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连载】望京传奇《二十四只画眉鸟》(2560楼更新) 热贴

头像
望京闲人2011  白领一族   发表于:2017-03-28 14:1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495    精华:6   注册时间:2014-10-15    发短消息        

2571楼

    第二十二章、心舞蹁跹



    其实,叶紫婷要找的体温计就放在她自己的办公室里,只是为了离开稽亮一会儿,故意找了个借口。眼下,她和稽亮之间的心理藩篱已经冲破,有些事,需要重新做出安排,譬如,作为六欲女神中最后一位出场的“意神”,她原本是要在今晚将稽亮的魂儿迷出来的,谁知,刚才一时冲动,险些令自己灵魂出窍,幸好,结果如愿以偿,她也无需再以舞蹈的方式继续迷惑他了,尽管仍旧准备最后一个登场,真正想演的却不是“意神”,她有了其他的打算,颇有嫣然一笑,计上心来的意思。

    叶紫婷清楚自己面对的问题,要引诱稽亮并成功达到目的,仅仅迷惑他不够的,与一时冲动的激情相比,令人难以忘怀的影响力更为重要。因为稽亮的存在无可替代,令他时时刻刻都处在为人惦记的地位上,即便林明仪,同样无力阻止其他人诱惑他。除非他还可以像一件宝物那样被人珍藏起来,显然,这又是不可能的。那么,她与其总是惦记着他,不如反过来让他惦记着自己。想到他还会喜欢自己一双踏雪留痕的玉足,顿时恍然大悟,认识到一个男人的眼里,女人最美的东西不一定是她的身体和容貌,甚至不一定是她的品行和气质,女人最美的东西一定是她留给男人的那份心魔,如此,她方能令对方朝思暮想,欲罢不能。这样一想,她明白了,凡事一旦有了胜算,问题便不再是赢的本身,真正要害之处,在于如何有利的把握,不是从中谋得最大利益,而是从中谋得最大好处。这里,好处恰恰不等同于利益,它或者大于利益,或者小于利益,全赖于一个人正确取舍。考虑到她在这一场近乎夺宝的游戏中,目前远远落后于林明仪的现实,于是决定,要好好利用起眼下这个对她特别有利的局面,为此,极需要有人来配合她一下。当然,她还从没愚蠢到与人分享心计的地步,纵然要人帮忙,也必定有恰当理由。所以,她一回到了小餐厅,便满脸喜色地对郭彤说:“放心吧,三公子完全康复了。”

    “可真是没想到,他身体这么弱。”郭彤颇为忧虑的说。

    叶紫婷安慰他道:“人吃五谷杂粮,那有不生病的。更何况,这也算不得是病,兴许,来时路上冻着啦。”

    “我开的可是宾利!”

    “谁说不是。或者,之前受了风寒也说不定呵。”

    叶紫婷说罢,便要沈冰尘陪郭彤先去百花厅,说好了,稽亮也马上过去,看着他们出了门,才对孙灵秀和常丽萍言道:“有件事,得和你们说一下,由于我脚出了点问题,今晚的《六欲女神》只能演成《五欲女神》了。”

    “崴了吗?”两个人同时关心地问。

    “倒是没有崴。不过,肿了。”叶紫婷说着话,人坐在了一把餐椅上,脱了她的鞋和袜,露出一双红肿得有点走样的赤脚,孙灵秀和常丽萍见状,顿时吓了一跳。叶紫婷忙嘘了口气,示意她们不要大惊小怪。“这不是病。给冻的。”她跟她们强调说。

    “叶总有冻脚的毛病?”

    “说起来,全怪我不好,昨天不是下雪了么,回家路上,觉得挺新鲜,便光着脚在雪地里趟了趟,结果,成这样啦。”

    想到叶紫婷居然也会如此淘气,孙、常二人一时哭笑不得,只得一个劲埋怨她,说她太不爱惜自己身体了。叶紫婷只得叹着气解释说:“我也是一时兴起,没想太多。怕只怕不但今天的舞跳不成,往后一个月的舞也跳不成了啊!”

    “这倒是小事,但看你伤成了这个样儿,怕有罪受啦。行啦,你好好养着吧。我现在就去买些治冻伤的药来。”常丽萍说着人就要出去,叶紫婷叫住了她。

    “药我已经买了,你不必费心。你只要记住,我脚受伤的事一定要等到我最后上场前再告诉三公子,免得他事先知道,影响了看节目的兴致。”

    “你还是要上场啊!”

    “舞我肯定跳不动。不过我想,献上一支歌吧,多少算个交代。”

    “这样最好!”孙灵秀肯定地说:“叶总以歌代舞,虽有不周,不乏诚意,是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看来也只好这样啦。”叶紫婷想了想继续说道:“另外,丽萍,你一会儿去告诉她们几个,今晚务必跳出最佳状态来,弥补由于我不能上场带来的缺憾。

    “还是不必了吧。”常丽萍犹豫了片刻后说:“我看她们一个个兴致挺高的。”

    “说一下的好。尤其雅儿,三公子非常喜欢她。”

    “嗯。”常丽萍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

    再穿起鞋来,叶紫婷一双脚又疼又痒,便招呼孙灵秀跟她一起回了办公室,“我是出来找体温计的,忽然想起办公室里就有。真是记性不好。”她跟她说道。回了自己办公室,同样的话又跟稽亮说了一遍,她这才找出一只电子体温计,认认真真的像个护士似的将它小心地插在了稽亮的舌下,自己则弓着身子看时间,直到“滴”的一声响过,取出来看了看,十分高兴地对稽亮说:“公子体温正常。现在,可以去看舞蹈啦。”之后,便要孙灵秀陪稽亮去了百花厅。她目送着他们出了门,马上打了沈冰尘的手机,要她回来帮她。

    生活中,叶紫婷是个极好干净的女人,穿着上则更是讲究到了令人不可思议的程度,是故,当日装修办公室时,特意要人为她辟出一块专门用来更衣的区域,还在里面做了榻榻米,外面装上隔拉门,又买来了一组日式衣柜,用来存放她各种各样的衣服,即使这样一来极大压缩了她的工作空间,她也不以为意。全因为在她眼里,美丽是唯一的职业,同时,也是确保她工作有效率的唯一前提。为此,常常都要不惜工本,不计代价对自己精雕细琢,以求做到尽善尽美。偏偏她这样一个女人,此刻的想法竟与之前大相径庭,甚至,还在暗自祈祷,希望今日,其他几位女神的表演尽善尽美,以便当她最后不那么完美地出场时,还可以因此独领风骚,进而给稽亮留下一个刻骨铭心的印象。作为日本古典文学系的高材生,她深知她的这种残缺之美的价值,恰恰在于其无可比拟。于某种程度上讲,正是美学的最高境界,或者,是美自身也不可以与之媲美的那种东西。好像这许多年以来,她一向都是对樱花情有独钟的,然而,真正令她念念不忘的,还是樱花那一瞥转瞬即逝的凋零,与春天里更加绚丽多彩的海棠相比,别有一番风情。看着是花不恋树,其实是树不辱花,但真正映入人眼帘的,又刚好不是花,而是花的飘逸之美,其神秘的所在,也愈发显得意境空灵,涵义渊微了,与她个人理解如出一辙,总也觉得,樱花不是绽放在树上的花朵,乃是舞动在风中的精灵,本质上更喜欢取悦于自我,不是芸芸众生。一如此时此刻,她对于自己的想法,也不是要令自己变得多么好看,而是要在这份美丽之外,额外留下一点令人加倍珍惜的东西,如此,她方能超越自身不够完美的现实,直接到稽亮心里留下她无可比拟的魅影。且也只有这样,当稽亮再看她时,他看到的才是他自己的心魔,反倒自此将她从中解脱出来,从此,不必照着其他女人的样子去没完没了向他邀宠。否则,她和她们几乎没有不同,注定拥有一个黯然失色的命运,要么在变化面前,要么在更加美丽的女人面前。

    打定了主意,叶紫婷看看表,感觉时间差不多了,起身去了洗手间,先用清水洗了洗脸,拿毛巾沾干净了,再简简单单敷了些紧肤水,擦了一点油,又用无色的唇膏润了润嘴唇,望见镜子里的自己,心中甚至满意。想到稽亮于不知不觉中带给她的这种神奇变化,一阵阵心潮起伏,不能自持,她想要登上女人的峰巅,需要的正是这样一张妙不可言的面孔。等她从洗手间出来,沈冰尘也已经回来了。她就对她说:“冰尘姐,麻烦你把我的白底蓝花的樱花和服找出来,我梳了头要穿的。”

    “你不是应该穿戏服的吗?”

    “我脚受了伤,今天的舞肯定跳不成了。我就想穿上和服,给稽亮唱一首歌。”

    沈冰尘平日里最是心疼叶紫婷,听她说脚受伤了,一阵大呼小叫,叶紫婷好不容易才要她相信她伤的不重,只需调养几日便会好,她还是坚持要亲眼看看她的伤,等看过了,又难过的不能自己。“要我说,歌你也不用唱了。稽亮绝不会怪你。”

    “他当然不会怪我。”叶紫婷说:“但我会怪自己的。”

    “嗨,你这是何苦!”

    叶紫婷坚决要按照自己的心思来办,沈冰尘只好跟着她进了更衣间,拉开日式衣柜的大抽屉,找出了叶紫婷要的和服,然后,平整地摊在了榻榻米上。“紫婷呵,我有几句话想跟你说说,”她一边整理着和服,一边瞄了一眼盘腿坐在榻榻米上梳头的叶紫婷,犹豫了片刻后说道:“稽亮是挺好的,女人也很难不喜欢他,假如他爱你的话,你们的确是应该甜甜蜜蜜生活在一起,即使你将现有一切都抛弃了也值——不过,我担心事情未必照你想的那样发展,说不定,也有可能与你想的完全不一样。”

    “冰尘姐,你有什么话,直着说,我不怪你。”

    “是这样——也不知道我的直觉对还是不对,我总觉得,稽亮并不只是对你一个女人好,事实上,我看他对所有的女人都挺好,所以,我就有一点拿不准——”

    “这个呀,我早已注意到了,并不认为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至少,在他身上,还表现得尤为难能可贵。要是你仅从外表观察,或许,他作为一个男人,是有一些懦弱的东西,加之为人过于谦恭,遇事还没什么脾气,看着好像他总也拿不定主意似的,甚至,颇有几分心猿意马之处,其实,所有这些,统统是表象,依我之见,他就是圣人无常心,所谓‘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他以这样的胸襟拿来待人,自然是不容易让人理解,不过,对于他来说,肯定是他个人与生俱来的品质,与我们更加偏重于人情世故的人相比,他所尊崇的乃是人道。所以,你切不可因此对他妄加评判,或者,不假思索地以为他是另外一个公子哥儿,那样的话,你就大错特错啦。”

    “哦,紫婷,我没想到你所理解的稽亮居然如此深刻!”

    “他并不简单,我没办法不这么想。”

    “什么意思?”

    “因为凡事都有招的,博弈的双方就像下棋一样,你有来的一手,我有去的一手,无论双方如何比划,玩的都是一个人为设定的棋局。最后,也无论是什么样的高手,都要分出输赢。但是,稽亮不然,他也下棋,然而,与之博弈的对象却不是你我,乃是他自己。他在和他自己下棋,用的自然也不是我们下棋时用的那些个招数,甚至,连他的棋盘,棋子也和你我的不一样,我们在一旁看着,尽管觉得十分惊奇,终究还是一个看客。只不过我自己看着看着迷进了去,只怕从此再也出不来了。倒是让我想起了苍雪大师的一首诗,谓之‘松下无人一局残,空山松子落棋盘。神仙更有神仙着,千古输赢下不完。’面对如此之棋局,我又如何能夠与之博弈!这里面呵,根本不存在输赢问题。”

    “没有输赢,你图什么哈?”

    “应该说,我们人生的棋局里面,一旦没有了输赢,则必是遇见了真爱。犹如你对我的爱情,明知自己永远达不到目的,仍旧是痴心不改。冰尘姐,你图的什么呢!?”

    她这一问,沈冰尘连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当即双膝当脚,爬过去抱住了叶紫婷,哽咽着说:“我知道了。虽说我能力有限,但拼了死命也要帮你。”

    “谢谢冰尘姐!我知道你对我最好!所以,今天这件事,你一定要帮我。”

    “吩咐我吧——无论什么。”

    “今天演出结束后,我会马上回到这里来,你一定要想办法找个借口,让稽亮也单独过来一趟,我有几句私下里的话想跟他讲。你能为我做到吗?”

    “又不是多难的事情。宽心吧。来,我现在就伺候你穿好和服,这衣服难穿,别误了事。”

    叶紫婷也不敢再耽搁了,赶紧换上了贴身的内衣和裙子,整了整形,再穿上振袖孺袢,对齐两肩和背缝线 ,于身前扽了扽,尽量保持平整,由沈冰尘帮着,将带从前身绕至后身,然后打了结,将带的两端塞入带中,系上依达缔 ,套上振袖,将下摆与地面水平对齐 ,然后系好腰带、胸袋,整理前身下侧多余部分,用手压住,再系带紧,复以袋带系松风结,并将带子从前身绕至后身 ,前身插入带板 ,后身放入带枕 ,最后系带扬 、带缔,至此,一套华贵的白底蓝花樱花和服总算是穿在了叶紫婷身上,沈冰尘又为她找来相应头饰,替她带好,终于做完了这一切,她长长吁出一口气来,眼神迷离地端详起了穿着一袭绚烂、飘逸和服的叶紫婷。

    “我的婷婷太美丽啦!天生一副和服架子。”

    “我第一次穿和服时就有人这么说,还夸我气质极好,与日本女人不相上下。”

    “我看呵,你可是比日本女人漂亮多啦。尤其你一双长腿,美的令人想入非非。日本女人可是没这样的腿的。”

    “她们美在气质,雅在装点,传统与教养都是很好的。”

    “即便这样,我还是要说,你比她们更胜一筹。想那徐志摩天生就是个情种,还以一行‘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的绝美诗句描绘了日本女人的魂儿,但他要看见了你现在的风采,怕是还得改上一改才成。你真真是女神的范儿!”

    “谢谢冰尘姐!时间差不多啦,我们也该过去啦”

    于是,沈冰尘为叶紫婷穿好了布袜,拿来了她的木屐,然后小心翼翼地扶着她离开了办公室。

    想到此刻,百花厅里上演着一场美丽盛宴,叶紫婷出乎意料平静了下来,心中默默唱起了她准备献给稽亮的一首《四季歌》:


    “喜爱春天的人儿是心地纯洁的人,

    像紫罗兰花儿一样是我的友人;

    喜爱夏天的人儿是意志坚强的人,

    像冲击岩石的波浪一样是我的父亲;

    喜爱秋天的人儿是感情深重的人,

    像抒发感情的海涅一样是我的爱人;

    喜爱冬天的人儿是心地宽广的人,

    象融化冰雪的大地一样是我的母亲。”

  TOP
头像
望京闲人2011  白领一族   发表于:2017-03-28 14:1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495    精华:6   注册时间:2014-10-15    发短消息        

2572楼

回复2569楼 女性论坛情感部落  的帖子

谢谢雁子!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