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连载】望京传奇《二十四只画眉鸟》(2590~2592楼更新) 热贴

熙雅安  版主   发表于:2017-04-24 15:0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2663    精华:292   注册时间:2012-3-2    发短消息        

2591楼

第二十六章、月下小馆




在去往“月下小馆”路上,稽亮在车里问了郭彤一个问题:“四哥,我怎么觉得女神们不太喜欢三哥?”

    郭彤听了,嘿然一笑道:“五弟好眼力,她们今天的确是不太喜欢老三,不过,也就限今天而已。”

    “怎么说?”

    “某种程度上,她们都是古月天的情人,只是眼下她们喜欢的人却不是古月天,而是你。他来了,她们自然觉得尴尬。”

    “哦,我倒是没想到。当然,也没看出来。”

    “你没想到也不奇怪,毕竟,你不了解内幕。没看出来则有点说不过去,或许,你还是太嫩了些。”

    “四哥说的对。我懂的本就不多。”

    “慢慢你就懂啦。因为时间自然教会你。不过呵,当有些事必须借助于方法时,时间也未必能教的会。”

    “四哥,你还可以教教我嘛。”

    “乐意之至。但凡是我知道的,无不愿对你敞开心扉,有什么就说什么。要我看,你最大的问题是不知道怎么正话反听,反过来,别人如果说了反话,你也听不真切。这里面的道理呵,还真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说得清的。”

    “四哥又是如何听的?你告诉了我,我不就知道了嘛。”

    “真要有这么简单,我马上告诉你啦。问题在于,我是站在我的立场上去听的,与你站在你的立场上去听不一样。”

    “四哥,你把我说糊涂啦。”

    “跟你这么说吧,我就是带着有色眼镜来看人的,与你用一双清清白白的眼睛来看人是不一样的。无论别人跟我说了些什么,我也都是要看着他这个人来听的,所以,我知道怎么将他说的话反过来,抑或,正过去。我借助了我的眼镜,也就是方法。即在我看来,所有他们那些人其实就是一些叛徒而已,远在很早很早以前,他们就已经背叛过他们自己了。你跟其中的某个人打交道时,其实,就是在跟他自己的那个叛徒打交道。你只要知道了这一点,日久天长,假以时日,自然就知道应该怎么去倾听,至于说具体讲了些什么,反而并不重要。”

    “我想我能明白一点,但只怕还不是真的明白。”

    “没关系,慢慢来吧,直到有一天,你忽然明白了一切。”

    车行到了北新桥十字路口,稽亮下意识地朝传说中海眼的位置上扫了一眼,忽然想到小时候听人说起的那些稀奇古怪的故事,感觉颇为神奇。就在这时,古月天打来电话,郭彤带上耳麦哼哼哈哈地接听了之后,顺势将车停在了道边。“五位女神不能来啦。”他看着稽亮说道。

    “这样也好。”稽亮说:“我正愁自己会不会也觉得尴尬,无意中伤害了她们。”

    郭彤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不无忧虑地说:“你总这么大度,早晚吃大亏。”

    “大度些不好吗?况且,这也算不得什么大度,比起那些‘雍雍然有涵盖四海之气,泱泱然有容纳天下之心’的人还差得太远。”

    “你可千万别信那个,全都是一些骗人的鬼话。要我说呵,但凡拥有四海的人,没一个有心胸的,不然的话,他们如何守得住自己的江山!”

    眼见稽亮一脸瞠目结舌的样子,郭彤转移了话题说:“我看今天这个事不简单啊!究竟发生了什么?”

    “肯定因为三哥,她们不好意思啦。”

    “五弟呵,你要知道,女人的脸皮很厚的,没有什么是她们不能说、不能做的,甚至,比我们男人有过之无不及。”

    “哦,四哥,你就是不尊重女性。”

    “好啦,我们不说这个啦。现在,去月下小馆吧,那里可不止有京城最美味的宵夜,还有京城最风骚的老板娘,她今年三十有八,本名盛十月,不过如今,大家都管叫她“五味厨娘”,所谓的酸、甜、苦、辣、咸,味味俱在,只不过,赶不上她一个五味俱全的女人。 ”

    “她一定很漂亮!”

    “倒也不一定。因为漂亮从来不是她的特点,倒更像是她随便穿在身上的一件衣服,所以,有时,你会觉得她很漂亮,有时,又会觉得她一般般,甚至,某些方面,不及一个普通人。她的美,都在自身香艳的气质上,加之人多才多艺,琴棋书画,无所不通,特别是古琴,据说颇有造诣,也可能由于这个原因,品味起她来愈发有些味道了,着实迷倒过不少有钱有势的男人。他的老公,原先是个古董商人,只可惜命运不济,十年前就得病死掉了,但他却给他的这位寡妻留下了万贯家财。除了琴外,她本人极喜欢厨艺,无论多么简单的食材,一经她手,便有了那令人意外的味道。她也是为满足自己这个嗜好,就在前面的胡同里,买了一处两进身的套院,从此做起了这宵夜生意,开始时,客人大多是冲她来的,可日子一久,宵夜也做出了名气,再来的人,几乎都是回头客。”

    “生意这么好,她一个女人忙的过来吗?”

    “她的生意呵,可是跟其他人做的大不一样,或许,压根不是为了赚钱。单凭她选的这个位置,哪里有一点生意人打算,即便有人慕名而来,怕是他也找不到地方,她把自己的生意藏得这么深,我猜,肯定有其他想法。不过,他即使找到了她的门,也未能必吃上她的饭,她每天只做三桌,还得提前预定,偶尔,临时捉急,也会在自己闺房里开上一桌,但那必定是她极其熟悉之人,实在磨不开了面子,外人想都不用想。”

    “原来是一位奇女子啊!”

    “你要说她是位奇女子,或许也不无道理。人不寻常即为奇,她的确不是个寻常女人。只是这奇迹背后,究竟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事情,我们却是无从知晓,所以,对她,最好不要轻下结论。”

    稽亮想了想,点着头说:“四哥言之有理。我明白啦。”

    估摸着古月天也快过来了,郭彤便对稽亮说:“我们先过去吧,那巷子窄,车根本开不进去。”其实,他是有意不想等古月天,只为了能跟稽亮一起散散步。于是,两个人下了车,沿着便道走了十几步后,眼前出现了一条极窄的巷口,里面黑咕隆咚的,似看不到尽头,几盏昏黄的路灯虚浮地闪动,像是昏昏欲睡的老人眼睛。

    站在巷子入口处,郭彤皱起了眉头,悻悻地说:“要不是这里有个‘月下小馆’,说什么我也不会到这种地方来。”

    稽亮倒没觉得什么不好,反而像是受了刺激似的,兴奋的双眼放光。“我也有好多年没进过这种胡同了。”说着话,自己先迈步走了进去。这巷子原本能容得下两个人并肩行走,只是由于附近住户往外堆放了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致使一个人走起来都显得十分吃力。稽亮虽说身体十分灵巧,脚下仍磕磕绊绊的,郭彤走的更是费劲,看着像随时都会摔倒,终于,走过了这一段最窄的地方,面前豁然开朗,原来刚刚的这一段路,他们是走在了一个瓶子的颈里,到了里面,路不但变宽了,地面也十分整洁,还铺着崭新的地砖。

    稽亮总算松了口气,想到要去的‘月下小馆’,忽然抬起头,试图找到此刻月亮所在的位置,却是不想,夜空幽晦,星辉暗淡,月亮更是不知躲到了哪里,飘渺的天光好似被隔在了一块脏玻璃后面,给昏沉沉的路灯压着,愈发显得混沌不清了。幸好,巷子尽头,一扇院门虚掩,门楣之上,悬了一只半月型的灯箱,可以清晰地看到‘月下小馆’四个字,及至来到门前,稽亮不由自主地赞道:“果然是酒香不怕巷子深啊!”

    与进来的时一路坎坷相比,“月下小馆”的所在倒更像是一处别有洞天的居所,由于令人意想不到,反而额外地增加了几分神秘色彩。所谓闹中取静,大概指的就是这样的地方,表面上看着没什么,其实内部大有文章。即便人站在外面,稽亮也能觉察到它的不俗。恰恰,他对于不俗的东西总是印象深刻,于某种程度上,也更加符合他的心意。这座院子显然是后来重新翻建过的,只不过翻建时修旧如旧,看着也没什么特别,如果不细看墙砖之间的勾缝,还以为和临近的院子一样年代久远。连门框和大门也都是旧旧的,但那并非风化的结果,乃是刻意的使然,却是不显山不露水地将已经人为改变了的一切重又隐藏了起来,沉寂得异常幽远。

    郭彤对稽亮说:“我们先进去吧。院子里面颇有佳景,倘若不是数九寒天的日子,倒也令人流连忘返。”

    稽亮早就忍不住了内心的好奇,听他这样一说,马上走上前去,在门环上扣了两扣。时间不大,有个四十来岁,头戴瓜皮帽的中年汉子从门里探出了身,他穿着黑裤紫袄,十分精神。

    “两位先生,你们有预约吗?”他不卑不亢地问道。

    “我们是和古月天一起的,已经订在了‘桂影’。”郭彤在稽亮身后对他说道。

    中年汉子缓缓拉开了大门,说道:“请进吧。”他便侧过了身来,让两位公子先进去,并在他们身后关好了门。再走过来时,他就准备引导他们去老板娘的闺房,也就是被称作“桂影”的地方。但郭彤却对他说:“你忙吧。我们先在这院子里转转。”

    中年汉子一声未语,扭身便独自离去了。仿佛像他们这种客人他已经见得太多,不屑于再与他们计较。这里,前院相对宽阔,东南北各有餐室一间,屋外有回廊环绕,彼此勾连,雅致之余,亦颇有小桥流水意境,回廊之外,靠窗栽有西府海棠,只是此时有枝无叶,略显萧疏而已。三处餐室的门前,各置了假山景一盆,石上有字,分书“玉环、碧华、银苑”字样,应物所喻,皆月下也。几间餐室俱已满座,隔着雪白的窗户纸,望得见内里人影。这院子中央倒也空阔,满地铺着青砖,西屋乃是厨房,门却开在了内院,朝外一面则被做成了一道影壁,饰以藤蔓,掩以竹石,凹凸其形,虚实其状,杂以其间。稽亮都能想象得出,在那月圆风清之夜,用过了这里宵夜的客人所能感受到的盈盈惬意,忽然觉得自己也饿了,便跟着郭彤来到了内院。

    内院较前院小了不少,看起来则更为雅致精妙,厨房虽然位处中央,然而,却在外面的屋檐上饰以竹帘,垂挂下来,宛如一座凉棚,北面两间房舍,屋外同样搭有回廊,窗前植有一株金桂,包的严严实实,想必它在越冬之后的样子,定然与此时大不相同。门前同样置有假山景一盆,石上书“桂影”二字,对面的南屋大概是操作间,与厨房相似,屋檐下搭有竹帘。西屋则改成了温室,内里种有盆栽的桂树,以及摆放得整整齐齐的盆景,但是由于光线较暗,稽亮似看不大清楚。

    “这里就是老板娘的闺房吗?”他用手指着“桂影”二字问郭彤。

    郭彤肯定地点了点头,对他说:“我们进去等吧,外面挺凉的。”

    稽亮还有点犹豫,郭彤却不客气地走上了回廊,推开了“桂影”的房门,他也只好跟了进去。这屋子分为里外两间,装饰得古色古香,站在红木八仙桌一侧,看得见里间屋里氤氲光线下带着幔帐的卧床,靠窗一盆桂树,依旧枝繁叶茂,临近一张琴桌,上摆一把斑驳的古琴,面前的青铜香炉里,隐隐似有沉香溢出,古韵幽然,意境深邃。眼见得稽亮一进来就盯上了那把古琴,郭彤便跟他说:“这是北宋的东西,据说,全中国也没几把,倒是个稀罕物件。”

    稽亮“嗯”了一声,附身对着古琴仔仔细细看了一会儿,用十分肯定的语气说:“这是北宋早期的制作,还带着一点盛唐遗风。”说罢,他就在面前椅子上坐了下去,人像没受大脑支配似的,双手颤巍巍地按在了七弦上,忽然轻轻一拨,行云流水般的琴音自指尖下奏出,遗调虚微,清歌玉树;才闻松风贯耳,又聆碧山如画。空林向晚,鸟鹊飞绝;唯月照江流,一片光辉万顷。稽亮自己似也被他拨弄出的琴音惊住了,稍纵,大喜过望,略一停顿后,身心迅即坠入空灵,仿佛此时此刻,他不是坐在一位老板娘的闺房里,而是坐在了西施梳妆的小桥旁,对着一河潺潺碧水,抒发着心中的相思之情。上一辈子,他只谱这么过一首曲,曲名他却没有想起来,只依稀记得与西施有关。说起来,他也没有记住他的曲子,只是今日见了这柄瑶琴,无意之中拨弄了出来,一惊之下,喜不自胜。

    郭彤则是压根没有想到,稽亮居然有这么一手,尽管对琴艺一无所知,还是被他拨弄出来的美妙琴音征服了,人站在他身后,听得如痴如醉。

    听得如醉如痴的不只有郭彤,门外面,还站着另一个人,她便是这里的老板娘,人称“五味厨娘”的盛十月。听得门房伙计告知古月天古公子的客人过来了,指导了厨师最后几道菜后,她便匆匆出了厨房。她和古月天关系非同一般,远比所谓的朋友要来得亲密,旁人往往不明就里,以为他们是情人关系,其实,两个人从没走到过那一步上,倒更像是一对完全没有了性生活的夫妻。由于彼此间十分关照,古月天来时,她一般都要将他安排在自己的闺房中,偶尔,也会坐下来陪他喝上几杯。她喜欢古公子为人豪爽,处世不拘小节。有一回,临时遇事,急需几百万现款救急,一时又凑不出那么多,家中的宝贝也不方便出手,情急之下,她跟古月天开了口,没想到,对方二话没说,当即给她划了过来,她要给他打张借条,他也死活不要。还一个劲地跟她说:“还不上也没关系,算我预付你的饭钱。”莫名其妙的,这个瘦小枯干的男人,令她想起了早已过世的极其伟岸的丈夫,从此,她看他时,多了一份亲情,他来她这儿吃饭,她也是尽可能亲自过来伺候他,还任由着他去跟人吹嘘,不闻不问的。其实,她这么做,某种程度上也是在跟自己赌气,她就以为,要是永远都等不来一个让她从心底里喜欢的男人,那么,她宁愿将这位瘦小枯干的古公子看成是自己的丈夫。所以,她对他也总是格外纵容,从不因他不是自己的丈夫就不像个妻子那般尽心尽意地伺候他。在死了老公十年之后,她如今也已经耐不住了那份孤冷的寂寞,只是她性情执着,条件又高,无论如何,都要找到那个能夠令她颌首低眉的男人。说起来,她是很想像个女人那样生活的,但前提是,男人必须像个男人。这便有点难。

  TOP
熙雅安  版主   发表于:2017-04-24 15:0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2663    精华:292   注册时间:2012-3-2    发短消息        

2592楼

第二十七章、五味厨娘


   盛十月在自己闺房门前听琴入了境,似乎已经不记得这里是她的家了,倒更像是一个偷偷摸摸的窥伺者,唯恐弄出什么动静,惊扰了屋子里面的人,一只脚本已迈上了门前的台阶,另一只脚却还撂在下面,其状甚是古怪。但是显然,自己没觉得别扭,反而将身子倾斜的更厉害了。然后,她就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听完了稽亮的演奏,忽然清醒过来,蹑手蹑脚地退了下去。人悄无声息地退到了院子里,微微仰着头,出神地望着闺房的窗户发呆,思绪仍旧沉浸在那一阵古韵悠扬、清澈似水的琴声中,仿佛盯着一条河看了太久的人,竟至于身不由己地漂移了起来。

    然而,真正令盛十月诚惶诚恐的,却是她作为一个抚琴的行家,意外地被一位从未谋面的陌生人拨动了心弦,而更加令她没有想到的,这位拨动了她心弦的客人,居然还是古月天带过来的。一念至此,意乱神迷,原本,她还以为自己早已心如槁木,无论如何,难以再度陷入红尘的纷扰,谁知,听过了此曲,竟是抑制不住地仰慕起来,甚至,暗自祈祷,希望这位尚未谋面的陌生人也能照着她故去的丈夫那样,人生得又高大又伟岸,他那厚实的肩膀,还可以供她枕着睡觉。果然如此,她就以为,这开了八年的“月下小馆”也该到了关门的时候,因为今晚,心心念念地等着的那个人来啦。想着那个人来了,心情忽然焦虑了起来,隐隐约约的,意识到命运的不可预知。现在,她就想看他一眼,看看他长什么样,究竟是个中年人,还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毕竟,能夠古韵苍然地弹出那样一首动人心魄的曲子,怎么说也不会是一个年轻人,想着他已经不年轻了,原本还要去照照镜子的欲望也跟着消失了,只随手整了整穿在身上的一件石青色对襟绣花夹袄,拎了拎同样绣着花的玫瑰紫色长裙,静默了片刻之后,照平常的样子走了过去,轻轻敲了一下自己闺房的门,推门进了屋,刚好,稽亮从琴桌前站起来。他一回身,两人打了一个照面。

    稽亮马上猜到来人是老板娘,并且,马上明白了她为什么还会被人称作“五味厨娘”的原因,显然,她全身上下,几乎每个地方都像是专门为了吸引异性生就的。一个男人见了她,看在眼里的也绝不仅仅是一个女人,同时,他也看见了自己对女人的强烈欲望,好像她凹凸有致的身形,尽管给一身中式的冬装裹得严严实实,甚至,于某种程度上,有意无意的在自我掩饰,仍旧挡不住那一番由内及外倾泻而出的女人风光,额外地,还多一份小姑独处,我自妖娆的矜持。女人禀赋,表现在她的身上,似乎从未失去其自然的灵秀,即使已人为地剔除了其中的桀骜不驯,还是若隐若现地留下了一抹荒原的倒影,且在她的常态与嬗变之间,流露出了些许鲜艳欲滴的野性。或许,在容貌上,她还不能算是百里挑一,但却在自己的平凡之外,平添了一份受人端详的妙趣,从艳而不俗,华而不腻的意义上,与惊为天人的美丽佳人相比,更加令人赏心悦目,其中的寓意,恰恰就是一口寻常菜,吃出五味香的奇妙。稽亮见她进来了,高兴的朝她笑了起来,如此灿烂的笑容,看在盛十月眼里,不但入了她的魂,而且,化了她的心。

    说起来,盛十月还是带着自己对丈夫的思念之情进来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望见稽亮的时候,感觉像在本已明亮的灯光下面,目睹了一颗宝石的璀璨,反之,倒是照耀着这宝石的灯光居然不可思议地暗淡了下去。世界上所有没道理的事情,照例,也都与此情此景有关,真正的问题,恰恰不在问题之内,而在问题之外,所谓爱情的逻辑,也不过就是一朵深藏于人性之中的火花,当电流通过时,将人心底最美的东西释放了出来。看着,都是因人而缘,其实,都是因己之故。换句话说,爱情的本意,原来就是为了让我们爱上自己。只有郭彤一旁甚是纳闷,不明白,何以他还会在不喜欢女人的时候,意外地对眼前这位“五味厨娘”赞赏有加,并且,他是从心里认为她妙不可言。不由得叹了口气,并为他们彼此做了如下介绍。

    “这位就是老板娘。”他跟稽亮说,然后,转向了盛十月:“我五弟稽亮,不过么,大家都喜欢叫他‘三公子’。当然啦,他还有一个更加著名的称呼——‘花神公子’,只是他自己并不乐意人家这么叫他。”

    盛十月明显感觉到自己脸在发烧,身上懦懦无力的,但她还是金莲碎步般地走上前来,轻轻拉起了稽亮一只手说:“其实,‘花神公子’的称呼,在你是当之无愧。不过,你既不喜欢,我还是叫你‘三公子’吧。”

    “谢谢老板娘!叫稽亮就好。”

    “刚才的曲子是你弹的吗?”

    “实在是对不起!我一时兴起,也没经过您允许,便擅自动了这名贵的瑶琴——”

    “说什么呀——!你弹的这曲子啊,可以称得上是天籁之音,即使我这把瑶琴已是那历史的遗物,怕也从来没人将它弹的这么好听过。亦扬亦挫,悠然婉转,蕴于其间的古韵,更是深邃的犹如洞穿了千年时光。本来,我一直认为,也只有古人,配享用如此高雅的乐器,尽管到最后,还是传至了后人的手中,可无论是谁,技艺有多么高明,他也无法再现内涵的明月清风。不过今天,我这观点变了,只是万没想到,奏了这幽幽古调之人,居然是一位翩翩少年!莫非你是从那个时代穿越过来的吗?”

    “老板娘说笑了。我随手一弹而已。”

    “你随手一弹,已是不输古人,我自诩为个中高手,还是望尘莫及。我们的差别啊,不在时间,不在技艺,而在天分。不过,如此美妙的曲子,我还是头一次听闻,三公子,此曲何名?”

    稽亮虽说弹奏出了这支古曲,却是始终想不起它的名字来,或许,他在前世谱这曲子时,就不曾为之命名。故而,随口说了句:“西施水。”

    “《西施水》——”盛十月琢磨了一会儿,忽然感慨万千地说:“有此天籁,果然只有西施可配!真是好名字!三公子,你跟谁学的琴?”

    稽亮清楚,他要实话实说,难保不引她误会,若是顺水推舟,她反倒乐意相信。便说:“我也只是自己喜欢,偶尔拨弄拨弄。刚刚弹的曲子,便是闲来无事时偶然拨弄出来的。因为觉得有趣,又即兴于水边,念及西施‘鉴水而妆’的故事,故作“西施水”之谓,说起来,纯属侥幸所得。”

    他这一讲,盛十月果然信以为真,她还深以为然地说:“幸亏你没老师,不然,你天赋就毁了,尽管也可能在技法上更加完美,却是很难超越你自己。真的是了不起啊!只是你这曲子如此超凡脱俗,想必创作的时候得到了上天的眷顾!今日有幸得识三公子,来日还请多多指教!”

    “老板娘客气,不敢当呵!”

    “哎呦呦,你看我呵,光顾着说话,连盏茶也没端上来。二位公子坐吧,我去去就回。”

    看着盛十月离去了,稽亮终于松了口气,不过,仍旧对着她的背影赞叹说:“老板娘真不简单啊!”

    郭彤看着他,忽然咧开嘴巴笑了起来:“你认识的女人,有一个简单的吗!要我说呵,也就是这老板娘还算得上厚道。她寡居十年,至今也无任何可信的丑闻传出,足见其人品之贵。”

    “四哥,我怎么觉得,好像我是第一次听你赞誉一位女士!”

    “有这事!谈不上吧。我实事求是而已。”

    闺房的门又开了,进来的人却不是盛十月,而是这里的一位女服务员,长得喜眉笑眼的,但看着却像是刚从乡下来的,人还十分的淳朴,她进得屋来,极其小心地将托盘里的两只茶杯放在了八仙桌上,此时,那茶杯里还是空的,茶水则扣在上面的茶盅里,人喝的时候,只需将上面的茶盅移开,里面的茶水自然溢在杯中。她放好了茶,转身准备出去时,忽然望见了稽亮,登时羞红了一张脸,赶紧低下头去,走得慌慌张张的。

    “三哥怎么还不过来呵。不会是在路上出了什么问题吧?”稽亮有些不放心的问。

    郭彤也觉得事有蹊跷,便给古月天拨了手机,对方占线,便对稽亮说:“你放心,不定跟谁聊那。”

    此时的古月天确在跟人通话,和他通话的却不是别人,正是月下小馆的老板娘盛十月。她就想问他一件事,稽亮是谁?不过由于古月天心里正烦,觉得自己倒霉透啦,说起话来支支吾吾的,到了最后,她也没从他那儿问出什么来。只知道稽亮乃是施赞的螟蛉义子,备受那老先生宠爱,从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一跃成了帝皇的总经理,喜欢他的女人多如牛毛,而且一个比一个漂亮。最后,她就有点泄气的问:“你什么时候过来呵?”

    “我——不过去了吧,”古月天犹犹豫豫地说:“要不,你替我跟他们知会一声,让他们自己吃吧,记我账上好啦。”

    “这算怎么回事?你自己跟他们说。”

    盛十月挂掉了古月天的电话,心里有些生气,那花花公子尽管心地不错,人总也抗不起个事来,她有心让他过来帮衬帮衬自己,他却在这关键的时候打起了退堂鼓,感觉颇为失落。不过,她的心思倒也十分机敏,仍旧从古月天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信息里捋出了一条主线,其中一端,在她看来,是拿在了京城著名的富豪施赞手中,另一端,则好似漂浮在空气中,有无数的人都在为之争抢、追逐,她因此犹豫起来,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加入到这个你争我抢的行列中,抑或,干脆死了这条心,继续开她的月下小馆,等着那个命中注定的人。可是,当她再去想象那个人时,眼前出现的恰恰就是刚刚见过的翩翩少年,即便同时,她还在努力回想丈夫生前的样子,最后想起来的人却也不是丈夫,而是稽亮。甚至,一向清晰的丈夫的形象也因此变得有些模糊不清了,仿佛突然之间,他就从她的心里消失了似的。大吃一惊之余,猛地意识到,她曾经挚爱无比的丈夫十年前就死了。他死了。再不回来啦。

    那一刻,身为女人,盛十月孤独到极点。然后,她也像所有处于绝望中的人试图去做的那样,极其渴望地抓住那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所以,再度回到闺房时,人的气质也与刚才大不相同,一片柔情蜜意的情怀中,透着水光潋滟的灵秀,偏是不巧,正赶上稽亮和郭彤要走,她知道了,不免有几分慌乱。

    “两位公子,你们既然来了,一定要吃了再走。我知道,你们不差这几个钱,但我还是要说,今晚请让我来做东,不为别的,只为答谢三公子赐曲之情,在我本已索然无味的生活里,平添了一抹靓丽的色彩,令我感激不尽那!”

    稽亮本来是着急要回家的,担心林明仪等得心急,知道古月天不过来了,居然十分高兴。郭彤自然拗不过他,两个人就准备回去,碍着老板娘一番盛情,最终令他们回心转意,可是,当他听说她打算让他尝尝这里的十二道名菜时,立刻打断了她的话。“老板娘,实在是太晚了,我明天还要上班,我看,不如这样,以后找个机会,我们早点过来时再吃不迟。今日,只管随便弄点什么就好。”

    他说的话不是没有道理,盛十月只得应允。但还是问道:“三公子,可有什么特别想吃的东西吗?”

    稽亮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其实,我就想吃碗面片汤,最好还是清汤的那种。”

    没想到,他这一说,盛十月脸上的表情有点古怪,幸好,看稽亮的眼神异常温柔,没引起他丝毫的不安。然后,她又转向郭彤,问他想吃点什么。

    郭彤算是这里的常客,所以,不用不看菜谱也知道自己吃什么,便道:“鸡绒脆、紫薯羹,另外,再给我弄个罗汉汤吧。”

    盛十月诺了他,轻轻地退了出去,没有人发现,此刻,她内心正翻腾着巨大的喜悦,遥想当年,第一次给丈夫做饭时,他对她说的就是面片汤,于是,她就给他做了,然后,亲眼看着他,香香的吃了满满一锅。没成想,今日稽亮跟她要的还是这面片汤,并且,他也像他那样,有点怪不好意思地瞧着她。她笑了,幸福的浑身战栗。

    稽亮原本是有点饿,可是,远没有饿到心里发慌的程度,但看见盛十月端来满满一盆面片汤,忽然觉得自己饿疯了,忍不住就要自己动手去盛,盛十月制止了他,小声地说:“你只管吃,我盛给你。”然后,用一把漂亮的瓷勺,将面片盛在了小碗中,双手捧着递给了他。稽亮只吃一口,就觉得,这辈子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面片,也不知老板娘是用的是些什么料,面片还抻得薄薄的,几乎入口即化,化了,满口都是麦香,淡绿色的汤汁上,浮着不知名的野菜碎,喝在了嘴里,又滑又爽。几乎一口气,他就吃完了满满一盆,尽管吃饱了,感觉还是想吃。盛十月自然不会令他失望,第二盆又端了上来。

    郭彤甚至连自己点的那点东西也没吃完,便一口也吃不下了,只是不可思议的看着稽亮,不明白他何以饿成了这个样?眼见得又一盆面片端了上来,似乎明白了什么,道是他以前受苦太多,没吃过什么好东西的原故。心里想着要带他去吃几顿大餐,嘴上却说:“老板娘,今后有你忙的啦。”

    “好啊!再忙也高兴!”

    “只是你这地方太小,不能随来随吃,预定的日期又太长,实在是不方便。”

    “那还不简单,我将这小店关了,专等你们来便是。”

    “老板娘会说话。难怪生意好。”

    盛十月没再接他的话,免得他看出她心思。见稽亮实在是吃不动了,非常体贴地说:“想吃时,随时过来,别的不敢讲,这面片随时有,也不费什么事。”

    “谢谢老板娘!我知道啦。我肯定会再来的。”

    二位公子离去时,盛十月亲自将他们送了出来,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消失在了胡同的瓶颈口,恋恋不舍地回去了。服务员已经收拾好了她闺房,她便走到古琴前坐了下来,完全凭记忆,将稽亮弹过的《西施水》重又弹奏了一遍,一边琢磨着曲子,一边想着难言的心事,沉吟了许久,终于决定要将她的这番心事告知给麻叔听。她信任他,就像相信她自己一样。何况,她也瞒不住他。毕竟,他有一双世界上最神奇的眼睛。

    想到了麻叔,盛十月自然想起了她的丈夫,于某种程度上,甚至就连她丈夫也是麻叔的一部分,因为从根本上说,正是这个人造就了她丈夫,并最终,将他造就成了一个古董商人。倘若是没有他,几乎可以肯定,也不会有她和他后来的故事。只是这个事情说起来太过玄妙,直到今天仍令她将信将疑,怎么也想不通,丈夫为什么要从街上捡回一个疯疯癫癫的老头?且在他自己也极其困难的情况下拿出钱来为他治病?或许,这个事真的就像她丈夫说的那样,是他父母去世的早,看见麻叔时,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所以,他就把他接回了家,不但给他治病,还当他是父亲一样孝敬。说是缘分吧,她倒也乐意相信。不过通常,这种事都是到此为止,一个好心人做了一件好心事,最后让一个孤苦伶仃的老人有了归宿,乃至于传为美谈。然而,任谁也没有想到,事情到了麻叔这里,居然就演绎出了完全不同的版本,其中的精彩,甚至说故事的人自己也难以置信。反正麻叔的病莫名其妙的被治好啦,便是从那一天起,她丈夫的命运也跟着不可思议地改变了,从一个默默无闻的下岗职工,变成了一位赫赫有名的古董商人。而所以这一切,归根到底,又都是由于麻叔有一双神奇的眼睛,人世间的宝物,几乎没有能逃过他这眼睛的,那怕是在赝品成堆的地方,他也能一眼将它们认出来。想要骗他,更是难上加难。所以,没几年的时间,他就帮她丈夫赚得了亿万财富。就连她现在的生活,说到底,也是拜他所赐。当然,她也始终记得丈夫临终前的交代,要她照顾好麻叔,给他养老送终。即使已经过去了十年,她也从未忘记他的嘱托,但与丈夫不同,她倒是更像他的一个女儿,不但精心照料他饮食起居,偶尔,也会和他撒娇耍赖。麻叔都快八十岁的人了,腿脚也不很利落,见她忙时,还想着要帮她一把。就为了这,她也没少跟他闹气,老头子虽说挺倔,对她却是没什么脾气,她生气时,还会哄她。八年前,为了劝她再嫁,他给她出了个开私厨的主意,所谓之事,也跟她说的十分清楚:“找一个会吃你的人比找一个会花你的人要好。”结果,她信了他的话,一等就是八年,但今晚,那个人来啦。她也只不过看了他一眼,就深深地爱上了他,却是万没想到,他还那么会吃她。吃的她心甘情愿,不能自拔。不过,她还是决定,先跟她的麻叔谈谈。

  TOP
熙雅安  版主   发表于:2017-04-24 15:1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72663    精华:292   注册时间:2012-3-2    发短消息        

2593楼

好了,全部更新上了,闲人辛苦了
  TOP
头像
望京闲人2011  白领一族   发表于:2017-04-24 20:0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511    精华:6   注册时间:2014-10-15    发短消息        

2594楼

回复2593楼 熙雅安  的帖子

大恩不言谢!!!
  TOP
头像
望京闲人2011  白领一族   发表于:2017-04-26 10:4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511    精华:6   注册时间:2014-10-15    发短消息        

2595楼

翻页更新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