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连载】我的肩带为爱滑落(更新至2017楼)

薄荷切夏(login)  版主   发表于:2013-06-01 21:0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1857    精华:27   注册时间:2008-4-7    发短消息        

1楼
该帖被浏览  343,150 次,回复 2,129 次

                                                我的肩带为爱滑落
                                                          薄荷切夏



http://club.eladies.sina.com.cn/slide.php?tid=5639187#p=1

[ 本帖最后由 薄荷切夏(login) 于 2013-10-15 09:06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分享到:  
TOP
薄荷切夏(login)  版主   发表于:2013-06-01 21:0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1857    精华:27   注册时间:2008-4-7    发短消息        

2楼

我想再有个孩子。对!我要生一个他的孩子,来同他的老婆竞争爱情。我是不是很疯狂?!
  孩子?一想起几天前还在自己肚子里的小生命就那样被残忍地扼杀在萌芽之中,我又异常愤怒起来。此时此刻,一个信息迅速传达到我的大脑:我注定不能跟这个男人的合法妻子共同分享他的伟大的爱情吗?那麽,我一定要生一个“合法”的孩子。对,我要生一个他的孩子来同那个女人竞争!对,就这么办!
  我跳下床来,但一阵钻心的刺痛从下体迅速传遍全身。我用手扶着床慢慢坐了下来。而这突然袭来的陌生感觉与我现在的想法不谋而合!是的,我现在已经不是女孩而是做女人了,而且还是刚刚打过胎的女人。
  那天,当我像妓女一样投怀送抱,并任由他以各种姿势占有我,我虽然感觉很恶心,但仍强装欢颜一再迎合他。而当我突然伤心的意识到我如此冲动地投进这场“爱情的游戏”——它曾经像是美好得令人心醉——但是——我真的已经对眼前这个男人失去了信心!果不其然,当我刚一透露自己想要这个孩子的想法之后,就遭遇令人气愤的坚拒。为什么,为什么他一点商量的机会都不给我。我哭我闹,可是后来,仍是我妥协了。当他开车陪我去医院堕胎时,刚巧是春意正浓的季节,城市里到处盛开着美丽的鲜花。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之后,一个刚刚萌芽的生命就这样悄然在这个喧嚣的大千世界之中消逝了。
  而现在就此刻我的身体已是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我突然担心起来,我担心也害怕自己的身体还会有一些别的变化,打过孩子后,我的小腹会不会凸起赘肉?乳房有没有下垂?而此刻,我的手不由自主地开始触摸自己的躯体。我用手在胸部、小腹及手能处摸到的身体各部位进行触摸。——还好!我轻轻地松了一口气。又坐了一会儿,我忽然又有些不放心了,开始漫漫地,一件一件地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我一丝不挂地站在落地穿衣镜前,试着用男人的眼光来审视自己——还好,我依然妖娆美丽!而我那颗疼痛忧郁的心已被镜中自己白皙光滑充满活力的身体感动、从而获得了自信。
  我对自己开始惊讶莫名地欣赏起来。
  这像伊甸园的境界:肉体就是肉体,无须用遮羞布来掩羞。
  很久,我才心满意足地穿上衣服。当我知道自己依然完好无缺,依然年轻美丽,依然优秀高雅,我心中那片波澜的湖水才终于平静了下来。而要问我为什么很在意我身体的变化?因为,这是一个女人的幸福指数呀!
  在我内心感到一丝惬意之后,我突然想到应刻打个电话回家。我已经有半个月没有回家了呢。跟母亲通了电话。母亲仍像平日一样有条不紊地对我的生活和健康问题进行了一番无微不至的关心,最后问我什麽时候会回家。“我和你爸都很挂念你。”母亲最后说。
  我鼻子一酸,差点恸哭出声。眼泪顺着两颊刷刷地流下来。“妈……”我喊了一声,平静了一下心情之后,才又说:“妈,中午我回家吃饭。”对面传来母亲欣喜地叫声:“好啊,我马上告诉你爸,让他回家给你做饭!”
  我走进卫生间洗澡。出来后,我又对着梳妆镜化了半个小时的妆。然后,我用两张卫生巾垫好下身,以防血再次外流打湿裤子。      

[ 本帖最后由 薄荷切夏(login) 于 2013-10-6 14:49 编辑 ]
  TOP
薄荷切夏(login)  版主   发表于:2013-06-01 21:0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1857    精华:27   注册时间:2008-4-7    发短消息        

3楼

  临出门前,我考虑了一下,用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给那个我喜欢的男人。唉,我依然在挂念着他!我是不是很贱呢?然后,我打车回家。我家住在凤凰花苑,新建的框架楼。从马路边第一栋数到七就是,七楼三层右边,使用面积一百三十平米,三室两厅两卫。楼下有车库。我坐电梯上楼,来到门前,掏钥匙开门进屋。父母都没在家。客厅因为太大而显得空荡荡的。我站在中央,似乎这才显出一丝人气。我走进自己的房间,屋里仍和原来一样没有什麽变化;但是房间里是一尘不染的。分明,再我不在时,母亲每天都会把我的房间擦拭整理一番。
  我把随身携带放化妆品与女用小包随意丢在电脑桌上。之后坐在床上,仰着慢慢地躺下去,躺下去,躺下去。。。。。。啊!多麽柔软舒服的床啊!多麽温馨的家啊!
  是呢,这是我的家。
  一切都是这样令人神怡!这份家的温馨,有时不用看,不用辨认,只用感觉就能体会到那份来自父母的没有瑕疵的爱而且是无微无至的关爱和体恤!我完全被这份温馨的家庭氛围所感动了,我哭了!
  就这样,我似乎忘掉了尘世的一切烦忧,我完全沉浸在这份亲情的温暖的光环里。是的,我睡着了。或许,我是为了恢复精力以便应付醒来后那充满迷乱的生活而睡觉吧?我不知道 。 

[ 本帖最后由 薄荷切夏(login) 于 2013-10-6 14:52 编辑 ]
  TOP
薄荷切夏(login)  版主   发表于:2013-06-01 21:1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1857    精华:27   注册时间:2008-4-7    发短消息        

4楼

  我醒来时,突然闻到从厨房里飘来的阵阵菜香。我睁开眼睛,我妈坐在床边,一脸的疼爱,她不说话,轻拂我的秀发,守护在自己女儿的身旁。
  我疲惫地对我妈挤出一丝笑容。“妈,我睡了很久吗?”我问。
  我妈她爱怜地看着我,苦笑着点了点头。
  “等了很久都不见你们回来,所以……后来才睡觉了。妈,是我爸在厨房炒菜吗?好香呢!”
  “是啊,你平日就喜欢吃你爸做的饭,所以,我乘你们还都没回来呢,就先去市场买菜了。可等我买完菜回来时,你和你爸全到家了。”母亲压制着心底的那一份焦虑,把声音尽量放柔和一些对我说。
  我妈知道我正因爱情而倍受煎熬。但她无能为力!爱情这种东西,必须要一个人去独自体验与担当的!而作为父母,只是在一边干着急,却帮不上什麽忙的。是的,爱情的经历,这是一个正常的妙龄少女一生之中不可避免的事情----必要经历的人生之事!真的,爱情这东西,有时它会在人们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情况之下莅临呢!它开端与结束,快乐与痛苦,幸福与失意,这些又有谁能把握得了?而这些又有谁能够未卜先知?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就是幸福是要付出代价才能够得到的!而我也坚信,我的初恋,是不需要什么技巧的,也没有技巧可言。
  “妈,我闻到了‘松子玉米’的清香呢!还有烤大虾的香味。”我笑着说。
  我妈终于从忐忑之中挣脱出来。她从我脸上的表情,还有我急欲想用食物来弥补身体里的缺失之中,她终于明白我依然很痛苦,而且,多半可能会一直痛苦下去。但她宁愿用自己编造的谎言来欺骗自己!其实有时她也心知肚明,我脸上的愉快表情,是装出来给他们看的。
  一份刻骨铭心的伟大爱情,是很难这么快就能在一个人的心中消失殆尽的。于丽想,女人更是如此!虽然,美好只是片段,而往往这美好片段又是骗人的!但爱情就是这样纯洁无暇,就是这样霸气!——它让聪明和愚蠢的人,同样效忠!而且是绝妙的效忠!谁说的?
  吃饭的时候,父母给我的碗里夹了很多菜。我喝了一高脚杯“王朝干红”。之后我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这才尽量专注地倾听父母对我的问寒问暖。我是不是很冷血呀?渐渐地,我眯起双眼,听到父母嘴里发出的声音,是那麽空际和遥远,遥远的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我知道自己的思想又开小差了,清醒了之后,我红着脸不好意思地说:“爸、妈,对不起,可能是这几天上网看小说看晚了,所以每天总感觉很困呢。”
  他们俩用郁抑地目光互相对视了一眼。是的,我是他们唯一的宝贝,当他们看着我从孤独、木然、迷乱、痛苦之中惊醒,看着我越发没有血色的脸和嘴唇,看着我用一种陌生的姿势,试图整理一下凌乱的头发。我从他们的眼神里已经读到他们此刻同时在想:爱情,这个原本比美丽和青春更美好的东西!为什么带给我们的女儿的不是温暖和美好地馈赠,反而却是一丛无法靠近的丑陋的荆棘呢?
  我躺在床上。仿佛一切都在表明,我在因爱情而痛苦!在大庭广众之下,在朋友之间,在父母眼中,我始终掩饰不住一个童真少女瞬间从女孩变为女人这令我渴求又绝望的事实。当那个我深爱的男人金海第一次到达并进入我体内时,我曾愉快地想到:现在终于品尝到绝对美妙的含义是什麽了!这就是一个男人到达她身躯内部的快乐感觉。——性爱,让一个女孩混乱的世界随即变得井然        有序、清楚明了、美丽迷人。
  我回想着同金海在一起的快乐时光:在山上看落日。依偎在这个男人的怀里,手里握着他送的大束玫瑰;星辰,晨露,然后是日出。啊,那是一段多麽美好、温暖、清晰的爱情生活啊!。。。。。。然后,当我们手牵手走到山溪时,我会做一个孩子的游戏,折一只船,把它放在山涧的溪水里,看着它随着那道潺潺溪水顺流而下。。。。。。

[ 本帖最后由 薄荷切夏(login) 于 2013-10-6 14:54 编辑 ]
  TOP
薄荷切夏(login)  版主   发表于:2013-06-01 21:1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1857    精华:27   注册时间:2008-4-7    发短消息        

5楼

  

  晚上,我睡着的时候又作梦了。我梦到船;大西洋;外国船员。。。。。。之后是海怪、血腥;还有就是同一个男人不停的在做爱。。。。。。
  我妈被我房间突然传来的喊叫之声惊动。她推门走进查看。我已经被吓醒,但我闭上眼睛装睡。我妈见我睡得酣香,弯腰替她盖露在被子外面的身体,然后悄然退出。
  隔着门,能隐约听见我爸妈的一翻对话。最后,是我爸抑制不住的怒吼声:“哼,那臭小子!如果他再胆敢欺负我的女儿,我一定轻饶不了他!”
  然后,是我妈劝阻的声音。他们夫妻两个又咕噜了老半天,才没了声音。
  黑暗中,泪水已经打湿了的大半个枕头。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斜射进来。借着月光,我木然地看着天花板发愣。当月光游移到左侧靠墙的红木大衣柜时,许多往事再次漫上心头。
  记得那时我和阿玉还都没有男朋友。而刚巧那时阿玉家里经常有客人去拜访。所以,阿玉背着父母偷拿了“三益村”她家旧房子的钥匙。从此,这里就变成了我
  们独处和疗伤的地方。但是为了防备父辈们的突然袭击,住进来的第二天,我们就商量着要换新锁了。我们在一家五金商店买了门锁,可俩人都不会安装,无奈之下,只好拨了开锁公司的电话。二十分钟后,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骑着摩托车来了。他只用一把丝刀,没有几分钟,就交了活。阿玉把电话里讲好的五十快钱,交到男人手中。
  男人接过钱后,用手在右上角摸了摸,一辩真假。
  阿玉对男人番了翻白眼。“看什么看,还会给你假币呀!”
  那男人宽容地一笑,然后,弯腰拎起工具包,下楼走人。
  阿玉对他离去的背影吐了吐舌头。“这死老头!他竟连两分钟都没用上,就把琐装好了!康璇,你说咱俩这五十块花得冤不冤啊?早知道这麽容易,咱们自己安装不就得了!”
  “你呀,也就事后‘诸葛’你早干嘛去了你?”我笑说。
  “可你说这老头啊?”阿玉笑说:“我掐着时间的,从开始到最后装好,这把琐,他满打满算只用了一分三十七秒呢!这麽短的时间他一次就赚了这么多钱,照他这个挣法,一天下来,少说也得挣个千八百块呢!”
  “ 有你说得那么悬乎吗?”我笑说:“哎,阿玉,说正经的,钥匙咱们每人一把,但这多出来的一把怎么办?”
  阿玉一听,笑着跑到窗前去,她打开窗户,对下面正发动摩托车的老头喊:“喂,你站住,有事跟你说呢!”
  我连忙把她拉到一旁,并随手关闭了窗户。“喂,你喊那老头干嘛?你疯了你呀?”
  阿玉笑说:“我是这么想的,椐我观察,那老头一定是个开锁高手。反正这锁也是他装的,他又见只有咱们俩个女孩子住在这里,如果他有什么不轨想法,晚上想过来,岂不是易如反掌?所以呢,咱们不如直接把这把多余的钥匙送给他算了!反正这把锁也挡不住他的呀!”
  我被逗乐了,随手打了阿玉一下。“好你个好色的东西!你竟连个老头都不放过呀!哎,看来,你这丫头,果真是无可救要了!简直女色魔一个啊!”
  阿玉笑着反驳道:“难道,你就那么纯洁啊?”
  “我也没说我有多纯洁啊?但我只不像你那么好色呢!”我笑道。
  我们俩人又嘻哈笑闹了一回。至于那多出来的钥匙,则由阿玉处理了。那天晚上阿玉路过“长宁桥”时,她把它丢到了桥下的河里。而且,两人还事先约定,无论两人谁先交了男朋友,另一个必须搬回家里去住。当然,我故意给作为房主的阿玉多加了一条优惠条件,就是:如果是刚巧两人同时全都有了男朋友,那么,作为房主的阿玉,有权单独独享这套房子的使用权。
  而在 我认识金海半年之后,阿玉也交了市局三处的男友胡宾。但阿玉却没有搬回来住。她知道我的男友金海是一个不能‘面世’的男人,所以,她后来所幸住在男友家里,把房子完全让给我们住。
  可后来隔三差五的,阿玉经常跟男友斗气。开始她先跑回家去住,胡宾也就追到她家里。阿玉的父母田毅夫妇也没少跟着生气。他们见两个人总是没完没了地吵吵闹闹,最后,赌气下达了通牒,如果再这样闹下去,让她两个干脆分手了事。
  本来阿玉和胡宾之间的矛盾,只是因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引起的。而且,这还都是因为阿玉她故意成心刁难人家的缘故引起的,可她在父母面前又不敢直说,所以,等她使完性子又要人家胡宾来哄时,她就只好回“三益村”的旧房子里来了。
  每次阿玉他们一来,我同金海就只好躲出去。阿玉开始不依。“有两间房的嘛,大家每人一间,也不算打扰了。”但是,我天生好静。况且,毕竟有两个不相干的人存在,如果晚上我与金海刚巧想“那个”,而我又个毛病,不喊叫出来不爽快。但一喊,隔壁房里的阿玉和胡宾一定能听得到。那第二天怎么好意思见人呢!
  一天清晨,我一个人在房间里睡觉。金海打我手机,告诉我说他已到了楼下。我穿着睡衣去开门。金海进屋转了一圈,他见没有别人在家,便不由分说,就猴急地来剥我的睡衣。我挣扎着不让。“不行,”我说:“我来例假了。今天真的不行!请你体恤一下别人好不好?”但他仍然不依不饶。最后,在男人死緾烂打之下,我带着屈辱被他强行占有。
  完事之后,我愤怒地看着身边的男人。我生气地说:“你们男人跟一具尸体来一场较量也是很有趣的吧!你们男人全是粗俗的野生动物!”

[ 本帖最后由 薄荷切夏(login) 于 2013-10-6 14:58 编辑 ]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