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连载】望京传奇《二十四只画眉鸟》(2602楼更新) 热贴

熙雅安  版主   发表于:2017-04-13 08:1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2850    精华:292   注册时间:2012-3-2    发短消息        

2586楼

第二十四章、美学观止


令人耳目一新的《六欲女神》即将进入最后高潮阶段,同样美妙的音乐却意外地暂停了,仅有的两位观众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见常丽萍满脸堆笑地走上前来,“两位公子,真是对不起!我请求你们的原谅,今晚的《六欲女神》只能演到这里了,因为叶总脚受了伤,已经严重到了不能跳的地步,不然,说什么也不会扫了两位公子的雅兴。”

    “这算怎么回事!”郭彤颇为不满地说:“既然请我们吃饭,还不许我们吃饱?——”

    “不是这样的。您误会我啦。”常丽萍仍旧满脸堆笑地跟郭彤解释说:“没能来向两位公子献舞,叶总自己也非常难过。可您是知道的,这‘意神’的角色需要全身心投入才能跳好,倘若强忍着脚伤登场,也不是不可以,她就担心那样跳下来,两位公子看着不舒服,弄得不好,还要坏了两位公子不错的心情,也将前面几位女神原本跳得极好的舞蹈给糟蹋啦。”

    稽亮心里最清楚怎么回事,碍着郭彤面,不便细问,只是关怀备至地对常丽萍说:“请你告诉紫婷姐,我们一点不觉得遗憾,像这样美妙绝伦的舞蹈,理应留一留再看。可千万别累她再次受伤啦!”

    常丽萍面露感激之色,十分客气地说:“三公子人慈心善,说话也好听。不过,为了弥补今日之缺憾,叶总临时决定以歌代舞,她要亲自来向两位公子致敬。请先宽坐吧,她要出来啦。”

    闻听叶紫婷前来献歌,稽亮揪着一番心思,重又坐了下来,原本还胀得满满的五官七窍,瞬间松弛下来,仿佛他刚刚目迷五色地看过的精彩绝伦的舞蹈,不过是一场缤纷着从眼前逝去的过眼云烟,反倒由于叶紫婷因伤而缺的原故,意外地定格在了她的身上。现在,他心里尤其懊悔,昨晚不该听她的劝,要是他坚持送她去了医院,料想不至于如此严重,一边暗自埋怨她,一边又在为她的这种任性感动不已。想起那一朵染着鲜血的梅花,愈发觉得它冰清玉洁地开在了雪地上的花瓣美轮美奂。心动之际,人也坐不住了,一股从未有过的极其热烈的渴望冲上心头,只想飞快地跑过那扇屏风,亲自到后台去看看她,甚至,他都不乐意她来献什么什么歌,只要知道她并无大碍就好。谁知,就在此时,完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从屏风后面,由远及近传来了一阵即碎又轻的木屐声,哒哒的像是踩在了音乐的鼓点上,让人听了还以为是舞曲的前奏。

    叶紫婷手持一只小巧的麦克风,在屏风后面稍稍站了一下,随手在袒露的胸前整了整她的和服,这才腰肢款摆、风姿绰约地走了出来,望见稽亮,温馨姣美地朝他抛来会心的一笑,仿佛她已经知道了他的心思,以至于感激得无以为报,于是,深深鞠了一躬。“谢谢两位公子的宽宏大量,在我因了不得已的原因无法继续演出的情况下,仍旧不离不弃留下来为我捧场,如此善意,已令我感激不尽、受宠若惊——”说着话,她又深鞠了一躬,但是,再次抬起头来,精致典雅的面庞显得十分庄重,好像她是一位刚刚向神祈祷过的圣女,忽然转回身来,重又面对尘世时,还是忍不住想要变成一个有欲望、有爱情的女人,只是由于她已经向神祈祷了的原故,不得不时时刻刻思索自己的处境,这才试图隐藏她的天生丽质,或多或少,还在为自己表现得太过美好有所惭愧——多么优雅的禀赋!多么高贵的礼仪!多么谦恭的神采!多么婉约的韵味!彰显而出的,恰恰是内涵的气度!收敛而起的,恰恰是外泄的风光!因完美而愈加掩映。因掩映而愈加完美。端庄典雅,落落大方。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瑰姿艳逸,光彩照人。稽亮原本是个极重情义之人,此刻,见了一身和服、美轮美奂的叶紫婷,居然也忘记了她的脚伤,甚至,郭彤也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只是他还忽然意识到她是个人物,从前小瞧了她。就听叶紫婷继续声音悦耳地说道:“或许,千言万语的谢忱,不及一首歌唱的亲切自然,但却并非语言不够真诚,而是不足以表达内心情愫,所以,我特别选了一首日本的《四季歌》,献唱与两位公子,这歌也总是唤起我美好的回忆,以及对更加美好的未来的向往——”

    当《四季歌》旋律优美地奏响时,百花厅里灯光大亮,精致曼妙的叶紫婷宛如站在了早春落英缤纷的阳光下面,迎着习习扑面的凉风,素颜如画的形象愈显清纯,看似娉婷袅娜的随意一摆,居然也丰姿绰约的妩媚撩人,才说是如花似玉,又道是玉骨冰肌,但是,真正媚入骨髓的地方,恰恰是那仙姿玉色之外的一份靓丽,好似透过了一块极其纯净的水晶洞见到的极其清纯的事物,刚好又适合于让人换一个角度欣赏。

    应该说,世间最奇妙的事物,通常不是奇妙本身,甚至,这些奇妙无比的东西现实生活中也不曾真的奇妙过,之所以能够给人留下一种超凡脱俗的印象,关键在于,与最好的东西相比,还可以好的有所不同,乃至于令人惊叹。正如叶紫婷今晚一点都不在意其他几位女神抢了她的风头,归根结底,她要出的风头,与她们不一样,相反,倒是由于她们抢了她风头的原故,愈发锦上添花了。所以,她的歌尽管也唱的不够完美,甚至,远远不能称为天籁之声,但是,她真正需要的,恰恰是这么一份自然而然的寻常,在她曾经完美地踏出过一朵染血的梅花之后,留给稽亮的则是更为楚楚动人的形象。所有的人都可以听不懂她的歌,只要稽亮听懂了就行。因为照例,所有人也都不曾目睹过她的完美,这便给了她一个后来居上的机会,令她完美的利用。当然,她也不是不能表现得更好一些,只是这一来,她就担心她还有可能弄巧成拙,反而掩盖了她的缺陷。与几位美丽上更胜她一筹的女神相比,今晚,她赢在了美学上。

    美学是这样一种学问,无论在形式上还是在內容中,皆容不下最美的东西存在,乃是相对于一般美的所在,自身为其自身所冗余的美之空间,进而在更为丰富、绮丽的意义上,接近于完美。这样的学问,自然不是几位年轻貌美的舞蹈演员理解的了的,她们纷纷将自己最好的东西拿了出来,反倒让叶紫婷赚足了便宜,颇有些为人作嫁的意思。结果,当她一首《四季歌》唱罢,几位女演员鱼贯着从屏风的后面走出来,大家一起朝两位公子谢幕时,即便是看在了不明真相,为人又十分挑剔的郭彤眼里,叶紫婷也显然是那艳压群芳的唯一主角,何况稽亮还心疼地想着她受伤的脚,眼里更是只有她一个人。偏偏叶紫婷不给他多看一眼的机会,才谢了幕,自己便匆匆先走了。任由着几位女演员去与稽亮合影留念,不闻不问的。

    稽亮为人温和,性子又好,尽管心里着急,对于各位女神的要求仍是有求必应,直到这一阵子热闹过去了之后,忽然看见身后站着的沈冰尘,借故离开了她们。

    沈冰尘此时早已等得不耐烦了,碍着这里人多,插不上话,只能干着急,忽见稽亮走过去,登时满面喜色。她已经想好一个令他不能拒绝的理由,就等着对他说,没成想,他先开了口。

    “紫婷姐在哪儿?我要见她!”

    “三公子,跟我来吧。”沈冰尘轻轻拍了一下稽亮的胳膊,将他带出了百花厅,很高兴他还能和她想到一块儿去。念及叶紫婷一番良苦用心,觉得是个好兆头,遂在去办公室的路上,故意向稽亮透露说:“紫婷原本是要跳来的,实在因为脚疼,临时改了节目。三公子,您不要怪她啊!”

    “大姐,我不是个没心肝的人。她——伤的厉害吗?”

    “我看过了,连脚趾头都肿了起来。真是可惜了她漂亮的一双脚!”

    稽亮听了,更为忧虑,内心甚是懊悔。想到不久之前,她还在无微不至地照顾自己,令他以为她没什么大碍,愈发感到羞愧。等来到了叶紫婷办公室门前,沈冰尘伸手敲了一下,从里面传出叶紫婷极其温柔的声音:“请进。”沈冰尘便对稽亮说:“三公子,您一个人进去吧。我还有工作。”稽亮随即向她道了谢,推门走了进去,正赶上叶紫婷来开门,险些撞在一起。

    “郎君来的正好!我发愁呢。”她仍是一身盛装和服的装扮,还没来得及换下,瞧见稽亮进来,脸上堆着盈盈笑意,丝毫看不出有她什么不适的地方。

    “有事?”稽亮关切地问。

    “还不是给这身和服闹的。后面的带子我解不开,你快来帮我一下。”

    叶紫婷说着话,人已经落落大方地转过了身去,反倒是稽亮怪不好意思的,一时手忙脚乱,好不容易找到了带子的解扣,却因系的太过精致,险些又记死了。急出了他一头汗,才将带子解开。

    叶紫婷两只手握着已经解开了的带子的两端,转回身,一半是埋怨,一半是娇嗔地说:“幸亏我不是去赶场,要不然,肯定被观众骂死。”眼见她这般计较的样子,像极了戴凌凌,稽亮笑了起来,心下甚是喜欢。忙问:“脚伤怎么样啦?”

    说起了这个事,叶紫婷便打起马虎眼:“一点小伤,不碍事。郎君不必挂怀。”

    “你故意这么轻描淡写的瞒我,不知道我有多心疼你。”

    “谢谢郎君!但是,我真的不碍事。你先在这儿等一下吧,我去换了衣服就来。这和服呵,也就是穿起来好看,脱的时候,跟解绷带差不多,麻烦死啦。”她一边唠叨,一边去了自己的更衣间,没给他留下一点关心她的机会。

    眼见得推拉门推开又拉上,稽亮倒也并不烦恼,相反,他还喜滋滋地想着她。想到在生活中,叶紫婷居然也有这烦言碎辞的毛病,愈发觉得她伶俐可爱,特别是当她以惊人的勇气在雪地里跳了一曲梅花足舞后,这样的对比尤其令他印象深刻。只是,他绝对没有想到,叶紫婷哪里是解不开她的带子,其实,她就是想难为难为他,顺便,给他增添一点美丽的烦恼。毕竟,男人生来是干大事业的料子,所以,他们也才更有可能在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上爱了一个女人。好像稽亮无缘无故喜欢莫雅儿一样。

    在更衣间里,几乎没费什么事,叶紫婷脱下了裹在身上的和服,但换衣服时,遇到了点小问题,她脚肿的十分厉害,穿不了高跟鞋了,不得已,找出了双休闲的鞋子穿上。可是,这样一来,原本极其适合于她苗条身材的小裙装就不能穿了,她只好另外找出一条宽松的裙子,再搭配上一件墨绿色的羊绒衫,照照镜子,感觉还不错。等从更衣间里出来,发现稽亮就等着门外,冲着他嫣然一笑,刚一迈步,便痛苦地呻吟了一声。

    稽亮赶紧上前扶住了她。“让我看看你的脚伤。”不由分说,他就去撩她的裙子。叶紫婷说什么也不让他看。“我真的没事——”

    “你现在说什么我都不信。我一定要亲眼看看。”稽亮说着话,一把将她抱了起来,走到了一旁,又将她轻轻地放在他坐过的那张软榻上,然后,他就准备脱她的鞋,谁知,耳畔听得一声似有若无的抽泣,登时呆住了,抬起头来一看,见叶紫婷眼圈红红的,媚眼如丝的眸中,噙着两汪随时要流下来的眼泪。令他大吃一惊。

    “紫婷姐,我没有冒犯你的意思——”

    他想要跟她解释一下,叶紫婷则轻轻地摇了摇头,两汪泪水扑簌簌地淌落了下来。“我知道郎君一番好意,可是,你难道没听说过李夫人的故事吗?”

    “汉武帝的李夫人?”

    “嗯!”

    “我知道她。‘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这么说来,我觉得你也很像她呐。”

    听稽亮这样一说,叶紫婷笑的颇为凄美,不过,还是红着脸说:“谢谢郎君如此赞我!但我自知没有李夫人的千般姿色,万钟风情,只不过我还记得这位夫人拒绝武帝探病的故事。她生病的时候,自知花容月貌受了影响,为不让武帝目睹她这不美的病容,便以锦被蒙盖在脸上,说起来,就是不想给她的皇帝留下自己丑的印象。好比我,现在不想你看我的脚,也是出于同样的顾忌。我是真的不愿你看见我肿的很丑的脚啊。”

    言罢,叶紫婷在稽亮怀中嘤嘤啜泣了起来。

    稽亮自然是心疼到了极点,语无伦次的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直到他向她保证再也不看她脚了,叶紫婷忽又破涕为笑的说:“那可不行。足舞我已经编好了,就等这脚伤一好,表演给你看。到了那时,我人是你的,命也是你的。”

    叶紫婷寥寥的几句话,说得稽亮心潮起伏,甚至,他都想告诉她,自己没她想的那样好,只是见她此刻如此脆弱,无论如何不想她伤心,话含着嘴里转了转,再说出来就是另一个调调:“好,我等着看你美妙的足舞。”

    叶紫婷高兴极了,人面桃花的脸庞异常妖艳。稽亮明明在努力克制自己,到了此时,还是情不自禁地吻了她。而女人在他的怀中也闭上了眼睛,还香香甜甜地朝他吹了口气,想她自己今晚尽管与舞蹈无缘,却是在不知不觉中,跳出了最好的“意神”,一时,醉的心融化了。就在这时,撂在办公桌上的手机响了,稽亮赶紧起身,去给她拿了过来。叶紫婷尽可能用正常的声调接听了电话,然后,她就笑着对稽亮说:“郭公子要请几位女神吃宵夜,我脚有伤,去不了,你跟她们一块儿去吧。”

    “我还是不去了吧。”稽亮颇为犹豫地说:“想着你脚上的伤,我去了也吃不下呵。”不料,叶紫婷并不认同他这种怜香惜玉的想法,反而鼓励他离开。“无论你有多么爱惜自己的女人,男人还是有男人的事要做。”

    稽亮惊奇的几乎合不拢嘴巴。“真是的!我姐也这么跟我说!”

    “明仪姐说过这样的话?”

    “一字不错——奇了怪了!”

    “有什么好奇怪,”叶紫婷欣喜至极地说:“毕竟,女英雄的所见也可以是略同的啊!”



  TOP
头像
望京闲人2011  白领一族   发表于:2017-04-13 11:2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518    精华:6   注册时间:2014-10-15    发短消息        

2587楼

谢谢雅安!我正着急那,感激不尽!
  TOP
漫长岁月  版主   发表于:2017-04-17 14:4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7754    精华:280   注册时间:2009-10-30    发短消息        

2588楼

下午好,辛苦了,感谢
  TOP
头像
望京闲人2011  白领一族   发表于:2017-04-21 17:4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518    精华:6   注册时间:2014-10-15    发短消息        

2589楼

回复2588楼 漫长岁月  的帖子

谢谢漫长版主!已经写了三章了,但都放不上去。
  TOP
熙雅安  版主   发表于:2017-04-24 15:0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2850    精华:292   注册时间:2012-3-2    发短消息        

2590楼

第二十五章、情义无价

  
  
稽亮离开叶紫婷时,他一度还略有负担的心理完全放松了下来,甚至,有些喜出望外的意思。因为叶紫婷成功地使他相信,若要守护好自己心爱的女人,男人就不能只是一心一意地守在她身边。“那样的男人不会令女人幸福。”她对他说:“因为他什么都不懂,即没经验,也无技巧,自己还需要女人的照顾,又如何照顾好女人?”她这一说,稽亮信了,不但信了,还心服口服。她直白地指出了他的问题,反而令他倍感亲切,颇有得遇知音之感。

    “谢谢紫婷姐!”他极其坦诚地说:“我身上是有很‘窄’的地方。”

    “郎君能认识到自己的‘窄’,真了不起啊!”叶紫婷欣慰不已地赞他道。然后,一百个放心了似的说:“快去吧,别让大家等着你。”顺理成章的,她支走了稽亮。不过,话说回来,她眼下这番心思还真不是用在稽亮身上的,原本都是冲着林明仪去的。目的就是想让稽亮心无旁骛地和她交往,而不必去在乎他背后的那个女人。没想到的是,对方居然和她一样极具远见,还赶在了她的前面,说了和她一模一样的话,于是,索性大度到底,且令自己站在了一个旁观者的立场上,为稽亮说出一番他作为男人应该知道的道理。她认为,她肯定因此遭受损失,但是同时,她也认为,她绝不是损失最大的那一个。损失最大的一定是林明仪,相对而言,还是她赢了。毕竟,除了林明仪外,她没将其他的女人放在眼里。如此,就算有所损失,她也心甘情愿。更何况,她的这种大度还极有可能从此作为一把标尺,专门让稽亮用在林明仪的身上,她若是经得起测量,自己就得继续忍让,若是经不起,也只会显出她的小家子气,说到底,真正吃亏的人一定是她。然后,她就祈祷自己的脚伤尽快好起来,可以跟稽亮好事成双。至于其他的事,不妨放到以后再想。现在,倒是觉得,只管由着他去寻欢作乐好啦。这对她有利。

    郭彤原本是要跟稽亮一起去吃宵夜的,只是他没打算请其他的人,只因为古月天突然打来电话,得知他和稽亮在丽人会馆,吵吵着要过来,这才临时改了主意,决定邀请几位女神一起去。他清楚古月天爱上了林明仪,已经到了茶饭不思的地步,这会儿忽然要赶过来巴结稽亮,肯定有他难以启齿的打算,不过,倒是与他的想法并不矛盾,便对着电话说:“你要是过来也可以,开辆大点的车来,我还请了几位女神,大家一起凑个热闹吧。”

    “没问题。”古月天爽快地应道。

    这一来,郭彤又想起了他在舞会上和几位女神的约定,忽然来了精神,一脸的坏笑,看着倒是颇有几分性感。此时,孙灵秀正好从他身旁经过,他叫住了她。

    “孙经理,麻烦你去跟几位女神说一声,如果她们方便,我和稽亮请她们宵夜。”

    “好啊,我一会儿过去。”

    “要不,你和常经理也一起来吧。”

    “我们还是算了吧。会馆里不能没人啊。”

    郭彤耸了耸肩,一副无可无不可的样子。

    孙灵秀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给叶紫婷打了电话,跟她说了郭彤请吃宵夜的事,完了,特别加上一句:“我看他就是不怀好意。”,但叶紫婷却没接她的话,只说稽亮马上就过去,她因为脚有伤,所以不去啦。孙灵秀只好去通知其他几位女神,她们都已然卸了妆,梳洗好了,才说要回家,闻听两位公子请吃宵夜,各个一脸喜色。

    “还是‘花神公子’会疼人,知道咱们饿啦。”李婉迅速地拿出口红,重又在唇边涂了涂说。再看其他人,差不多也在做相同的动作,觉得有些话,最好说在前头。“要我看,去之前,大家还是先立个规矩吧。”

    几位正补妆的女神被她莫名其妙的话弄愣了,全都一脸茫然地望着她。李婉继续说:“既然是‘花神公子’同时请了我们五个,那就说明,他也不确定他真正喜欢谁,倘若事先没个规矩,彼此各行其是,弄得不好,大家妒嫉起来,伤了姐妹的情面不说,还要让那无关之人看了咱们的笑话。”

    “你这是要玩真的呀!”赵纤纤眼神困惑地望着李婉嘟囔道。

    “要是你们当中有谁不想玩这个游戏,只管退出去好了——我还巴不得那。”

    她这一说,赵纤纤不支声了。沉默了片刻后,郑思雨开口道:“是该有个规矩,至少,赢的人开心,输的人也能接受。”

    “我就是这个意思。”

    “怎个规矩法?”史静收拾起了她的化妆包,下了决心似的瞪着李婉问道。

    “四个字——互不拆台。”

    几位女神当即表示认可,郑思雨甚至加了一句说:“如果可能,相互补角,相互衬托,跟咱们跳的舞一样。”

    “原本就是应该这样。”李婉接着她的话继续说道:“常言说的好,花花轿,人抬人,我们的位置本来就低,自己再不抬着点自己,更是没了出头之日。”

    “我倒是不想出人头地的事。”史静只管照着自己的想法直截了当地说:“我就是觉得,与其为了钱给那些阿猫阿狗们糟蹋,不如倒贴钱将自己给了‘花神公子’——好歹我幸福啊!”

    这脱口而出的一句“好歹我幸福啊!”的话,犹如凭空里传来一声号角,吹开了几位女神的心扉,化妆间的气氛随即变得欢快起来,大家也都是有说有笑,只有年龄最小的莫雅儿像是还在咂摸滋味似的不住地点着头,小脸粉扑扑的,颇为羞涩。

    几位女神终于收拾好了自己,衣着光艳地款摆了出来,在前台,与郭彤聚到一起。趁着稽亮还没过来,郭彤皮笑肉不笑地重申了那日他在水晶宫许给她们的诺言。“我说话一向算数。”他看着她们几个说:“你们谁有本事把我五弟搞到手,我送套房给她。”

    郑思雨看了看他,轻轻吹了口气说:“郭公子,那天忘了跟你说,我们其实都已经买房啦。”

    “是吗!多一套不好吗?”

    “话虽如此,不过,我们不比您,都是贷款买的,不得不小心行事呵。”

    “要不这么着,贷款算我的好啦。”

    “呦,郭公子,您这是图啥呀!”赵纤纤颇为好奇。

    “当然是为了我五弟啦。你们看,他那么年轻,人纯的像个雏儿,要是不在你们身上历练历练,如何长得大!”

    “我们倒是真心想让他历练历练。怕不够格。”

    “所以,我才要你们努把力嘛!”

    “这个事,在缘分,努力没用的。”郑思雨小声提醒他。

    郭彤却是不以为然,还故作神秘地说:“我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吧。刚才跳舞时,我特别观察了一下五弟的反应,我觉得,他对你们每个人都挺有意思的,只是在你们与他只见,目前还隔着一层窗户纸,看谁先捅破啦。”

    几位女神不言语了,显然,说中了她们的心思。在看待女人的问题上,郭彤一向有自己独到之处,绝对不会被她们美丽柔弱的外表所欺骗。倒是常常有意无意的,将她们看成了欲望的化身——代表了人类终极本性,为了达到自私自利的目的,不惜牺牲一切,其中,还包括自己。好像齐凤凰就是为了这自私自利的目的才不惜屈辱地跟他结了婚,赚了的同时,毁了她自己。说起来,他不喜欢女人也并非无缘无故。不过现在,他更想让稽亮明白这一点,然后,变得跟他一样不喜欢女人。为此,他同样是不惜毁了自己。

    “你们肯定有办法。”他斜眼瞄着她们,嘴里不冷不热地甩了一句。看见稽亮出来了,眼睛又正了过来。几位女神自然也在第一时间向稽亮道了谢,李婉还特别强调说:“我从来都没这么饿过,今天也不知怎么啦。”原本稽亮还有一点尴尬,听她这一说,登时转忧为喜。“太好啦!”他说:“能在饿的时候请你们吃饭,这一趟算是没白来。”不过,稍一转念,他又犯起愁来,“只是我今天带的钱不多,不能请你们吃太好的东西。”没想到,女神们要求并不高,还一个劲安慰他,说了些无论吃什么也都好的话。

    “等我发工资吧,”稽亮不好意思的说:“到时候,请你们吃最好的。”

    “三公子,只要请我们喝杯汽水就好。”众女哧哧笑着,异口同声地对他说。

    “哦,那个吗——管够。”稽亮也跟着她们一起笑了起来。

    郭彤则在一旁提醒他道:“五弟,古月天一会儿过来,有他在,哪儿轮得到咱哥儿俩付账呵。”

    “三哥来吗?”

    “马上就到。他呵,可是世界上最喜欢请客的人。”

    “但我想自己请。毕竟,我一份心意。”稽亮固执地说。

    “你要是这么说,古月天怕也不能跟你争啦。”郭彤马上摸出了自己的钱包,抽出了一张银行卡塞给他。“我是真心想要给你。可我也知道,你一定不答应。算借你的吧。”

    稽亮感谢地看了他一眼,什么话没说,随手就将他递来的银行卡收了起来。不曾想,这个下意识的动作深深感动了身边几位女神,愈发觉得他是一个靠得住的男人,反而不再照着刚才那般跃跃欲试地想要诱惑他了。说起来,她们什么样的贵人都见过,只没见过稽亮这么诚实的贵人,甚至,心里还特别想帮帮他,那怕为他倾其所有,亦在所不辞。这样想着时,几乎忘记了她们最初的想法,一个个的只管安安静静立在一旁,看着像是有些不开心。稽亮觉察出来了,以为她们是不认识古月天,不乐意跟陌生人一块儿吃饭的原故。于是说道:“千万别介意,我三哥人挺好的。”

    “哦,”郑思雨赶紧跟他解释说:“古公子为人风趣,出手阔绰,倒是位极好的客人。”

    知道他们认识,稽亮放心啦,才要问郭彤去哪里宵夜,电梯门无声地打开了,人生得瘦小枯干的古月天从里面西装革履地走了出来,他好像知道自己生得不够威猛,故意将身子挺得笔直,走路时,脚还抬得老高,一双限量版的黄金皮鞋光彩夺目。见了郭彤和稽亮,故作不满地说:“老四、老五,你们俩也太不够意思啦,今天有这等好事,也不叫上我。”

    “你不是病了嘛——”郭彤似笑非笑地嘟囔道。

    “啊——”古月天只好尴尬地咧咧嘴,含糊其辞地说:“好啦,差不多好啦,我正想找个地方乐乐呐。”然后,来到稽亮跟前,异常亲切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五弟啊,三哥今晚带你去个好地方,保你逍遥快乐。”

    “不必了吧。就是吃个宵夜而已。”

    “吃宵夜可不能将就,你要是不讲究一点,只会让人给糊弄了。说起来,在咱这大北京啊,吃饭的好去处多如牛毛,各地的菜系也是应有尽有,但唯独这吃宵夜,想找个好地方却并不容易,要我看,唯一能去的,就属北新桥的月下小馆了。那个地方白天不开门,偏偏要到了这晚上,夜静更深,众人睡下了的时候生意最是红火。我跟那家馆子的老板娘乃是至交,来时的路上,已经跟她定好了桌,今天啊,咱们直接去她的闺房里吃——你看如何?”古月天说罢,又拿眼睛扫了下旁边的几位女神,眼见得她们一个个都是一副妙不可言的模样,感觉愈发满意地点了点头。“想必你们也没去过吧?”

    “别说去了,听都没听说过。”平日里与古月天最是交好的史静回道。

    “正好,一起去开开眼。可是,叶小姐不去吗?”

    “她脚坏了,去不成啦。”

    “那也好,咱们走吧。”

    郭彤也在一旁怂恿稽亮说:“那儿的宵夜最是地道,老板娘人也极香艳,真要是能在她的闺房里吃,肯定别有滋味。”

    稽亮听了,未置可否,古月天转身便要往电梯里去,他见了,赶紧叫住了他说:“三哥,还是下次去吧。那么好的地方,肯定不便宜,我没带多少钱——”

    “五弟,你骂我哇,跟三哥一起吃饭,要你这小兄弟掏钱——传扬出去,我还能在世面上混嘛!”

    “我不是这意思,三哥,你误会我啦。”

    “好啦,好啦,我就知道五弟不是那意思。我也是随口一说,千万别往心里去。”

    古月天不由分说,自己先上了电梯。郭彤耸了耸肩膀,也跟着进去了。稽亮无奈,只得朝几位女神伸了伸手,请她们先上,自己则走走了她们身后。女神们嘴上不说,心里都在生古月天的气,进了电梯,只管围着稽亮一个人悄悄说话,看都不看那两个人一眼。没想到,古月天半点不生气,还颇为欣赏地望着眼前这一幕稚绿娇红,争妍竞媚的画风频频颌首,好像他也正巴不得她们那样似的。郭彤则心领神会地瞥了他一眼,心里似有一点瞧不起他,但考虑到他这么做的目的显而易见地有利于他,倒也没有表露出丝毫鄙视他的意思。

    眼下,对古月天古公子来说,人生全部的希望就寄托在了稽亮一个人身上,自他知悉了母亲梅颜的计划之后,顿觉脑洞大开,忽然明白,与其自己毫无希望地苦苦追求林明仪,不如反过来去怂恿稽亮爱上其他什么女人的好,那怕只是暂时性的让他离开她一会儿,也都有可能给他创造出一个横刀夺爱的机会,至于其他的事,他自信统统都可以用钱摆平。现在,他承认自己见识不够了,居然没看透问题的玄机在哪儿,平白无故地害得他痛苦了好几天,岂非自取其辱。想明白这一点,他相思病也好的差不多啦,急忙打电话给郭彤,希望他能出面配合他一下,不想,他正和稽亮观看看《六欲女神》,一时令她喜出望外。

    “我马上过去。千万等着我。”他电话里大声地说。

    “改日吧。我们要回去啦。”郭彤似乎并不想他过来。

    “你们看了舞蹈,就想拍屁股走人——未免太不像话了吧!怎么着也得请几位女神吃个宵夜不是。正好,我也是饿啦,咱们一块儿吧。”

    郭彤开始还没转过心思来,但一听他说的这么积极,顿时恍然大悟。然后,非常爽快地说:“你过来吧,我们等你。开辆大一点的车过来。”

    于是,古月天过来了,还开来了一辆路虎全尺寸SUV。当一行人来到了停车场时,他立刻将几位女神叫了过去。“你们都坐我的车走。这车大。”

    郭彤当然知道他是有话想跟她们说,便拉着稽亮上了自己的宾利,也没跟任何人打声招呼,开起来先走了。眼见得他们的车开走了,几位女神只好坐进古月天的车里。不过,令她们吃惊的是,古月天上了车后,没有半点要走的意思,反而大开了车灯,一脸严肃地问几位女神:“给我句痛快话,哥哥平日里待你们如何?”

    几位女神偷偷交换了下眼色,然后,大家一起看着史静,毕竟,论跟古月天的关系,她应该最有发言权。史静果然没让古月天失望,马上回他道:“古公子为人豪爽,又讲义气,对于我们姐妹自然也是好的没话说。”

    “好啊!好啊!有了你这句话我就放心啦。”古月天咽了口吐沫,停顿了片刻之后,这才缓缓地说道:“我今天过来,实则就是想来恳请五位女神为我做上一件事。这个事吧,对我来说真的很难,但是,对你们来说或许易如反掌,所以,才请你们帮帮我。当然了,我绝对不会白让你们帮忙。我知道你们现在正需要钱,为此,我愿意拿出一千万来给你们五个人平分,只要你们能夠做到。”

    五位女神听了,抑制不住大吃一惊的心情,实在是想不出该为他做点事什么才值这一千万之巨,疑虑之际,不免有些害怕。郑思雨为人一向谨慎,想到她还必须要对自己家人负责,愈发觉得这个钱不能拿,却又不好意思直接拒绝,故而十分委婉地说:“古公子,我想您也知道,我们都是些弱小女子,人又是从外地过来的,伺候伺候您还行,说到有事帮忙,恐怕我们也无能为力啊。”

    古月天大喜,忙说:“只要你们有这个伺候我的心,事情就齐啦。”言罢,他从座位底下扯出一只极其精致的小包来,打开来,取出一张银行卡,用力地塞到了史静的手里。“这里有一千万,密码我都已经修改过了,设的就是你的生日。”原本,他是要将这张卡单独送给史静的,及至发现叶紫婷不在,忽然有了新的想法,他就以为,他可以同时打动五位女神的心,总比让史静一个人去冒险更有把握。然后,又跟变戏法似的,他从包里掏出了一张钥匙卡,同样还是塞给了史静。“这是S大酒店顶层总统套房的门钥匙,你拿好。我今天要你们做的这个事情,说起来特别简单,我相信,只要你们五位女神齐心合力一起上手,一定可以帮我把稽亮拿下来。”

    “你是要我们跟他——”几位女神显然听明白了他的话,不过,仍旧将信将疑。

    “没错。”古月天眼见得她们没有异样的表示,愈发毫无顾忌地说:“这个事对你们来说不算什么,只需一夜的功夫,每个人就能赚到两百万。当然,我额外还有个小小不然的要求,你们看这只包,它可不是一般的包,这个标牌实际上是一个摄像头,内置有电池和极其精密的录像设备,开关在这里,等你们和他进到房间之后,只需将这标牌对着床放好即可。怎么样,简单吧?”

    史静跟着了迷似的接过了他手里的包,认认真真地看了好半天,忽然,抑制不住地爆发出一阵歇斯底里的大笑,笑的她眼泪都流了出来。好不容易等她笑过了,就见她将手里的包,连同银行卡和门钥匙一起还给了古月天,擦了擦眼泪说:“古公子,你也是见识过的,我呵,的确就是个贱人,不过,像这么不要脸的事,无论如何我也是不干的。”她本来就是挨着车门坐的,说完了这话,一把推开了车门,不管不顾地跑了下去,从背影上看,她一边跑,还在一边擦眼泪,样子即伤心,又绝望。

    出了停车场,史静沿着行人稀少的便道又跑了一阵子,觉得脚下累了,人也给绊了一下,终于停了下来,然后,她就窝在了路边,双手抱着头,放声痛哭起来,想不久之前,她心绪还是那般的阳光、美好,愿意为了自己的所爱,不惜牺牲一切,谁知,一眨眼的功夫,却被古月天几句话给搅了个粉碎,愈发觉得自己可悲,可怜,甚至,了无生趣。她也不知道自己窝着身子哭了多久,忽然觉得有人在背后抱住了她,一惊之下,发现是郑思雨,再一看,原来赵纤纤、莫雅儿和李婉也都在身边,顿时破涕为笑。“你们没去啊?”

    “祸害‘花神公子’——哦,我们可做不来这个。”众女异口同声地回道。

    像是在害怕被谁抛弃了似的,几位女神忽然彼此勾肩搭背地拥在了一起,相互间还嘻嘻哈哈,有说有笑的。热闹了好一阵子后,郑思雨如释重负地说:“咱们啊,既不是什么卑劣之辈,也不是什么高尚之徒,咱们啊,就是些平平常常、简简单单、普普通通、有情有义的女人。”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