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该帖被屏蔽 热贴

李科敏  蓝领一族   发表于:2017-07-27 16:3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12    精华:5   注册时间:2010-8-24    发短消息        

351楼

萍踪传书(作者:李敏)(原创)





由于寸土寸金,阿姆斯特丹这个荷兰的“威尼斯”水城,有数万座建造在水中五颜六色的房子,泡在河中的下半截涂有防水的柏油,长满了绿色的青苔,房舱用各色鲜花布置一新,摆设有啤酒桶,各种钓具和主人休闲的躺椅,住在“船屋”的人们临水而居,别有一番浪漫风味,“艇为屋来屋为艇,船是家来家是船,”是欧洲其他地方没有的独特景色。海伦告诉我们,这里有一家水上饭店,客人可以到此作姜太公垂钓,自己打上来的鱼即时由厨师烹饪以飨味蕾,听听都会让人垂涎三尺。

欧洲几乎每个城市都是一座艺术宝藏,阿姆斯特丹当然也不例外,这座充满魅力的文化名城有数十家博物馆,海伦带我们参观了国家博物馆和梵高艺术馆,前者是阿姆斯特丹最大气的建筑,为世界十大博物馆之一,这里收藏有数以百万件的艺术品,其中有莫奈,伦勃朗,弗美尔等不少大师之作;后者不用说是世界上最顶级的绘画展馆,当看到梵高的“向日葵”,“罂粟花”,“乌鸦的麦田”和“吃马铃薯的农夫”之类稀世之宝,站在这些伟大的作品之前,人们仿佛可以触摸到作者忧郁飘逸的心灵,充满挣扎和渴望的情感和魂魄。大饱眼福的客人意识到不虚此行,如果错过了这个机会,保不齐会捶胸顿足后悔不已。

为了省去停车的麻烦,我们来到了麦当劳的车主服务中心,这里的小车一辆接着一辆,列队从外卖窗口下缓缓通过,人们在快餐流水线上各取所需,然后鱼贯驶出广场。午后海伦带我们前往阿姆斯特丹郊外的库肯霍夫花园,以一睹大名鼎鼎的荷兰花卉之芳容。汽车在一马平川的原野上飞驰,这里是一望无际的绿色牧场,令人感到就像在大自然最豪华的地毯上滑行。牧歌式田园风光似曾相识,金色阳光下可见到处游荡的奶牛,与其野战在瑞士崇山峻岭的姊妹们不同,她们是一支名副其实的荷兰平原游击队。我们经过并游历了这个国家最著名的风车村。

埃尔斯豪特村距离阿姆斯特丹只有十来公里,在这里我们见到了作为国家象征的荷兰风车。童年时代听说并且从电影中见过它,在塞万提斯笔下唐吉坷德大战风车的故事中久闻大名,如今站在它的面前,还是有一种震撼身心的非常视觉冲击力,只有亲历其境才会有这样的感觉。这些世界最大的风车群,由二十来个建于十八世纪初的风车,没想到每一个风车都是顶天立地的庞然大物,和作为底座的多层塔房连成一体,不少风车的主人仍旧住在其中与风车相依为命,听海伦说有的家族在这里传宗接代,已经传承了将近三百年。

因濒临大西洋的风带,这里一年四季劲风不断,风力是公平的上帝给予这个没有自然资源低地国家的补偿。中世纪开始荷兰人就知道利用风力,建立了各种风车磨坊,造纸厂和锯木厂,在可歌可泣的围海造陆工程之中,正是这些每台数千马力的风车,日夜排涝抗洪,立下汗马之劳。如今它们又成为新能源的典范和楷模,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荷兰人无愧于绿色能源鼻祖的称号。周末风车村向游客开放,喜出望外的我们,发现风车上挂满了花环和各种五光十色的饰物,打扮得像新娘一般,看的出荷兰人有多爱这些建国伟业的功臣。

最后我们来到了号称欧洲后花园的 库肯霍夫,这个名字在荷兰语中是厨房的意思,据说当年的主人雅科芭女伯爵,令人在此地随意种植些烹调所用的蔬果香料,无心插柳柳成荫,后来英国园林设计师出手改建为皇家花园。 库肯霍夫花园有数十公顷之大,超出六百万株奇花异木,绘成各种美丽如画的图案。我们来的正是季节,游人如云,熙熙攘攘。

我这个当年的采花蜂农,见识过不少花卉,如今也不禁为之倾倒。这是一片花的海洋,在微醺的夏风之中荡漾起伏,从珍奇斗嫣的郁金香到姹紫嫣红的蔷薇玫瑰,园中还有各种果树和参天古木,一看就知道是有了年代了,意大利蜜蜂在流蜜的花丛中忙个不停,真可谓“蝶绕蜂围花气漏,只有真香犹满袖”,好一派人间天堂的景象。

半个小时以后我们到达了荷兰第二大城市。鹿特丹为欧洲乃至世界第一大港,连接四大洋五大洲,俨然欧洲第一门户,但是这样重要的城市,人口才区区五十万。和阿姆斯特丹相同,鹿特丹也是位于海平面以下的低地。二战期间德国空军对这座城市进行地毯式轰炸,当时盟国都为之捏一把冷汗,生怕不长眼的炸弹毁了大堤,如果是这样的话,荷兰将从此在地球上消失。

还好苍天保佑,有惊无险,海堤完好如初地保存下来。所以鹿特丹几乎完全是一座战后平地而起的新兴城市,除了一小块重建还原的老城区中复古的建筑物以外,大多是欧洲最新款式的摩登楼宇。由于是花卉国民的缘故,这里居民楼的每一扇窗户上,都细心装饰有时下的各色鲜花,悠然一个梦幻般美丽的花园城市。

历史上鹿特丹之所以享有盛名,其中一个原因是美利坚合众国的大多数欧洲移民,是从这里登船踏上征途,前往希望之乡的纽约港。码头边至今还竖立有一铜铸碑文,上面篆刻的文字叙述着当年的英国清教徒为了宗教信仰,告别欧洲大陆奔赴大西洋彼岸,如今站在这里,人们难免触景生情,心潮澎拜。

我们光顾了这里的美术馆,这里收藏有中世纪到近代一些名家大师的作品,如梵高,高更和毕加索等的传世之作,其中有“地狱”和“加纳的婚礼”等等。美术馆边上有一家荷兰风味的餐馆,我们在那里共进晚餐,主餐是一道当地的特色菜,是用肉和蔬菜一起焖煮而成,有点像东北人的猪肉炖粉条。前菜是一道爱尔登汤,号称荷兰第一汤,实际上是豌豆和香肠熬成。海伦和史密斯吃的津津有味,至于来自美食国的我实在无法恭维,最后要了鹿特丹薄煎饼,以飨辘辘饥肠。

“高卷珠帘挂玉钩,香车宝马到门头”,回到酒店天色已晚,天上一轮明月。和下车的客人道别,海伦驾车离开了。在电梯上显得格外开心的史密斯悄悄告诉我,他已经有了荷兰姑娘的私人电话号码。获取芳心需要水磨的功夫,乐趣也就在其中了,看来深谙此道的史密斯有着足够的耐心。回到自己的房间,我给维也纳的妻儿去了报平安的电话,然后坐到桌前阅读报纸,为第二天的参加客户会议准备各种资料文件。




《萍踪传书》已经在中国大陆出版并在上海书城上架,并且被上海市图书馆等国家和公共图书馆收藏。



  TOP
李科敏  蓝领一族   发表于:2017-08-05 17:2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12    精华:5   注册时间:2010-8-24    发短消息        

352楼

萍踪传书(作者:李敏)(原创)





作为跨国企业M公司的门脸很大,总部大楼是一座气派十足的摩天大厦,接待大厅有西欧少见的保安挡驾。来宾被领到豪华的会议厅,公司董事和高层人员已经等候了多时,寒暄过后东道主和我们列席椭圆形会议桌的两边,开始了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之间的游戏:一个M公司兼并业内知名企业的项目,充当并购的策划顾问以及通过融资手段,协助其毕其功于一役,就是我们要担当的角色和需要完成的任务。

由我方负责运作的资金筹措,来自于包括富有的个人,信托基金,养老基金等第三方,以及短期公司债券通过市场的公募,这是本公司最赚钱的拿手业务之一,作为企业融资和交易部门经理的西奥先生,无疑是这方面经验丰富的老法师。

大概是因为荷兰企业文化的缘故,东道主闭门开起会来没完没了,人们不厌其烦地斟酌所有细节,交头接耳,相互讨论,决定取舍之前考虑再三,如履薄冰,不禁想起中国过去年代的大小会议之多,拖沓冗长,令人叫苦不迭,如今想起来实际上这是一种“民主集中”的精神体现,现于资本主义西欧大行其道,也就似曾相识了。在对方的团队之中,人们几乎分辨不出谁是主帅,这里没有一言九鼎的人物,每个人充分发挥自由思想和提出问题,恰恰是这种没有强权的集体智慧,形成了荷兰人特有的团队精神,使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西欧企业有不少出色的职业经理人,他们之所以优秀,是知道如何将员工的能力和才智聚合一起,兼听慎取,避免轻率抉择。与其相比,中国的经济活动往往更加依赖企业家的个人能力和魅力。荷兰人认为群策群力广开言路是一等要务,如果每个人都思考了问题并提出对策,其中总会提出不少真知灼见,再加以集中从而形成优化了的决策,往往比少数几个人拍脑袋想出来的要高明许多。

距我们下榻酒店不到百米之处有家广帮饭店,中午在公司胡乱将就那些西式工作午餐,下班以后便迫不及待赶到这里。晚餐用膳能够品尝家乡菜肴,无疑是异国的一大享受。梁老板是六十年代离开香港,山高路远,饱经风霜,辗转来到欧洲,最终寻得立足之地。他乡遇故知,每次我来到饭店用餐,梁老板都亲自送茶端菜,末了特意奉送甜点水果,甭说有多亲热。

梁老板告诉我,时事唯艰,商道多舛,和过去生意火红的年代不同,现在饭店的营生要难做许多。荷兰的中餐馆超过两千家,千人以上的镇都有它的身影,其数量和国土数十倍于荷兰的法德之中国饭店持平,由此可见其惊人的饱和度。和这里大多数早年来到西欧的华侨相同,梁老板已完成了资本原始积累,成了侨居国富裕公民的一份子。

梁老板看上去还是那样的老土,那样的本色和朴实。俗话说,包子有肉不在褶上, 可惜世间懂这个理的人不多。二十一世纪的新华侨和留学生,其中不少自以为有仨瓜俩枣的,而且什么都不会干,什么也不愿意干的,如果将这两类侨民放在一起对比,令人唏嘘不已,后者成功概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荷兰的华人历史将近百年,十八世纪初这里的海员大**,当局急中生智招聘了一大批中国水手应急。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国劳工开始大规模登陆,在荷兰的工厂农场打工艰难谋生,那个年代港口城市鹿特丹就有了唐人街的雏形。1929年全球经济危机时期,荷兰的经济一蹶不振,裁员大潮之中中国劳工首当其冲,海外华侨有家难回,只能自食其力操起卖花生糖的营生。

衣衫褴褛的华人在胸前挂个装花生糖的大兜,走街串巷到处叫卖,以至于当地人给华侨起了个雅号“花生人”,即便现在听到梁先生的叙述,都会感到一阵阵的辛酸。作为多灾多难中国民族的一部分,华侨付出血泪的代价,以过人的勤奋和勇气,在万水千山以外的蛮夷之地生根开花,每当想到这里,心中此情难寄的惆怅油然而生。

和欧美的大多数华侨一样,荷兰华人和餐饮业休戚与共。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中餐馆开始兴起,然后由沿海城市向荷兰全境迅速蔓延,五十年代达到高峰。百分之九十的荷兰华侨以中国饭店这个古老行业为生计,直至目前中餐馆还是华侨必须要守住的主阵地。虽然近年开始向贸易,花卉,旅游和房地产等领域伸出触角,毕竟时间太短火候未到。荷兰的中餐馆店主多为广东籍和温州籍,梁先生顺理成章成为当地德高望重的侨领,直至今日我们还有来往。

马拉松会议连续了一个工作周,最后双方达成了共识,拟定了文件并签字生效。功夫不负有心人,总算可以松了口气。接下来便是技术上的具体事务,紧锣密鼓有条不紊。除了几位同事继续留在荷兰协调东道主的并购工作以外,西奥率我们由M公司的有关负责人陪同,前往卢森堡与专门承办公司债券的相关机构接洽。国际金融界人士都知道,卢森堡资本市场经营欧洲债券的规模为全球之最。

从阿姆斯特丹赴卢森堡市还得经过比利时,回到布鲁塞尔已是星期六,有妻小均留在家中度周末。我和史密斯无牵无挂,西奥也就让我们充当前锋,带上M公司的代表,马不停蹄驾车先行前往卢森堡。西奥率其余人马随后赶到,约定周一与我们会合于目的地。

这是一辆黑色的豪华奔驰轿车,流畅的曲线冲淡了咄咄逼人的霸气,而又不失王者风范。开车的是M公司财务部的卢卡斯,小伙子一脸的斑雀,逢人便笑,口吐莲花,说话既有文采又有礼节,显示大公司文化熏陶出来的职业修养。曼弗雷德是M公司总裁的高级助理,说来也巧,虽然年龄大了不少,他是史密斯在伦敦商学院高年级的学友,本来就相互认识。

和史密斯一样,曼弗雷德出身名门,父亲是荷兰皇家陆军将领,负责皇都阿姆斯特丹的卫戍,按照中国旧王朝的说法就是出入宫禁的九门提督。不过无论是曼弗雷德,还是史密斯,虽说父辈峨冠博带出入庙堂,这两个欧洲衙内显得温文尔雅,绝无出身高门而自矜自傲,没有丝毫的暴戾乖张之气。





《萍踪传书》已经在中国大陆出版并在上海书城上架,并且被上海市图书馆等国家和公共图书馆收藏。



  TOP
李科敏  蓝领一族   发表于:2017-08-05 17:2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12    精华:5   注册时间:2010-8-24    发短消息        

353楼

萍踪传书(作者:李敏)(原创)





作为跨国企业M公司的门脸很大,总部大楼是一座气派十足的摩天大厦,接待大厅有西欧少见的保安挡驾。来宾被领到豪华的会议厅,公司董事和高层人员已经等候了多时,寒暄过后东道主和我们列席椭圆形会议桌的两边,开始了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之间的游戏:一个M公司兼并业内知名企业的项目,充当并购的策划顾问以及通过融资手段,协助其毕其功于一役,就是我们要担当的角色和需要完成的任务。

由我方负责运作的资金筹措,来自于包括富有的个人,信托基金,养老基金等第三方,以及短期公司债券通过市场的公募,这是本公司最赚钱的拿手业务之一,作为企业融资和交易部门经理的西奥先生,无疑是这方面经验丰富的老法师。

大概是因为荷兰企业文化的缘故,东道主闭门开起会来没完没了,人们不厌其烦地斟酌所有细节,交头接耳,相互讨论,决定取舍之前考虑再三,如履薄冰,不禁想起中国过去年代的大小会议之多,拖沓冗长,令人叫苦不迭,如今想起来实际上这是一种“民主集中”的精神体现,现于资本主义西欧大行其道,也就似曾相识了。在对方的团队之中,人们几乎分辨不出谁是主帅,这里没有一言九鼎的人物,每个人充分发挥自由思想和提出问题,恰恰是这种没有强权的集体智慧,形成了荷兰人特有的团队精神,使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西欧企业有不少出色的职业经理人,他们之所以优秀,是知道如何将员工的能力和才智聚合一起,兼听慎取,避免轻率抉择。与其相比,中国的经济活动往往更加依赖企业家的个人能力和魅力。荷兰人认为群策群力广开言路是一等要务,如果每个人都思考了问题并提出对策,其中总会提出不少真知灼见,再加以集中从而形成优化了的决策,往往比少数几个人拍脑袋想出来的要高明许多。

距我们下榻酒店不到百米之处有家广帮饭店,中午在公司胡乱将就那些西式工作午餐,下班以后便迫不及待赶到这里。晚餐用膳能够品尝家乡菜肴,无疑是异国的一大享受。梁老板是六十年代离开香港,山高路远,饱经风霜,辗转来到欧洲,最终寻得立足之地。他乡遇故知,每次我来到饭店用餐,梁老板都亲自送茶端菜,末了特意奉送甜点水果,甭说有多亲热。

梁老板告诉我,时事唯艰,商道多舛,和过去生意火红的年代不同,现在饭店的营生要难做许多。荷兰的中餐馆超过两千家,千人以上的镇都有它的身影,其数量和国土数十倍于荷兰的法德之中国饭店持平,由此可见其惊人的饱和度。和这里大多数早年来到西欧的华侨相同,梁老板已完成了资本原始积累,成了侨居国富裕公民的一份子。

梁老板看上去还是那样的老土,那样的本色和朴实。俗话说,包子有肉不在褶上, 可惜世间懂这个理的人不多。二十一世纪的新华侨和留学生,其中不少自以为有仨瓜俩枣的,而且什么都不会干,什么也不愿意干的,如果将这两类侨民放在一起对比,令人唏嘘不已,后者成功概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荷兰的华人历史将近百年,十八世纪初这里的海员大**,当局急中生智招聘了一大批中国水手应急。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国劳工开始大规模登陆,在荷兰的工厂农场打工艰难谋生,那个年代港口城市鹿特丹就有了唐人街的雏形。1929年全球经济危机时期,荷兰的经济一蹶不振,裁员大潮之中中国劳工首当其冲,海外华侨有家难回,只能自食其力操起卖花生糖的营生。

衣衫褴褛的华人在胸前挂个装花生糖的大兜,走街串巷到处叫卖,以至于当地人给华侨起了个雅号“花生人”,即便现在听到梁先生的叙述,都会感到一阵阵的辛酸。作为多灾多难中国民族的一部分,华侨付出血泪的代价,以过人的勤奋和勇气,在万水千山以外的蛮夷之地生根开花,每当想到这里,心中此情难寄的惆怅油然而生。

和欧美的大多数华侨一样,荷兰华人和餐饮业休戚与共。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中餐馆开始兴起,然后由沿海城市向荷兰全境迅速蔓延,五十年代达到高峰。百分之九十的荷兰华侨以中国饭店这个古老行业为生计,直至目前中餐馆还是华侨必须要守住的主阵地。虽然近年开始向贸易,花卉,旅游和房地产等领域伸出触角,毕竟时间太短火候未到。荷兰的中餐馆店主多为广东籍和温州籍,梁先生顺理成章成为当地德高望重的侨领,直至今日我们还有来往。

马拉松会议连续了一个工作周,最后双方达成了共识,拟定了文件并签字生效。功夫不负有心人,总算可以松了口气。接下来便是技术上的具体事务,紧锣密鼓有条不紊。除了几位同事继续留在荷兰协调东道主的并购工作以外,西奥率我们由M公司的有关负责人陪同,前往卢森堡与专门承办公司债券的相关机构接洽。国际金融界人士都知道,卢森堡资本市场经营欧洲债券的规模为全球之最。

从阿姆斯特丹赴卢森堡市还得经过比利时,回到布鲁塞尔已是星期六,有妻小均留在家中度周末。我和史密斯无牵无挂,西奥也就让我们充当前锋,带上M公司的代表,马不停蹄驾车先行前往卢森堡。西奥率其余人马随后赶到,约定周一与我们会合于目的地。

这是一辆黑色的豪华奔驰轿车,流畅的曲线冲淡了咄咄逼人的霸气,而又不失王者风范。开车的是M公司财务部的卢卡斯,小伙子一脸的斑雀,逢人便笑,口吐莲花,说话既有文采又有礼节,显示大公司文化熏陶出来的职业修养。曼弗雷德是M公司总裁的高级助理,说来也巧,虽然年龄大了不少,他是史密斯在伦敦商学院高年级的学友,本来就相互认识。

和史密斯一样,曼弗雷德出身名门,父亲是荷兰皇家陆军将领,负责皇都阿姆斯特丹的卫戍,按照中国旧王朝的说法就是出入宫禁的九门提督。不过无论是曼弗雷德,还是史密斯,虽说父辈峨冠博带出入庙堂,这两个欧洲衙内显得温文尔雅,绝无出身高门而自矜自傲,没有丝毫的暴戾乖张之气。





《萍踪传书》已经在中国大陆出版并在上海书城上架,并且被上海市图书馆等国家和公共图书馆收藏。



  TOP
李科敏  蓝领一族   发表于:2017-08-13 15:1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12    精华:5   注册时间:2010-8-24    发短消息        

354楼

萍踪传书(作者:李敏)(原创)





一开始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一则可以有宽阔的视野,二则和卢卡斯轻松地聊天。史密斯和曼弗雷德在后座絮叨同学之谊。曼弗雷德有一段时间曾经在M公司的大中华区总部工作,趁停车加油之际,我和史密斯调换了座位,坐到后排与曼弗雷德交谈。曼弗雷德会讲些中文,甚至于粤语,这是因为他在香港居住过的原因。实际上一个工作周的相处,我们彼此已经相当熟悉,曼弗雷德欣赏东方文化,对中国人有一种特殊的好感。

轿车在平滑的公路上飞奔,左侧窗外是一片青色的湖水,波光粼粼,白帆点点,湖边泊满了私人游艇,甚是壮观。曼弗雷德一边让请我纠正他的中文发音,一边兴致勃勃地回答问题以满足我的好奇心。曼弗雷德说,跨国公司的特点归纳起来无非是,一则将母国的文化价值体系,通过经济活动传播到世界,二则具有可以复制的商业模式,如沃尔玛和麦当劳,三则具有使企业立于不败之地的核心竞争力,如世界级品牌,按照这样的标准,港台地区虽有一些举足轻重的大企业,不过能够称得上跨国公司的几乎没有。

他接着说,一个企业可以做地产,贸易,加工制造,一段时期中可能聚集资产迅速做大,若要踏上可持续发展的轨道,就没有那么简单。上述的价值体系,商业模式和核心竞争力都涉及的一个文化问题,归根到底是企业乃至一个民族的软实力问题。作为垄断资本主义高度发展的产物,跨国公司西方国家的比例占到百分之九十,可见其对全球化背景下世界经济的影响之大之广。二十世纪三十年巴西阿根廷等国,和美国是处于同一起跑线上,而现在能够相提并论吗?这就是所谓的拉美模型,又称为中等收入陷阱,掉到下面再也上不来了。

曼弗雷德告诉我们,台湾有的企业规模很大,生产能力也强,产品具有价格优势,但是鲜有高端品牌,高附加值产品更是不多见,长此以往被后起之秀所取代,也就势在必然,因为劳动力更便宜之地有的是。另外,现代化企业不以规模取胜,西欧不少中小企业的员工才数百人,但是其产值和利润却超过远东上万人的庞大企业,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如意大利一些顶级品牌的制鞋制包企业,其利润是第三世界相关企业无法比拟。说到这里他笑道,“李,你原先在意大利干过,那边的情况可是再熟悉不过了。”我点点头承认此言不差。

当问到他对中国企业的看法时,曼弗雷德抚摸着前座全桃木乳白色真皮靠背,说:“中国的企业大多集中在制造业,劳动力和原材料以及能源是该行业三要素,根据刘易斯拐点的理论,人口红利终究会渐渐消失,而且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国家早已虎视眈眈,比如同属亚洲地区的越南和印度,至于能源和原材料更是不可再生,总有消耗殆尽的一天,如果透支了宝贵的有限资源,子孙后代如何是好?”对于我们的国家,没想到一个外国人能够说出这些道道来,作为中国人我羞愧难言。

行驶过程中除了风阻声音以外,密封性很好的汽车显得很安静。曼弗雷德接着说:“荷兰是个没有资源的国家,无奈之中自己走出一条路来。我相信中国最终也能找到自己的位置。中国以很高的代价生产了全球三分之一的商品,却只有百分之五的收益。中国人有句名言,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想,现在中国企业应该开始争取控制整个产业链,也就是中国要素不仅仅定位在世界加工厂,同时要配置到技术专利,向海外开发市场进入销售环节。”

卢卡斯把车子开得四平八稳,大家可以从容欣赏窗外宜人的风光。西欧的夏日田园长满了薰衣草,有天蓝,深紫,粉红和洁白等色,优美典雅,颖长秀丽,远处一对情侣骑着大功率摩托车在葡萄园中行进,好像经典好莱坞影片中的意境和场景,唤起人们对未来美好向往的憧憬。

夜幕降临时分,我们进入卢森堡的境内。依托漆黑的背景,奔驰车强大的车灯威力无比,把前程照得一片明亮。车厢里面桃木条状遮檐下的内饰灯散发着梦幻般的光线,有一种温馨浪漫的情调。在路边的一家饭店用了自助餐,我们重新上路。到达首都卢森堡市下榻的宾馆之际,当空一轮明月,我看了一下手表,已是晚上九点。

卢比荷三国缔结有经济和关税同盟,世人称之为“三剑客”。卢森堡是欧洲大陆硕果仅存的大公国,虽然大公的头衔起源于旧时诸侯的封号,其地位处于国王和公爵亲王之间,实际上是和国王甚至皇帝平起平坐的君主。和卢森堡相似的还有欧洲的摩纳哥,安道尔,列支敦士登和大洋洲的萨摩亚,不过它们的国号为公国,少了个“大”字,因为是和卢森堡大公国相比,这些袖珍国家显得更小的缘故。

关于卢森堡大公亨利的生平轶事,我住在萨尔斯堡期间,曾经从公主殿下那儿听到一些。亨利大公的舅舅是比利时国王,历史上卢森堡和英国,瑞典,丹麦,挪威,荷兰,西班牙的王族有血缘或姻亲关系,欧洲皇家大多沾亲带故,当然卢森堡和列支敦士顿的两国王室也是亲戚。卢森堡的王后出身平民,是亨利大公在大学相识的古巴裔瑞士籍的姑娘,这对堪称欧洲王室模范的夫妇伉俪情深,生育了五个子女。当今世界不少地方讲究门当户对,欧洲王族却早已淡泊门第,对比之下令人感叹。

欧洲最年轻有为的立宪君王亨利大公,年青时代分别在英国皇家军事学院,瑞士日内瓦大学和美国哈佛大学,完成了良好的高等教育,他精通多国语言,酷爱文学,音乐和体育,是个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典范。亨利大公是位经济学家,卢森堡的经济在他的宏观调控之下,显得欣欣向荣。亨利热衷于生态领域,致力于绿色环境保护,这个号称“欧洲美丽露台”的小国,绿水青山,没有丝毫污染,无疑和这位大公不懈的努力有关。现在来到这里,可以亲眼目睹这位大公治下的卢森堡,心中充满好奇。




《萍踪传书》已经在中国大陆出版并在上海书城上架,并且被上海市图书馆等国家和公共图书馆收藏。

订阅微信公众号“李敏的萍踪传书”,可以看到《萍踪传书》以及续集的即时推送。



  TOP
李科敏  蓝领一族   发表于:2017-08-23 17:4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912    精华:5   注册时间:2010-8-24    发短消息        

355楼

萍踪传书(作者:李敏)(原创)





卢森堡是世界上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人均GDP居世界首位。虽然只有弹丸之地,卢森堡既是欧盟经济实力最强,也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可谓“古之兴者在德薄厚,不以大小也”。极低的失业率和极高的人均收入,为世人所瞩目,这里的老百姓认定,卢森堡半个世纪以来之骄人成绩,与亨利和历代大公密切相关。造福于民的卢森堡王室受到百姓拥戴,也就在情理之中。欧洲王室没有了昔日的封建色彩,也不见有腐朽没落的迹象,平民化的立宪君主们几乎清一色为学者型和道德楷模,这一点值得当今的社会学家好好琢磨。

卢森堡人和比利时人同文同种,祖先都是高卢种族。历史上卢森堡先后为西班牙,法国,奥地利,荷兰和普鲁士占领过,虽然在十九世纪的“伦敦条约”中被确认了中立地位,但是卢森堡却没有同样是中立国瑞士那样的好运。二战期间德军眨眼的功夫就扫平了这个小国,卢森堡大公出逃流亡海外。

饱经战火蹂躏的卢森堡人从此得出一个结论,中立并非可以保证不挨打,战后放弃了中立而入盟北约。北约的成立将好斗的欧洲民族撮合一起,结束了以往列强们相互厮打的历史。这种军事组织的设计概念,是为了避免强权之间燃起战火而一致对外,在这个保护伞下面的小国从此高枕无忧。

第二天是星期日,一早我们在宾馆餐厅共进早餐,然后分兵两路,荷兰同事上教堂作礼拜,我和史密斯驾车闲逛夏日的皇城。史密斯对卢森堡市了如指掌,他一边开车一边做导游,喋喋不休说个不停。史密斯告诉我,卢森堡的钢铁业和金融业驰名天下,银号钱庄比比皆是,实行的是类似瑞士的银行保密法,全世界有钱人无论黑白两道蜂拥而至,把金钱放在这儿晚上睡得安稳,卢森堡是继瑞士之后另一个避税天堂。

古城卢森堡市据说是一千年前开始兴建,阿尔泽特河和佩特鲁斯河从城市中穿过,犹如两条随风起舞的玉带,百余座形态各异的桥梁相连两岸的城区。经过宪法广场之时,史密斯指着远处的夏洛特桥和阿道夫桥,告之这是两座当地最大的古桥,横跨山谷如同天堑,远观悬崖峭壁苍翠斑驳。宪法广场是观赏 卢森堡闻名遐迩的“大峡谷”最佳地点,不过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美国亚利桑那州大峡谷相比,它简直就成了一个细致入微曲径通幽的精致盆景,色彩斑斓,优美秀逸,很是耐看,不乏险峻绮丽,超凡脱俗。

宪法广场四周有国家银行,大钟楼和一些中世纪建筑。宪法广场中央竖立着塑有胜利女神的纪念碑,纪念一战中阵亡的三千多名卢森堡军人。宪法广场的对面即是圣母教堂,从广场的两侧可以进入两个炮台。我们把车停下了,从宪法广场左侧拾阶而下,从百余米的石阶下来到千重翠的谷底,林木森森,荫翳蔽日,竟然有一条林荫道,只见两边绿肥红瘦,抬头仰视,别有洞天。高架石桥,横空出世,连接峡谷南北两岸,为城市蔚为壮观的地标。峡谷有条清澈见底的山涧,山清水秀有了仙灵之气,悠游其中如入天下绝境。

我们先来到老城区,这里中世纪的建筑鳞次栉比,风格大多和布鲁塞尔的相似。三个尖顶的圣母院大教堂建于十七世纪,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在这里举行过一次轰动欧洲的盛世庆典,就是卢森堡第五任大公让和比利时约瑟芬•夏洛特公主的皇家婚礼,现在继位执政的亨利大公就是他们的爱情结晶。大公王宫据说是卢森堡最经典的建筑,是一座带有高塔的文艺复兴式建筑,可惜没有对外开放。我们在卢森堡王家花园逛了一圈,只见阳光和煦,万紫千红,一片生机勃勃,令人流连忘返。

卢森堡又被称为森林之国,因为其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国土为茂密的森林所覆盖,秋山明净而如妆,空气之清新,乃是名副其实的天然氧吧。环抱于青山绿水中的各种古城堡时隐时现,错落有致,一种童话式的梦幻油然而生。 卢森堡马路上没有都市通常的车水马龙,行人廖若晨星。我们的汽车在十字路口暂停片刻,四周张望,无论哪个方向,只是掠见人间仙境一般。如果漫步于缓缓流淌的小溪边,或者徘徊于鸟语花香的古道深巷中,不禁突发奇想,莫非这就是人们苦苦寻觅的世外桃源。同是金融之国,论环境的幽静闲雅,论市民的热情好客,和瑞士国相比无疑更胜一筹。

说起卢森堡不计其数的古堡,实际上是弱小民族抵御外侮的历史遗迹。卢森堡处于兵家必争之地,四面强敌虎视眈眈,唯有深挖洞广积粮才可能躲过浩劫。从军事的角度来看,这些都是一流的防御工事,据说每个城堡下面修建有密密麻麻的地下迷宫,和抗日战争中的中国游击队相比,同样善于打地道战的卢森堡人毫无逊色。

卢森堡的国际地位可谓显赫,许多国际和欧盟机构,如欧洲法院,欧洲投资银行、欧洲金融基金会在此落户,同时还容纳成百上千家国际大银行和大企业,成为世界上投资环境最好的地区之一。首都卢森堡市是全球排行第八的金融投资市场,也是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之基金管理中心。

值得一提的是,卢森堡的阿塞洛尔•米塔尔集团是全球最大的钢铁公司,我们的汽车在其总部大楼前减速慢行,史密斯告诉我,这个卢森堡第一大企业,在六十多个国家设有分部,海外员工达三十多万人,然而卢森堡的人口统统加起来仅有五十万!小国家大浪漫,一个小小的袖珍之国,却有一个如此庞大的巨无霸跨国企业,简直不可思议。
 




《萍踪传书》已经在中国大陆出版并在上海书城上架,并且被上海市图书馆等国家和公共图书馆收藏。

订阅微信公众号“李敏的萍踪传书”,可以看到《萍踪传书》以及续集的即时推送。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