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小说连载】《以美为生》夏秋冬春四部曲(修订版)(不断更新中。。。)

头像
望京闲人2011  白领一族   发表于:2017-12-04 12:3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558    精华:7   注册时间:2014-10-15    发短消息        

76楼

    二十七

    如今,在我人生哲学里还剩下两个字:欣赏。我觉得吧,人生在世,没什么比他还能够欣赏的这件事更容易满足一个人内心的欲望,想想这微不足道的小小身板,到底能够承受得起几斤几两,如果不幸拥有太多,你也只会无意义浪费,要是你还非常不幸地当上了皇帝,拥有几百上千的老婆,你还欣赏个屁呀,一头公狮子的生活不会有任何美感,它若不能随时随捍卫自己的权力和领地,便无法继续拥有下去。和真正的皇帝相比,我甚至连个一无所有的人都算不上,可也不知为什么,我就是特别可怜那些个当了皇帝的家伙们,总也觉得,人真要这么过上一辈子,肯定是他前生造孽太多,所以,我理解,为什么皇帝从来不怕恨他的人。

    我的逻辑,聪明人不恨皇帝。他可怜他。换个说法,这可怜的家伙也只有通过占有的更多才能满足自己。他这么做,实在是由于自己什么都没有啊!你要是什么都有,用得着羡慕这个吗?

    人要想什么都有,就得从学会欣赏做起,以此作为延展自我的一种方式,捕获那些本来抓不到的东西。

    乔妍总说我色,其实,她是不懂我为什么要这么欣赏于她。我那,好不容易让她认识到,尽管每一个女人都拥有自己的天赋和美貌,但是,要把这种东西真正表现出来,成为自己心目中最最美好的自己,就离不开一个男人对她的欣赏。从这个意义上说,好女人大多是被男人欣赏出来的,她很难自己成为那个样儿。从前,她是我的“星期六”,眼下,她自己也越来越喜欢这个日子。她从未料到,自己还可以表现得那么优秀、美丽,近乎神奇,令她自己也为之垂涎欲滴。

    乔妍说:“刚开始时,我是真的不好意思这样子站在你面前,觉得自己像个什么物件,但是现在,我知道了,神也像个物件,而我,是真正的女王,正接受你的崇拜。”

    “你当然是我的女王啦。”我说:“我又何止崇拜你那么简单。这么说吧,你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都是我的天堂,仅仅由于它们还试图使自己表现更加出色,更无一处不显得灿烂而辉煌,假如天堂也可以形神兼备,一定是你的神彩,你的模样。”

    星期六,当最有时间欣赏乔妍的时候,我反而看不够她了,真的是一点也不急着跟她上床,甚至,自己都不愿意往那方面去想,就那么一心一意地呆在她身边,为她身上秀色可餐的美轮美奂的一切所倾倒,亲她都不忍心亲她一下,只是不住地嗅她身上的味道,甜甜的,腻腻的,还恨不能把她呼出来的气息全吸进去才好。实在熬不住了,我就吸吮起她尖尖滑滑的手指,亲吻起她秀美的双脚,我喜欢这么做的情形总是令她不可思议,但我看得出来,她知道我是真心真意崇拜她,慢慢的就接受了。她说我这人花样多,其实,我就是爱她爱不够,就这么简单,可只此一点,又显得无限复杂,直到她自己也想的不行了,她就要我把她抱进去。我觉得,我们所以在性生活上过的极其美好,与我爱她的这种方式不无关系。说不出为什么,她就是越来越漂亮,越来越迷人,而我,也在想,要是现在刚刚遇上她,肯定会灵魂出窍的。还记得上中学时,第一次被女人迷上的感觉,几乎就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从那以后,我一直都喜欢漂亮女人,虽说栽过跟头,心里也不记恨她们。事实上,我活到了现在也没弄明白,男人为什么要恨女人,仅仅是由于她们长得那么可亲可爱,你就应该感恩不尽才对。而我喜欢女人,不光是为了好色,我是真心真意的爱她们,就算死上一回,也觉得挺好。到了现在,终于有了自己心爱的女人,我欣赏她,崇拜她,热爱她,无论如何都要对她好。乔妍那,即使是在后来的岁月里也一直表现得非常迷人,漂亮,风度和气质更是无以伦比。我想,肯定是和我的欣赏有关,这种欣赏由她,经我,又反射回她那里,一来二去,极大地刺激了她的灵魂。

    最终,美貌一定是女人灵魂的副产品。

    “亲亲,和我再爱一个吧。”

    “不要了么,你太过份啦。”

    “真的?”

    “真的。”

    “可你为什么这么美?”

    “因为有你这只色猫。”

    人世间的事情就这样,一个巴掌拍不响,可是,要让这两个巴掌拍的响,又不会因此伤及拍巴掌的人,多多少少都需要有那么点调调才成。

    什么调——灰调——一种黑白间的过渡色。欣赏,从这里开始。反之,一切非黑即白的结论,都只会导致人为谬论的极致。

    我是在讲爱情故事吗?当然,你要是愿意这么理解的也行,毕竟,人世间许多道理,说到后来都是一通百通的呵。

    有时候,我倒觉得乔妍真是聪明,很快,她就说,我看着她的样子,仿佛是从她身上看到了整整一百个女人。她那时还不懂,一个女人最惬意的婚姻生活,靠的就是她有这整整一百个女人。

    我那,当然是有这一百个女人了,只不过,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乔妍。结果,和一百个女人相比,我似乎更喜欢这一个。相应地,无论我们做什么,小的东西都要学会放大,大的东西都要学会缩小,二者导致绰绰有余的情况。
  TOP
头像
望京闲人2011  白领一族   发表于:2017-12-13 21:1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558    精华:7   注册时间:2014-10-15    发短消息        

77楼

    二十八


    若依乔妍从前的想法,她一直认为,男人太有才了未见得是件好事,要么是他让自己的女人不放心,要么是女人觉得他不安心,直到发现萧贤是一个能夠把自己的所学与才华完完全全再用回到他自己或是他们俩人身上的那种极其明智的男人后,一时大喜过望。她可一点没觉得他不上进,相反,认为他大有作为,刚好,适合她。

    原本,乔妍还想要总结一下她的新婚生活,不过很快,她发现,这是徒劳的,直到想起一个词“好玩”,觉得那才是惟一可以总结出来的一点东西。

    跟一个“好玩”的男人生活在一起,乔妍认定自己十分幸运。所以,婚后乔妍就体验到两个字:舒服。虽说没意识到自己是生活在萧贤的欣赏与创造中,内心深处还是为了她的这种生活居然可以如此不一样沾沾自喜,甚而,连日常中一些琐碎的事情也变得有趣起来,仿佛是为她准备的一个极其喜庆的节日,除了令她高兴以外还有什么。萧贤那,自然就是那个给她制造了节日的人,有时,她几乎觉得他也很像一个圣诞老人,可以把所有让她这个小姑娘开心的礼物一股脑装进一只毛绒绒的大袜子里,在她那么甜美地睡了一觉,睁开眼睛,梦想成真似的令她欣喜不已。有生以来,第一次知道,人还可以这么活着,不因为有权力,金钱,荣誉,或成就,也不因为遇到了什么意想不到的好事,仅仅就是因为他们有自己——他们有了自己就可以如此幸福快乐的生活的这件事着实让她大吃了一惊,随即,喜不自胜。

    乔妍有了一种恍然开窍的感觉,在她三十二岁这一年,被一个深深爱着她的男人改变了业已形成的世界观——没错,是她的世界观,不过,与其说是她看待世界的方法,不如说是她面对世界的态度。作为一个高智商女人,乔妍一直无法摆脱惯常的理性带给她的那些纯粹性问题,遇事总是倾向于如何分析与解剖,而不是如何珍重与欣赏,以至从前,那么轻而易举地就将事物深藏于其中的“美”给拆卸了,甚至,自己还不知道。结果,到她打算回过头重新欣赏时,就在欣赏的同时看见了事物的缺陷,以及与之相关的瑕疵,折痕,污点,且无论如何,无法摆脱由于这些缺陷而来的真实与客观——直到萧贤出现——一个真正懂得欣赏她的男人到来,才让她看见了一些不同的,甚至完全不客观的东西。

    今夜,家中又只剩下了乔妍一个人,萧贤去河北黄骅采访了,明天下午才能回来,她犯懒,将就着吃了顿饭,洗过澡,泡上一大杯红茶,早早溜进卧室,上了她和丈夫一起睡觉的大床,将身体靠在一只抱枕上,只在对面墙角边,开了一盏睡眠灯,室内的光线虚浮幽暗,但却令她眼睛十分受用,她就喜欢在这朦朦胧胧的地方想心事,尤其感到安心幸福的时候。现在,她即安心又幸福,很自然的,全部心思用在了萧贤身上。

    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只要想起萧贤来,乔妍莫名其妙想笑,或许,男人在女人眼里显得可笑原本正常,只不过在她看里,她不顾一切地嫁了的这个男人不但让她觉得可笑,甚至让她觉得自己这样的笑话于他其实也挺傻的,可是,她就是想笑,就是觉得他可笑。这样的感受不是一次两次,特别是当他在她的身上亲吻的时候,还会那么认真地去吻她的一双脚,那会儿,她就忍不住想告诉他,那里是用来走路的,或许还有点不洁净之处,可她怎么也说不出口,最后,只好任由他那样,想不到,弄到后来,出乎意料的竟然是她自己,不知不觉先痴迷了进去。

    说起来,乔妍当初什么都想到了,但是,她就是没想到她有多幸福,这样,当幸福到来时,最初的表现甚是慌乱,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譬如,她从自己最要好的朋友那里得知,初夜是痛苦的,甚至,所看书籍与资料上也全是这么说的,于是,她就认定那个事是真的,千真万确,不可能不一样。偏偏,事情到了她这里变成了例外,非但没感觉任何痛苦,相反,兴奋异常,于是,她便觉得这事不合理,想要寻求解释,却又怎么都解释不通,差不多过了一个多月,渐渐从萧贤爱她的那种方式中反应过来,原来,就算是在这样一件原本十分自然的事情上,倘若换一种情况也有可能使个人的处境完全不同。

    正是这个“倘若换一种情况也有可能使个人的处境完全不同”的结论,最终让乔妍认识到身为一个女人至关重要的东西——变化——尽管眼下,她还没什么资格谈论女人,讨论婚姻,但她已经开始相信,一个没有变化的女人注定一生孤单,像她的母亲,最后,只能成为物理学家。

    乔妍决定做个女人。于是,顺理成章,她从范平那里取走了一部真经。真经,往往一句话。

    现在,乔妍开始想象她要怎么来向萧贤撒娇,这倒是真把她难住了,从小到大,她一直都是在一种规规矩矩中,按照理性的良好要求,按部就班长成的,只不过生为女人,无法摆脱需要男人的命运,不得不尝试着反对一下过去,如果不幸福,她会马上退回到她的过去,偏偏非常幸福,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于是,她就试图从过去中走出来。她已经向前走了一小段了,现在,拿不准该不该拐个弯儿,心里想着最好模仿谁一下,顺便哼哼了两声,说实在的,难听极了,把她自己都吓住啦。没一点感觉,不由得生起气来。

    “女人也不是那么好做的啊!”她叹息了一句。突然,又想到了萧贤,“男人也不是那么好做的啊!”但是,这一句却是由她心底里说出来的。每次都这样,开始时,她想起他来觉得可笑,想着想着,又想哭,然后,她就抱着只枕头哭了一顿,哭完了又觉得非常幸福。临时的,又想起了什么,慌慌张张跑去卫生间,洗了脸,贴上面膜,才又放心大胆回到床上,明天是周六,她想,怎么着也得让她的小色猫解解馋呀,不由得开心地笑了起来,结果,又得重新去贴面膜。从前,她可是连做梦都没想过自己会这样。

    看起来呵,女人真是不能找一只色猫,否则,身不由己。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