是没忍住笑出了声,又是挖苦又是打趣地说:“我一听你说的这么有道理,就知道这个话肯定不是你说的。肯定又是那个傻瓜文人跟你讲的——我没猜错吧?”

    齐凤凰白了丈夫一眼,没去反驳他。

    郭彤一脸得意之色。“我就知道你说不出这种莫测高深的话,不是你不够聪明,而是你不够愚蠢。你不愚蠢,这便是你的问题。所以,你才会在这幢大房子里找了个最小的房间。可是,与其说你要安慰自己,不如说要欺骗自己。”他话说的腔调里颇有几分恶毒的语气,但为了掩饰内心的轻蔑,他还是迈着轻快的脚步走到妻子身边,和她一起站在了小窗旁,目光游移不定地朝窗外撩了撩。“空气真脏啊。”他甚是不满地嘟囔了一句,仿佛刚才的话不是说给身旁的齐凤凰,而是说给外面的空气听的。

    齐凤凰从心底里畏惧她的丈夫,不仅仅是由于他总能够冲破她的底线,每每令她羞愧得无地自容,与他总是花样翻新地折磨她的那些手段比起来,更加令她畏惧的还是他对她的这种居高临下的鄙视,好像从一开始他就把她看透了,只不过出于怜悯,他才娶了她,然后,他就一直那么盯着她看,无论她做什么,怎么做,也不可能使他满意。或者,换句话说,在郭彤眼里,她就是一个有着显而易见污点的女人,而一旦她想要洗白自己,这个污点反而会变得愈发刺目。齐凤凰在心里想着她过去悲惨的爱情与眼下更加悲惨的婚姻,脸色越来越苍白,忽然伸出一只手扶在墙上,似乎随时会晕倒在地,头也低得更深了些,其实,她是在等着郭彤说出什么更难听的话,然后,她就打算反击他了。出乎意料,郭彤宽慰了她几句。

    “要我看呵,你可是比那些傻瓜文人们强多了,跟他们毫无价值的半对半错的俏皮话比起来,你要么说的全对,要么说的全错,不管怎么说,也都是有价值的。”

    “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说你尽管住在大房子里感觉挺难受的,毕竟还是住在了大房子里,比那些住在小房子里说心宽话的人真实。”

    “是吗?我现在不这样想。”

    “莫不是你想要跟我离婚?”

    “我正打算跟你谈谈这事。”齐凤凰攒足了力气,终于说出了压在心头的话,面色骤然红润起来。

    郭彤见她认真了,故意装作无所谓的样子耸了下肩膀,甚至,还存心挑逗着说:“跟我离婚对你有好处吗——毕竟,你是个极其现实的女人啊!”

    “我已经过够了这种不人不鬼的日子。”

    “为这个呵,”郭彤已然有些紧张的情绪松弛了下来,跟吹口哨似的吐出一口气,不慌不忙地对妻子说:“你到底还是没明白,底层的人生或许可以过上艳俗的人生,一旦活到了我们这个阶层,再要得到快乐,只剩下矫情和变态了;看着都是金钱作祟,其实都是人性使然,所谓不人不鬼,说白了,就是这种人生的真实写照,一方面光鲜的令人艳羡,一方面阴暗的令人诅咒。你若在意这一点,当初便不该挖空心思要过上这种生活。行啦,别扯这些没用的啦,喝一杯去吧。我有正经事跟你说。”

    不由分说,郭彤将妻子从佣人房间里拉了出来,习惯了服从的齐凤凰没有表示出反抗的意思,默默地跟随着丈夫穿过摆满艺术品的宽阔走廊,去了他们的家庭酒吧,那里,一向都是郭彤独霸的领地,但自他们结婚之后,他倒是更愿意一个人在此喝闷酒,也不要美艳的妻子来陪他。可是今晚,他想跟她好好聊聊。

    夫妻之间一旦心生了厌倦,彼此都不会有什么真心话好说。郭彤自然清楚这一点,并不指望妻子理解他,只是作为一个了解女人的男人,他深知为她们打算的好处,为此,更愿意站在齐凤凰的立场上,来为她打算一番。于是,喝了口啤酒后,咂了咂嘴道:“你想跟我离婚,说起来并不令我意外,原本我们两个就不太合适,与其这么将就,不如散伙拉倒,彼此也好各行方便——”他故意没把话说完,而是从吧椅上侧过身,要看看齐凤凰的反应,见她面无表情,只得继续说下去。“这不是遇见稽亮了吗——咱们的事,倒是可以重新议议了。”

    “离婚就离婚。扯稽亮干嘛?”

    “你想呵!你都跟我离婚了,你觉得你还有什么资格去跟那些贵妇们争吗?”

    “哼,”齐凤凰轻蔑地从鼻孔里的冷笑了一声,一口气喝光了杯中的啤酒,异常决绝地说:“郭彤,你死了这心吧。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帮你祸害稽亮!”

    “当然——你当然不能那样做!我也不允许你那样做!总之,绝不可以!”

    见郭彤一脸赌咒发誓的模样,齐凤凰将后面的话含着嘴里,慢慢咽了回去。她料定了他一准儿是在跟她耍花招,便等着看他表演。

    郭彤则是看都没看妻子一眼,只管对着手中的啤酒杯自言自语地说道:“我今晚一直跟稽亮呆在一起,还旁敲侧击的试探过他几次,但是,无论我有多喜欢他,有一点可以确定,他丝毫没有出柜的意思,这令我感觉十分沮丧。当然,我也明白,这种事强求不得,强求,就怕将来连兄弟相处的机会都没有啦。只是我心有不甘啊,所以,也很难放弃。毕竟,我对他的爱情,不是你们这些女人可比的!”

    望着郭彤一脸哀伤的神色,原本满腔的幽怨的齐凤凰甚至有了些幸灾乐祸的意思,口风一变,颇为冷淡地说:“郭彤,我还真是没想到,你居然是个双的,女人不放过,男人也不放过——越来越像个花心大萝卜。”

    “你不懂啊!”郭彤一时颇为感慨。“凡事一旦上了境界,自然要玩出花来,不仅仅局限于男女之事。当然,我也不是有意要伤害你的,和你结婚那会儿,我还不认识稽亮。”他觉得有必要为自己辩解上两句。但见齐凤凰仍旧恨意难消,索性敞开了,将心比心地说:“与你遇见稽亮的震撼相比,我的情况丝毫不逊于你,几乎就是一眼入魂的感觉。然而,与其说我因此喜欢上了一个男人,不如说我喜欢上了一个天赋异禀得犹如神一般存在的另一个我自己,甚至,我都无法用语言表达清楚,或许,某种程度上,跟成天围着你的那些追星族们类似,如今,他也已经彻底征服了我,令我为之神魂颠倒,不能自持。没错,是这样。我肯定。”

    齐凤凰马上反驳道:“追星——笑话!普通人追星是为了安慰自己,你既有能力,又有手段——目的绝没那么单纯。”

    “真的是让你给说对啦。”郭彤深以为然地点了下头。“我们到底是夫妻嘛,你对我的了解也远胜于他人。我目的自然不单纯,即使我并不想这样,也已经不由自主。只是如此一来,我就担心自己忍不住干出什么傻事,最后竟然伤害了我真心喜欢着的人。所以,我才想求你帮帮我——”他说这话时,神情肃穆地望着妻子,态度极其真诚,紧绷着的面部肌肉甚至流露出骇然的线条,看得齐凤凰心惊胆战的,他从未见过丈夫的这种表情,不由得怔住啦,过了好半天,才嗫嚅着问:“你要我做什么?”

    “帮我保护稽亮——”郭彤一字一顿地说。

    齐凤凰一双美丽的明眸睁得大大的,说不上是惊奇还是害怕,抑或压根就不信郭彤会说出这样的话。

    “我说的是真心话。”郭彤强调说。没有任何理由,他又变得垂头丧气了起来,过好半天,换了一种非常无奈的语调跟妻子解释道:“其实,不光是我在打他的主意,这么说吧,今天晚上,我遇见的所有女人——她们都在打他的主意。我想,我可能斗不过她们。”

    “那又怎样?”

    “嗨,跟你明说了吧。我顶多就是看着稽亮眼馋而已,还不至于去祸害他。但是那些女人不一样。她们是铁了心要祸害他的——你听明白了吗?”

    “就算这样,跟我有什么关系?”

    “莫非你不喜欢稽亮?”郭彤叮着她问。

    齐凤凰的脸色又一次变得惨白惨白,沉吟了片刻,从牙缝里吐出两个字:“喜欢。”

    “所以,我才要你保护他。”

     齐凤凰好像已经忘记了郭彤还坐在身旁,只管默默地摇了摇头。“有林明仪在,哪儿用得着我这样的废物。”

    “你这就不懂啦。要我说呵,林明仪也保护不了稽亮。只有你才可以。”

    “我不明白,你凭什么这样想?”

    齐凤凰终于认真了,但此时,郭彤反倒无所谓了,重又摆出了一副公子哥的派头,摇头晃脑的。他心里十分清楚身边女人的弱点,她可以忍受他的侮辱,却不能忍受他侮辱的不够公正。为此,故意刺激她说:“你要是想跟林明仪比美貌,我劝你还是算了吧,这辈子不用想了,下一辈子或许可以。”

    “你羞辱我吗?”齐凤凰的脸色红润了起来。

    “我没那意思。你自己不聪明,羞辱了自己。”

    “你有什么话,干脆挑明了说。”齐凤凰强压着内心的火气,身子挺得更直了,凸起了性感的乳峰。郭彤则视而不见,只略带神秘地对她小声说道:“本来,我也以为稽亮只是你的一个追星族而已,和其他人没什么不同。所以,没往深了想。谁知今日,对他随便提了一下你的名字,竟然害得他羞红了脸。我就觉得,他对你的想法并不单纯。你想呵,他一个让女人们争相宠溺的男人居然还会为了你脸红,其中的秘密怕是他自己也不完全明白吧。不过么,我是看清楚了。要我说,你不仅仅是他的初恋,同时是他的母亲、他的姐姐、他的爱人——事实上,只有你拥有这样的影响力,在他被人诱惑的即将迈入万劫不复之际还有可能转回身去。所以,你最合适保护他啦。”

    郭彤这几句话说进了齐凤凰的心里,尽管她自己并不承认她也是这么想的,仍旧不免暗自窃喜。但此时,她仍旧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对郭彤的话似也无动于衷,居然还不着边际地说:“我这人命苦,即使有钱有势了,还是遇不上一个好人,反而不如那些没钱没势的人活得潇洒。与其这样继续维持自己毫无价值的虚荣心,不如找个我喜欢的,好歹心甘情愿啊!”

    “你这是同意啦?”

    “事已至此,我同意不同意都与你无关。”

    “谁说不是——”

    郭彤话没说完,齐凤凰已经站起了身,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但还过没两秒钟,她人又回来了,而且,嘴角边还含着一丝莫明其妙的笑影,好像她从来不认识郭彤似的,将他认认真真地打量了一番,然后,忽然问道:“郭彤,我很想知道一件事,你老老实实回答我——戴绿帽子好玩吗?”

    “哈,”郭彤也毫不示弱,睥睨地注视着她,似笑非笑地回道:“你本来就是捧着顶绿帽子嫁过来的,我戴不戴还不一样。”他没想到,他的这句冷酷至极的话深深地伤害了他的妻子,其程度远远超出了他对她的侮辱,就算把所有那些侮辱加在一起,都不及这一句话锥心刺骨。

    不过,郭彤并不后悔,甚至,当齐凤凰那一巴掌清脆的耳光仍旧火辣辣地在他腮边弹跳着作痛时,他也没有生气。相反,他认为他赢啦。因为他相信,稽亮一定会由于齐凤凰的原因做出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来。只要他做了这个对不起他的事,他便有机会将他掌控在手中。

    一桩美好的交易,必然要付出对等代价——他信这个。
  TOP
漫长岁月  版主   发表于:2017-11-06 16:3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8632    精华:280   注册时间:2009-10-30    发短消息        

2609楼

『情感部落』让羞涩的你、才华的你、渴望表达渴望解脱的你,在网络的面具下,在ID的遮掩里走出情感的碱淖。也许你不奢望有一个答案,也不企及找到心灵的明天。参与就是目的,莅临就是解脱。情感永远是人类的主旋律!
傍晚好,情感部落感谢你!祝你万事如意!注意身体!感谢你的坚守!
  TOP
漫长岁月  版主   发表于:2017-11-06 16:3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8632    精华:280   注册时间:2009-10-30    发短消息        

2610楼

感谢闲人大哥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