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抽象猫的爱情虫

头像
6100967418  黑领一族   发表于:2017-09-13 17:0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    精华:0   注册时间:2017-9-12    发短消息        

1楼
该帖被浏览  561 次,回复 0 次

作者:耳雅    我个人比较喜欢耳雅的作品

  01毛虫理论

  猫。
  叫它过来,它不来,叫它走,它又不走,你忙的时候它来跟你捣乱,你不忙的时候想要跟它玩一会儿,它又自顾自慵懒地打盹。
  狗。
  叫它过来,它过来,叫它走,它也不走,你忙的时候它乖乖在旁边陪伴,不忙的时候它瞅准一切时机跟你玩闹。
  所以,猫让你觉得傻傻爱上了谁,狗让你觉得被谁傻傻爱上了。
  吴妙,女。
  作为一个自由散漫的恶劣典型,长年懒散导致吴妙的节奏感和普通人不太一样,手脚不协调平衡感差,做事要么快一拍要么慢一拍。概括一下,就是那种跟她走路肯定打手,看她跳舞绝对怒吼、和她说话基本暴走的类型。
  洛才秦,男。
  作为一个画抽象画的艺术小青年,一笔一画讲究随性自在游刃有余。也概括一下,就是那种跟吴妙走路却能不打手、看吴妙跳舞还能不怒吼,跟吴妙说话基本吴妙暴走的类型。
  用洛才秦的话来形容,吴妙像是达芬奇画的猫长了毕加索画的胡子,极度不协调但是又很有收藏价值和升值空间,适合做长期投资。
  而用吴妙的话来形容洛才秦,就俩字——忒坏。
  洛才秦和吴妙的相遇发生在今年六月一日下午四点三十分,S市步行街某影院和新华书店中间夹着的一条小巷子里。
  这一天,吴妙的小礼品店开业,隔壁正好是洛才秦的画廊。
  两家的对门有一个炒面摊。
  洛才秦出门买炒面的时候,看到了正死命追着一个气球踩的吴妙。
  “你干嘛呢?”洛才秦很镇定地问她,不忘记跟卖炒面的胖阿姨打了个手势—— 一碗青椒肉丝面。
  “啪”一声,吴妙终于踩爆了那个气球,良久,才更镇定地回答了一句,“开业大吉!”
  “咳咳……”洛才秦一手托着青椒肉丝面的面碗,另一只拿着筷子的手握了个拳头捶自己胸口。
  随后,吴妙在洛才秦的邀请下参观了隔壁他的画廊兼工作室,满墙的油画,攻城车一样的画架、凶案现场一样的地板……
  只是,画上的内容有些超过吴妙的理解能力。
  当洛才秦嚼着面,拿着油乎乎的筷子指着其中一幅画着毛毛虫的画告诉吴妙,这个象征爱情时,吴妙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在她看来,觉得爱情是毛毛虫的男人,比觉得爱情是蝴蝶的男人要好相处得多。
  离开的时候,洛才秦大笔一挥送了吴妙一幅画作为开业礼物。
  吴妙左右瞧了瞧,决得这画也忒丑了,可以正对大门摆放,作用大概能等同于貔貅,辟邪又聚财。
  吴妙的小礼品店生意还是不错的,卖的是鲜花和精致的小玩意,地段好,年轻男女们很喜欢来光顾。
  当然,人流量没有隔壁洛才秦的画廊大。
  吴妙有些怀疑,那些叽叽喳喳的女生,嘴里喊着师兄,真能看懂洛才秦的毛虫抽象画么?
  听门口卖炒面的阿姨八卦,洛才秦是美院毕业的,乃是传说中百年一遇的天才,获了几个奖,身价就炒上去了。一幅画随便抹几道彩色签个名,就能卖上个好价钱,还有一堆专家帮着想这画有什么象征意义,不像抽象更像抽风。
  这让完全没有一点艺术细胞的吴妙非常羡慕,看看那进进出出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女生们,果然!这年头,靠谱的技术男和艺术男,都是紧俏商品。
  吴妙有个死党叫张菲菲,某广告公司做策划的,一来就开始YY隔壁的洛才秦,让吴妙把握机会。毕竟,如今理着利索短发、穿正常衣服、不留大胡子、一表人才、收入稳定还会刷油漆的艺术男不好找啊。
  吴妙对此倒是持保留意见,她总觉得画抽象画的不靠谱,你看,爱情对他是毛虫,那情人是毛虫身上的一根毛么?每每想到这里,吴妙都会一抖。
  这两人原本只是点头之交,可某一件事情的发生,让两人成了朋友。
  吴妙开了三个月小店,挣了些钱,就拿着闲钱上街逛荡。在经过一家宠物店门口的时候,看见了一只毛绒玩具。
  那毛绒玩具似乎是放在门口晒毛,像只小狮子,脸皱皱,毛厚厚,腿短短,身上肉肉。
  吴妙手有些欠,过去恶狠狠摸了一把,心说,手感不错啊,真可爱,不知道卖不卖。
  刚摸完,那玩具突然仰起脸睁开眼,虎视眈眈地跟她对视。
  吴妙吓了一跳,三秒钟后反应过来——活的!
  对视了良久,吴妙就看到那不明生物对她摇起了尾巴。
  估计是只狗吧!吴妙这样想。
  “呦,小姑娘好眼力,这狗是我们镇店之宝!”宠物店老板娘估计是个古装片爱好者,出来招呼生意时的谈吐,带着那么一股子风尘味。
  吴妙下意识地抬头看——果然,风波宠物店……好名字!
  “这是什么狗啊?” 吴妙问。
  “正宗的白松狮!”老板娘嘿嘿笑。
  吴妙左看右看,摇摇头“不是白的啊,淡屎黄。”
  “……这叫香槟色!”老板娘看着挺内行,“现在流行!”
  吴妙歪过头又端详了一下,那狗也歪过头朝她看。
  “多少钱?”
  老板娘伸出三跟手指头,讨价,“三千!”
  吴妙也伸出三根手指头,还价,“三百!”
  吴妙还价的豪爽果然震撼到了老板娘,就见她鲜红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就差喊一声“女侠,你够狠”了。
  再看那香槟狗,也瞬间萎靡不振,耷拉着尾巴趴到地上叹一口气,仿佛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老板娘镇定抬价,“一千五吧。”
  吴妙依然镇定还价,“六百吧。”
  最后,八百块成交。
  老板娘与吴妙相见恨晚,咬牙切齿就差结金兰了,还送了一根极风骚的狗绳给她 ,并附赠光盘一张,名曰《饲养松狮狗注意事项》。
  香槟狗似乎在讨价还价的过程中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心理伤害,一直咕吱咕吱地哼哼,隐含着某种不满的情绪。
  吴妙给它拴上狗绳儿,临走时老板娘说,“针已经打过了,五个半月大,还会再长大一些,你若是回去养不好,别打它也别扔了,送回来给我,我退钱给你。”
  吴妙牵着狗走的时候,觉得老板娘的形象一下子光辉了……啧啧。
  香槟(名字也就这么坐实了)被吴妙带回小卖铺的时候,隔壁的洛才秦正好出来买炒面。一眼瞄见了,那神情,跟看见了火星狗似的……还是只久别重逢或者前世是兄弟的火星狗。
  洛才秦连炒面都顾不上了,过来揉狗,“松狮啊!”
  吴妙点头,指着说,“叫香槟。”
  “好名字。”洛才秦给香槟摸骨似地揉了一遍, “五六个月了吧?多少钱买的?得有个两三千吧?”
  吴妙默默仰起脸看天边的云彩——老板娘的光辉形象立刻升级为2.0版……
  洛才秦是个狗痴,不过据说画油画不好养狗,狗毛会粘在画上,狗还会踩翻颜料,吸入松节油对狗身体有害……总之不少讲究。
  自从香槟来了之后,洛才秦每天都到吴妙的铺子里来跟它相会,以解相思之苦。无奈香槟是只公狗,对美女的兴趣更大一点,虽然洛才秦每天都提供它一顿饭和N顿点心。
  吴妙活得自在,整日懒散,小礼品店收入也还过得去,总之比好些同学辛苦打工稍强点。
  吴妙她娘退休了,时常来女儿店里看看,洛才秦每日风雨无阻会香槟的壮举,让吴妈妈有那么些想入非非了,总偷着问,“妙妙,他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小伙子不错。”
  吴妙依旧觉得,抽象派不靠谱。
  这世界上有一种定律叫能量守恒, 人的运气当然也守恒。吴妙将香槟便宜买回来的时候,就觉得眼皮子抽,就知道近几天应该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果然……
  这一天中午,吴妙进货回来,就见店铺的卷闸门外站着一个人,吴妙看到他,微微有些愣神。
  那人瘦瘦高高,穿着时髦修身的休闲西装,打老远一看,翩翩得都快飞起来了。
  他双手插兜站在吴妙店铺门口,看着她双手提着大包小包,肩上还背一挎包,身旁跟着一只胖乎乎的狗,先是愣了愣。随后,他像是看到了什么滑稽的事物,笑得腰都弯了,吴妙瞬间有一种恼羞成怒想要毁尸灭迹的冲动。
  正在吴妙跟自己心中产生的阴暗想法作斗争时,包里的手机响了。腾出一只手接起来,电话那头传来了张菲菲的叫声,“妙妙!邹少东回来了,好像说要去找你,你找个地方躲一躲先,等我来一脚踹死那混蛋。”
  吴妙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你能在十秒钟内赶到么?我可以走慢些。”
  “啊?!他已经到啦?”菲菲着急,“你撑住,我马上来!他敢乱来你就赏他断子绝孙脚!”说完,挂了电话,应该是冲过来了。
  吴妙摇了摇头,将电话收起来。华怡整形 www.ythuayi.com  想要变美的朋友可以点击咨询。
  正巧,洛才秦从隔壁的画廊出来。
  吴妙看了洛才秦一眼。
  洛才秦看了吴妙一眼。
  邹少东看了洛才秦一眼。
  洛才秦看了邹少东一眼。
  最后,邹少东的视线从洛才秦身上移开回到吴妙身上,意义不明地对她挑了挑嘴角,微笑。
  炒面阿姨看了三人各一眼,“嘶啦”,炒面下锅……
  良久,洛才秦突然缓缓蹲下,曲着长长的腿,捋起宽松白衬衫的袖子,优雅伸出修长手指,勾了勾,“香槟……啧啧啧。”
  ……
  香槟摇头晃脑袋走了过去,洛才秦一面揉它的毛,一面抬起它后腿看,“长大了没?我那天看到一只品相超好的母犭句,哇,极品啊!啥时候带你去相亲?”
  香槟傻呵呵朝他摇尾巴。
  吴妙就见邹少东脸上的笑容又略微放大了些,看着让人觉得牙痒痒。
  邹少东,男。
  他算是个微妙的存在,与吴妙是同学且还是远方亲戚,渊源颇深。
  吴妙年少无知,特萝莉那会儿,也曾将他作为梦中情人。现在想起来,这小子不过就是普通版的梦中情人,比起言情小说里那种加强版的差远了,跟终极版的更是没法比。
  只是此人在吴妙人生的众多转折点上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足迹。
  吴妙的萝莉期历时三年八个月,于是就暗恋了邹少东三年八个月。
  吴妙从萝莉转化为小女人历时三天,她跟邹少东谈了三天恋爱。
  吴妙从小女人转化为超人历时十秒,邹少东在谈恋爱的第四天用十秒钟时间甩了她。
  吴妙从超人转化成为仙人历时四年,因失恋发愤图强考上名牌大学后,不幸又和邹少东成了同学,这厮骚扰了她四年,搅黄她各种好事。
  吴妙从仙人转化成铁人历时三秒钟,邹少东毕业时用三秒钟跟她说了句,“我出国了”,走的时候特潇洒,连片云彩都没留下,毕业舞会的舞伴也不是她。
  吴妙觉得自己未来如果有机会出自传的话,这个衰人一定要提一笔,她会写:邹少东是她人生路上永远的绊脚石,如果有任何一个动作可以表达自己对他的感情,那就是——踩!
分享到: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